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六、光分七彩(1/2)

我忽然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些蹊跷,玩笑的心态被一阵忐忑所取代,我看向老大王端一,“端一,你确定那只鸡已经死透了吗?”

此时,众人的哄笑声已经被端一那句直白的回答给镇了下来。而恰恰是大家这种不约而同的反应,也让端一一脸懵逼。

他并没有经历到上午二婶儿的异变,所以也无法理解大家如此迅速的情绪转换。

这时,一向沉稳的二弟双清开口道:“明子哥,就算那野鸡不死,也肯定动不了,因为我俩怕它乱动不方便拔毛,所以就把它脑袋砸扁了。”

听着他的描述,我身体一紧,感觉到一阵自下而上的蛋疼。

您就不能说得更婉转一点儿吗?比如说让野鸡失去意识什么的。

“可能是被谁家孩子拎去耍了吧。”人群中不知是谁提出了这样的可能性,让当下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舒缓起来。

是啊,被二婶儿这么一闹,所有人都有些神经过敏,遇见事情就往那个方向猜疑。而就是这句看似简单的话,不仅安抚了在场的各位,更让我和家人放下心来。

不经意中,我却发现,人群中的申屠先生,脸色依然萎靡,他凝视着沾着血花儿的青石板,不动声色。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

我回到西屋,见申屠先生正在炕沿边儿上,将那把古老的钥匙举在面前细细端详。

见我走近,他把钥匙小心翼翼地放在我手心,“仔细看,你能看到什么?”

我见他一脸神秘,于是狠狠瞪紧我的眼睛,把这枚钥匙从头到尾观察了一遍,但是却一无所获。

我只能对他不好意思地摇头,“sorry,我啥都没看见。”

而他则接过钥匙一本正经地回我,“真奇怪,我也啥都看不出来。”

我很是无语,真想给他一个电炮。

TMD刚才本帅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你竟然一句看不出来就想敷衍了事儿。

他没有理我,而是一个人继续道:“至于今天上午的那团火,我倒是略知一二。”

这么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还真的激起我不少兴趣。

只见申屠先生微微仰首道:“记载中,有一味琉璃火,有始终,有法门,有本体,有造化,可自然而生,亦可无缘而熄。”

他说的话,让我比背诵化学元素周期表还要难受一百倍。

“只可是,其为净物,本无邪华,但今日得以一见,却发现其恶气缠绕,暗色狰狞,这也是让我最不解的地方。”他说完,回头看见我这张由于完全听不懂而充满怨气的脸。

“通俗来说,您还记得我此前跟您说过的光气么?”他这个人还算识趣儿,没打算一门心思用古文来恶心我。

“嗯,当然记得,您还说我的光气是稀有的紫色呢,拥有我这种光气的人,现在全国一共九位,你们昆仑山那旮沓就占了仨。”我翻着白眼儿回答道。

虽然我已经相信您的不俗实力,但是对于牛逼吹上天这种行为,我本人还是极为不齿的。

但是,人家并没有看出我溢于言表的白眼儿,只是正襟凛然地继续道:“对对对,我说的就是这个光气。可上午在那团火的光气中……”他这个停顿来得很是时候,已经充分调动了我的胃口,“明显掺杂了不净之物。”

我指着那枚钥匙问他,“我们几个碰它就完全没有反应,我二婶儿碰它为什么就变成那样儿?”

他回答地不假思索,“因为有人通过某种方式把那团火焰种进钥匙里,特定的一群人接触它就会受到反噬。而这个人的手法属实高明,因为我一直没看出这钥匙表面有什么不对劲儿。”

“那我奶奶呢?也被反噬了?”针对上午的事情,我向他问道。

“在我看来,你二婶儿的情况和奶奶她老人家绝对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很不好意思,关于她老人家的事,我现在还是什么都看不出。”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控灵者死亡游戏厅金字塔中的秘密长生劫绝望扫码黑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