背景:              字号:   默认

二、一封遗嘱(1/2)

“光?什么光?”我感觉自己傻得要命,明明认为他是个骗子,但既然我这么问了就代表我又一次被他成功牵制了。

他神情自若道:“在我们道家,其实称之为光气才更为准确,芸芸众生都有光气,而且多数呈黄色,像您这样的紫色光气,说实话,实属罕见。”

我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呵呵,无非就是想用糖衣炮弹来讨好我,生怕我不付钱吧,那我就将计就计,故意装作一副好奇的样子,“那您说说,我这种紫色光气,到底有多罕见?”

他在后座位上掐着指头暗暗算叨着什么,然后对我抬起头,“这么跟你说吧,据我说知,现在拥有紫色光气的人,北京、河南、陕西各有一位,华东地区与东北地区各有一位,昆仑境有三位,而另外一位就是您。”

哎呀哎呀,向我拍马屁的时候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还说什么昆仑境有三位,暂且不提光气这种玩意儿是真是假,单说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共能有几个人,好像生怕我不知道你出师名门是不是?我真得感觉他这个人为了养家糊口还真是挺拼的。

可他仍然不以为意地继续道:“但不知为什么,您的光气虽然罕见,但不成气候,质量散乱,好像有什么在头上遮住了一样。”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惊出一个哆嗦,所以赶紧打断他,“行了行了,让你显摆几下还没完没了了!”

其实我对自己也挺无语的,明明就不信他,却被他三言两语给吓住了。所以我转过头,在剩下的旅途中,与他再也没有任何交流。是不是很丢人……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十二点了,院子里挤满了来搭手帮忙的乡里乡亲,见到我们一行人之后,都纷纷拥上来忙着卸货,看来那句话果真没错,“远亲不如近邻”。

下车之后,我在前,江湖骗子在后。

第一个迎出来的是我妈,直到现在我还为自己几个小时前的无礼行为感到愧疚,可老妈就是老妈,这些事早就忘到脑后了,她拉过我的手,又看向身后那个大骗子,却忽然僵住了。

老妈一定是被他那身打扮吓到了,毕竟没经历过这种事,忽然碰见个假道士也难免恍惚。

所以我搀过老妈的胳膊,直接进了屋子,途中我不经意地回头,发现那个骗子正用异样的眼光盯着老妈。

“哥!~~”妹妹一头扑到我身上,用小手死死保住我的腰。今天早晨我赌气离开,除了爸爸外,这个妹妹穿着蹩脚的凉拖鞋也追了出来,而我连头都没回。想到这里我心头一紧,当时妹妹她一定吓坏了吧,所以我用手轻抚着她的头,“小朵儿,没事儿了,哥回来了。”

再差几步就要进屋儿了,我听到身旁有女生们在咿咿呀呀,打量一下,原来是村儿里的年轻姑娘们在院子里正帮忙摘菜洗碗,但她们的目光好像完全跳过了我陈明这张快要帅掉渣的脸,并直勾勾地投向身后的方向,我顺势一回头才猛地发现,这位轩辕先生在一身藏青色道袍的掩映下,身材足足比我高出5公分,正对着这些姑娘们微笑示意呢,并引得她们红着脸颊低头赧笑。

这手段!果真TMD是个假道士!

进了屋子,满满当当全是人。

从里屋走出来的一伙儿人让我瞋目,那是二叔、二婶儿和堂姐陈雯,上次与他们见面是五年前爷爷去世时,他们过来忙着分家产,但爷爷活着时我甚至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二叔存在。

跟他们简单的寒暄后,我回头看向轮椅上的老爸,“爸,奶奶的棺材在哪呀?”

老爸的脸上还有眼泪侵蚀过的痕迹,“已经被你三叔一家抬到祖坟园儿了,顺利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埋上了”,说着,他有气无力地递给我一张皱缩的纸条,“自己看看吧,你奶奶三天前立下的遗嘱。”

我的动作不知不觉慢了下来,翻开纸条的那一刻我却想道,三天前的遗嘱,难道奶奶已经预先知晓自己大限将至?

立遗嘱人:刘湘琴,女,山冬省济阳县曲堤镇大于村人。

为防止意外发生,由村长于德志、大儿子陈瑞年共同见证,现立遗嘱如下。

1——本人现有财产共18000元,由大儿子陈瑞年、三侄子陈丰年二人平分继承。

2——本人不遵行三日守灵之礼,死后选择最邻近的一个巳时下葬。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控灵者死亡游戏厅金字塔中的秘密长生劫绝望扫码黑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