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五、智商捉急(1/2)

不知道是我自己多心,还是事实上的确如此,此时手中这根婀娜的丝线,带给我一种格外异样的感觉。

“你们在祖坟园儿那边看见什么了吗?”我向两位堂弟这样问道,但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老二双清摇摇头,倒是没说什么。老大端一则顺势抱怨道:“能有啥啊,还能有鬼不成?就我爹老是一惊一乍的,”然后他又像突然想到什么天大的好事儿似的,脸上的表情多云转晴,“明子哥,我在果园儿里下了二十多个套子,等逮着了,分你!嘿嘿嘿嘿嘿~~!”

我撇了他一眼,“你哈,别把你爹气死就行。”

这时,旁边堂屋里的人群有一阵浅显的躁动,“快看,那跳大神儿的好像醒了。”

听了这话,我赶忙挤过人群奔向西屋,跟我一起挤过来的,还有此前消失的三弟,他手里拎着个粗布袋儿,而我也没在意究竟装着什么。

炕沿边儿上,行色萎靡的申屠先生的确已经醒了,但是身体完全就没有恢复。他的眼睑一张一合,嘴唇枯槁。

想来也是,那三样东西一起下肚,没让他死就谢天谢地了。

我见他好像有话要说,连忙上前将他扶起坐稳,将耳朵极力凑近他的嘴边,可听到的声音完全纠结在一起,让我实在不明所以。

我这个人有个坏习惯,一着急就会用手来使劲儿拍脑袋。

而这次我刚要伸手朝自己砸下来,竟被三弟一胳膊给挡住了,而他脸上明明比我还要焦急三分,“明子哥,我猜申屠先生需要的是这些东西!”

我们没说话,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三弟。

我这三弟也不避讳,直接打开那个粗布袋子,分别从中取出三样儿让我以及在场的各位都相当无语的东西。

一瓶二锅头,几头去皮儿大蒜,还有一袋儿炒熟的葫芦籽儿。

我下巴差点儿就把脚趾头给砸断了———面前这位好歹也是咱的救命恩人吧,人家要是不出手,咱这破房子现在早就烧成灰了,你可倒好,风风火火跑回家,就拿出这么几样儿东西伺候人家,咱就算再穷再扣,也得有个限度吧!

我三叔站在旁边儿也彻底傻眼了,上来就想伸手教训他的宝贝儿子,“你以后就打算拿着玩意儿伺候我是不是!”

可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仍然躺在我怀里的申屠先生,指着三弟取出的这三样儿东西,朝着我使劲儿点头。

我看一眼旁边的各位,大家僵在原地,也说不出个啥。所以我试探性地打开那瓶二锅头,将它轻轻对准申屠先生暗哑的嘴边儿。

天啊,随着第一口烈酒下肚,申屠先生好像忽然有了力气。

他慢慢抬起手,从我手中接过那瓶价值高达十二元整的二锅头,但是瓶口儿却一直没有离开嘴边儿。

我越看越不妙,什么心肝脾肺肾能经得住拿二锅头来对瓶吹啊!

于是我伸手去夺他的酒瓶子,可是……人家已经一饮而尽了。

而接下来,申屠先生就像没事儿人儿似的,也不和我们说什么,朋友也不好好做了,拿起那几颗蒜头和炒熟的葫芦籽儿,一把全都塞进嘴里。就这一下,惊得老爸把轮椅往后摇出一米多。

可能大家都过度专注于惊讶,却全都没发现,申屠先生的嘴唇和脸颊,已经逐渐恢复了些微气色。

但是他辣得直喘粗气呢,晃着身子红着脖子走到三弟身边,“谢谢你!”

我的三弟,不愧就是我的三弟……使劲儿捂着鼻子别过头去,朝面前的申屠直摆手,“味儿!”

虽然三弟的表现很是无礼,可大家有目共睹,他的确帮到了申屠先生,而我们所有人,刚才是真得错怪他了。

说起三弟,我不得不多提几句,他这个人,是真得怪。要说头脑说智商,那绝对甩我王明好几条街,学习成绩也算是名列前茅,可是人家偏偏选择初三就退学,当时急得我三叔就快给他跪下了,可人家说自己心意已决,有更重要的事等待他去做。

不会是保卫地球吧。

那件事之后,三弟偶尔外出偶尔回家,一切行动也没个准确时间,田里的农活儿却也不耽误,隔三差五还能带些人民币回来,这反倒让我这个做堂哥的在他面前有些自卑起来。

三叔曾经问他钱是哪里来的,而人家就是一句话,“放心吧,合法的。”

而此时的我,则有些迷茫地望着他,他的脸还很稚嫩,他的言行依然天真,可他看起来为什么有些遥远?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控灵者死亡游戏厅金字塔中的秘密长生劫绝望扫码黑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