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八、又走一个(1/2)

我用指甲扣一扣手心,期待这种皮肤刺激能使自己清醒一些,“你们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在祖坟园里问出这种问题,那结果不难想象。大家投向我的异样眼神,已经给出了答案。

“明子,你不会真生了什么问题吧?”三叔用粗糙的手掌捏着我肩膀,那力道不算轻柔,但有点急躁。

“明子就是压力太大了,风吹草动啥的听错了吧。”人群中的某个人这样说道,便立即迎来大家的赞同声,“是啊是啊,明子就是舍不得他奶奶,真是个孝顺的娃啊。”

难道真的是我太敏感了吗?我看向一旁的申屠先生。他那副略微皱起的眉头告诉我,他也什么都没听到。

那二弟和三弟呢?他们刚才距离我那么近,应该也会和我一样有所发觉吧。

当我把目光移向他们时,二弟双清与我对视了两秒,然后就把视线移开不再看我,看来是被我吓得不轻。而三弟则站在人群旁边,一脸的不知所措。

其实到现在为止,整个葬礼流程已经算是结束了。只是我这么一闹腾,弄得大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看这情形,申屠先生向人群摆摆手,招呼大家往回走。

刚下过雨的路面上,这条队伍依然浩荡,我们一家被围在中间,随着人流向前移动。

三个堂弟走在我前面,他们凹塌的背影不像平时那样清新。而老二双清,就像能感受到我的目光一样,虽然背对着我,也要很刻意地别过头。

可能真的是太累了,我一路上都迷迷糊糊的。但是有一个细节,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它肆无忌惮地进入我的视线,仿佛只为引起我一个人的注意———二弟双清的手腕儿在前后摇摆着,由于血气旺盛而凸显的一根根血管儿就埋藏在小麦色的皮肤下,但我发现,有那么一根血管儿,颜色明显浓重很多,它很迅速地蠕动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二弟依然刻意地别着头,整个人都若无其事。

我揉了揉眼睛没有吭声儿,因为我知道,那一定也是错觉吧。

十来分钟的路程,我们终于回到了家。

刚才老爸在出发之前把家里这边的诸多事务委托给村长于叔一家,现在看来,这个决定非常正确。

村长于叔快要四十的人了,居然在去年才刚刚结婚。

他老婆也姓于,叫于青莲,正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虽然于青莲在年纪上比村长于叔小了一轮,但我还是一口一个于婶儿那么叫着。怎么形容这个女人呢?---后来我想出五个字---大王村波霸。

要说这位于氏波霸,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还是气质,一打眼都看不出和我们大王村有任何关系。

可实际上她聪明贤惠,勤劳肯干,是这个大王村人见人爱的大波霸。

我们一行人刚进大院儿,就看见大桌大桌的饭菜早已准备好了。

在我们村里就是如此,平日里大家天南地北地奔波。能把全村人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除了红事儿就是白事儿。

房间里院子里人头攒动,乡亲们围着五十桌宴席各就各位,他们把今天的很多事情抛之脑后,喝着小酒唠着闲嗑儿看上去好不热闹。

这番景象让我入神———终于一切都要结束了。明天早晨,我就要去早餐店正式上班,乡亲们也会各忙各的,下一次聚齐不知要到猴年马月,申屠先生收了钱,就要回他的殡葬店继续接生意了。

我们这一桌设在堂屋正中,就坐的分别是我家、三叔一家、申屠先生与他的司机。妹妹小朵儿拿着一双筷子敲来敲去,早就等得迫不及待。三婶儿、波霸于婶儿协助老妈张罗着上菜所以没有入席。

我的老爸有些激动,他肿着眼眶从轮椅上站起身来,手里擎着满盈的酒杯,止不住有点抽动的嘴角,“今天,我王瑞年要感谢的人有很多很多。我家的事,真得给各位添了不少……”

只听利落的“啪”的一声,一盘地三鲜被摔得粉碎,站在它旁边的老妈仍然把两手保持成平端的姿势,“他爸……你能站起来了?”

大家貌似也刚刚发现这一点,连着整个院子里都瞬间沸腾起来。

我赶忙起身搀住老爸的胳膊,生怕他失去平衡而不小心摔倒。没想到妹妹“哇”的一下儿,扑到老爸腰间就哭了起来。

老爸也是又惊又喜,却也说不出个头绪。他尝试着把两条腿轮番踢踏一遍,然后抬头向我们就是嘿嘿一笑。

老爸肿胀着眼眶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我忽然想起申屠先生上午在车上跟我说过的话,他说老爸的“一难”最近就会消解,当时我的确产生了一丝希望,但没想到会应验得这么快。

申屠好像预料到我会看他,所以在我把目光投到他脸上时,他没有看我,只是微笑着喝了一口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控灵者死亡游戏厅金字塔中的秘密长生劫绝望扫码黑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