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九、二弟走失(1/2)

堂姐王雯在电话那边什么难听骂什么,就跟死了亲妈一样。哦对了,事实上她的确就在刚刚失去了自己的亲妈。想到这里,我突然安稳一些。

如果说我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其实是有点解气或者兴奋的,那我这棵大王村村草在人品上真的是相当过分,可是没办法,这也的确是我此时的心情。

可我同时也感受到一种隐约的不安,当然不是因为二婶儿挂掉这件事儿。今天的很多经历,都应验了申屠先生说过的一些话。那么他在临行前所道出的,“你家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这句话,我又该以怎样的心情去理解呢?

我没有继续听下去,而是干脆挂断了手机。

这个女人在气头儿上时,你跟他解释什么估计都是白费劲。

其实我早前就有听说过,二婶儿曾经是个寡妇,她在很多年前带着前夫留下的财产和一个女儿,二婚嫁给了我二叔。后来这个女儿改姓为王,我就有了一个叫做王雯的堂姐。其实我很羡慕二叔的女人缘儿,当然我也知道二叔曾经任职过那个前夫的专用司机。

这种方式组合起来的一家人,他们平时应该很幸福吧……

我进了屋子,并没有把二叔家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今天老爸腿病离奇康复的缘故,老妈和妹妹正沉浸在无与伦比的喜悦中。那种阔别多年的氛围,属于这个家的氛围,我不想去打破。

毕竟他们都折腾了一天,最后连高兴的力气都耗尽了,所以在十点钟左右,我们就准备睡觉了。

如果不算院儿里的厢房,我家的老宅可划分为四间房,其中卧室占了三间,另外一间位于正中作为堂屋和厨房。

平时妹妹小朵儿就和奶奶一起睡在西屋,但是奶奶已经走了,小朵儿就搬过来挤在老爸老妈中间。

而我则一个人躺在炕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还在阴郁的天空,整个村子渐渐静了下来,只是偶尔会无端响起几声狗叫。

可不知为什么,我的眼前飘飘然映现出一条迷迷蒙蒙的小路,一片歊雾漨浡,一片香霭绵延,周围是色调低沉树木花草。我拨弄着枝叶前行,却看见前方不远处浮出一道人影,他背对着我走得很急,却很颠簸,动作僵硬得像只被控制的木偶。于是我加快脚步,直到能够看清他凹塌的背影,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如此确信得地喊出这个名字,“双清?”而那个背影没有回头,只是原地顿一下身形,然后像一团水墨般地融进那个世界。

“大哥!开下门有急事!”一阵叫喊声传来,不由得眨巴几下眼皮,原来我一觉睡到了大清早。

我扒着窗户想外面瞟一眼,见老爸已经迎了出去,他虽然莫名其妙地能够自由走动了,但那闲了几年的两条腿看起来还是有点笨拙。院门口,是三叔一家,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焦急。但仔细看看,好像少了一个人。

王双清没有来。

毫无来由地,我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以赶紧穿好衣裤。

不一刻,老爸把三叔一家迎进堂屋,正好被我赶上,“三叔,一大早上怎么了?”我一边紧着腰带一边这样问道。

三婶儿和两个堂弟拗在那里一声不吭,而三叔则难掩激动地说道:“大哥,双清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着。”

我和老爸互相对视一眼,实在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这时三婶儿也开了口,“我早晨起来,发现双清的床上没人,本来以为他去厕所了,所以我就开始忙活早饭,但是都半个小时了还不见他,我就试着喊了他几声儿,结果也没人应我。我这就把两个孩子和他爸全叫醒了,寻思一块儿搜摸双清,可是菜园子里,河边,后山,小卖部都找个遍了也没有人影,这孩子手机也打不通,不知道会不会……”就这么说着,三婶儿便声泪俱下。

我的思维像受到冲击一样而有些堵塞,所以没顾得上去安慰慌张的三婶儿。我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刚才那个奇怪的梦,联想到昨天一整天的事,联想到申屠先生的话,甚至把二弟双清昨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过了一遍。

忽然,一个直觉闪现而过,所以我急声问道:“祖坟园子,你们找过了吗?”

堂屋里陷入一片寂静,三叔一家互相对视了一瞬,便呼的一下一拥而出。

不用再多想什么了,我和老爸也一溜烟儿地跟了出去,留着妈妈在家里看护一脸不解的小朵儿。

两个堂弟在前面跑得飞快,而我则紧随其后。平素里十几分钟的路程,仿佛让我们跑出了几十年的感觉。

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却做了一个那样的梦。可以认为这些都是巧合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控灵者死亡游戏厅金字塔中的秘密长生劫绝望扫码黑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