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四、蜘蛛丝儿(1/2)

我定了定神,也随之奔出屋子。

我其实也不能做什么,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眼皮底下这样彻底疯掉,就算再讨厌她,我又怎能置之不理呢?

刚到院儿里站稳脚———好家伙!大门外密密麻麻得都是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不过大家很自觉,又或者说是自知之明,没有任何人上前阻止疯癫的二婶儿,而是自动让出一条开阔的路,任由他们一家三口在泥泞中渐行渐远。

乡亲父老就是这样,他们会出于恐惧一哄而散,也会由于好奇而停留在自认为安全的距离内进行强势围观。他们一个个地全都伸长脖子,像刚出洞的一群警觉的黄鼠狼。

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婴儿,也就几个月大小,他完全不去配合当下可谓诡异的气氛,居然趴在他妈妈肩上奶声奶气地模仿二婶儿刚才疯癫的叫声,那真是惟妙惟肖淋漓尽致。

小孩子不谙世事,看不懂情况。肯定还以为大家在看大戏呢,初生牛犊不怕虎嘛!

倒是他妈妈,当着大家面儿把这孩子的小屁蛋儿打得啪啪直响。

见外面的诸位都安然无恙,我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了三分。另外七分,当然是关乎西屋炕上那截还泛着火苗的手指,以及,那位平平淡淡又神神秘秘的申屠先生。

我暂且顾不上慌乱无章的老妈与三叔,已经摇着轮椅追到大门口的老爸我也来不及安慰,就直接奔回西屋儿。

而那个光线晦涩的房间里,堂弟王三三依然站得笔直僵硬。浓浓的皮肉焦糊味儿黏滞在空气里,一点儿都不肯散掉,让我的胃口一阵上翻。

再看半截儿手指上那团摇曳的火光,只比刚才那会儿更妖艳更邪辟,即便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也依然把我晃得心乱神迷。

“申屠先生,”我见他似乎有些动作了,心里竟直觉地浮现出一丝惊讶,NND这家伙看起来就要去动手救火了,于是赶忙向他喊道:“我们快出去吧!太危险了!”

之所以喊出这句话,是因为我发现他还在一步一步谨慎地逼近那团火焰。

但是灭火不应该是由他来做的事,毕竟他只是我家花了2333元雇佣来的阴阳先生,再说白一些,他其实只是个葬礼主持而已。

最致命的是,他并不知道那团火的危险性———那毕竟是一团能够自然而燃的火,是能直接在皮肉上燃烧的火,是用水都无法熄灭的火。

我承认我不是很待见这位申屠先生。

但也不能眼睁睁让他去送死啊!

我急得刚要出手,却被旁边的堂弟抢先一步,他拽着申屠垂坠的袖口就往门外拖。

可这一切干脆的动作,却被申屠给拒绝了。

他神情轩昂,用左手伸进道袍内侧,迅速取出一片枯黄色的轻薄纸片,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咬破右手中指,将一抹鲜明的红色在纸片上晕染开来。

直到最后我才看清,他硬生生画出一幅与奶奶那件婚袍上的符箓极为相似的纹络,整个动作简直行云流水有如一气呵成。

我和堂弟王三三什么都没敢说,眼睁睁看着申屠先生将这带血的纸片遮覆在跳动的火苗上,然后隔着纸片将那段烧成黑炭的手指迅速握进手中。

而从他手指的缝隙间,我依然能窥见一阵阵呼之欲出的紫色。

再后来,当着我和堂弟焦灼的目光,申屠先生居然张开了嘴巴,随手一塞,就把那团包裹着半截手指的纸团吞入腹中。

我什么都说不出,怎么样,够酸爽吗?

纸符,火苗,焦炭色的手指,等会儿该拉肚子了吧。

似乎一切都结束了,申屠先生回头朝我俩淡然地一笑,然后一个踉跄,便不省人事了。

我和堂弟赶忙将昏厥的申屠扶起,使其沿着横向平卧在炕上。

老爸老妈还有三叔已经折返回来,他们看着奄奄一息的申屠,行色慌张。

“他……把那个火给吃了。”我这样描述道,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将刚刚的场面完美再现。

“什么?把火吃进肚子里了?”爸爸指着申屠的腹部,向我惊讶地问道。

我点点头,而我整个人却是凌乱的。

就在刚才,其实我也想过,他只不过把火苗吞入腹中隔绝掉氧气罢了,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又一想,感觉自己这种看法的确有些片面。咱就说申屠先生刚才始终保持的镇定,以及画出那张纸符时信手拈来的流畅。我不得不承认我一直都在小看他了。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确实有两把刷子,我心里总结道。

“这是咱们老王家的大恩人啊……”爸爸皱着眉头,语气颇为意味深长。

说完,老妈从柜子里抽出一块儿崭新的毛毯,那是她自己都舍不得使用的毛毯,然后将申屠先生由胸口往下的部分全都盖严实了。

而三叔则拿着一把破蒲扇,侧坐在炕沿儿上,朝申屠正渗出汗珠的脸颊轻微地扇着风。

那场景其实有些可笑,下面保暖,上面纳凉,就算没病也被你们折腾出病了。

但是我知道,他们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挺身而出的年轻人做些什么。

“哥!”那声音里夹杂的情绪太多。

我回头,是妹妹悄悄地站在身后。

她委屈的眼神儿像只被遗弃的小猫儿,我蹲下身子,将她的轻轻拥入怀中。

妹妹还在上幼儿班,我们村里从来不会称之为幼儿园。

做为她这个年纪,今天的事情对她来说意味着太多。一大早上哥哥怄气出走了,上午奶奶被火烧死了,好不容易等到哥哥回来,二婶儿竟然亲自为她慷慨地上演了这么一出。就这件事儿而言,妹妹的年纪也算尴尬———她已经懂事儿了,没有那种初生牛犊的愚莽;可她还很脆弱,不具备成年人对事情的消化接受能力。

所以我猜,这件事儿一定会给她留下什么阴影吧。

我伸出手,摸着她乌黑的头发,“刚才,咱们小朵儿藏哪儿去了?猪圈里还是草垛里?”

妹妹噗嗤笑了一下,用手背儿把鼻涕蹭在我的肩上,“翠柳儿姐一直陪着我,她刚才在大门口把我眼睛给捂上了,啥都不让我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控灵者死亡游戏厅金字塔中的秘密长生劫绝望扫码黑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