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6章(1/2)

龙潜根本没有去关心唐家打算怎么处置他,唐啸这位一家之长又打算怎么给唐云天一个交代,他终日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养伤,不出房门半步。

外头却纷纷扬扬地传着,唐家小少爷刺杀大哥不成反而被逮了个正着,已经被唐啸软禁起来了。

这回,唐家可能真的要大变天了。

龙潜背上鲜红的伤处愈合大半,生出粉嫩的新肉,上面结起暗红色的疤,他穿着棉柔的睡衣趴在床上,只有肩膀上微微露出几道痕迹。

“林粤安顿好了吗,”龙潜抬起些身子,侧目看了眼床边的人。

梁鸣非调侃地笑,“安顿个男人总比打打杀杀简单,还是你不放心我?”说着顿了一下,伸手指指自己的脑门又问,“你交给我的那个人是不是这里不太对?”

龙潜一愣:“什么?”

“我派了个兄弟守着他,听说那人有时正常,有时痴傻。”

“大概还没完全康复吧。”龙潜拧眉轻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当时他救了林粤之后直接让梁鸣非找人带走了,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几句就直接对上了他大哥,到没发现林粤依旧没有好全。

梁鸣非悠哉地往床头的矮柜上一坐,翘起二郎腿:“现在你们道上传得沸沸扬扬,说你造反,大家都等着看你小少爷的好戏,看唐家的好戏呢,哎?我到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

龙潜冷漠地笑了笑,对上梁鸣非的视线,说:“要一个死心罢了,只想看看我亲爱的大哥究竟会不会让我彻底失望。”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唐家?”

“离开?你以为我自己离开了他就不会赶尽杀绝了吗?”龙潜冷哼了声,“要么我死了,要么由唐啸亲自宣布把我逐出唐家,否则,我终究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呐。”

梁鸣非轻轻嗤了一声,显然有些鄙视:“你到不怕你父亲按规矩办事,要了你一条小命。”

龙潜趴回床上,沉默了一会儿,长长的睫毛轻微地扇动了几下便不动了,从上往下看过去,像有两片阴影投射在他的下眼睑上,如果他闭上眼,到是个完美无暇的睡美人了,梁鸣非一直看着他,有着蜜色肤色的手指快要伸出去时,龙潜慢吞吞地说:“他不会杀了我的。”

“为什么?”梁鸣非眯起眼脱口而出。

龙潜瞥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了,他动了动,像是终于躺厌烦了想要起身,衣服从肩上滑落了几分,梁鸣非的眼中瞬间染上了浓烈的颜色,他一步上前,双手用力地扣住龙潜的肩膀,龙潜起身的姿势被阻止,不得不被迫坐在床沿上,仰起头莫名地看着他,眼中冷淡。

“原来是这样!”梁鸣非笑了起来,和先前那痞子般的模样大相径庭,整个人忽然间爆发出了野兽般狂放嚣张的气息,“原来传言都是真的。”

龙潜波澜不惊地掩好衣领遮挡住前几日唐啸留下来的痕迹,伸手挥开梁鸣非的手,没想到竟然没有挥开,人也被他死死按住,动弹不得,虽然处于劣势,但他不慌不忙的样子到像是施难的那个。

“原来是怎样不需要你猜测,我花了大价钱买你的命,不是让你来过问我的私事的。”他淡淡地说着,却连眼睛都不抬一下,隔了约莫半分钟才抬起头来,“你有什么资格?”他说,冷酷的模样像冰山上的雪莲,那么漂亮又那么冻人,这样一张脸无论配上怎样的表情都是吸引人的,此时更甚。

梁鸣非嘿嘿笑道:“我拿你的钱办你的事,是没资格管你的私事,但如果说我看上你了呢?”他抚摸龙潜的脸颊,直到下巴,说话时像一只丛林里的野兽,“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梁鸣非,你真可笑。”龙潜牵起嘴角缓缓地笑了起来,“你想让我陪你上|床?但是,你拿钱办事的时候没资格,你自由的时候,我不愿意。”

“所以你也不怕我背叛你,去你父亲面前揭发你或者改而帮助你大哥?”

“试试看。”龙潜无所谓地看他。

梁鸣非从他脸上移开视线,盯着抵在自己大腿根部的枪口,那把枪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握着,食指勾在扳机上,似乎随时可以毫不在乎地扣动。

“你真够辣!”半响,梁鸣非松开手,却俯□,嘴唇几乎贴在他的脸颊上,“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够劲,不过有这种反应还是第一次呢,多亏了你这把枪。”说着,他甚至在那把枪上蹭了蹭,略微发硬的触感让龙潜皱着眉收回枪口,冷淡的表情收敛了一下,不怒反笑了。

他其实很信得过梁鸣非这个男人,除此之外,还捎带了些佩服和羡慕,佩服他孤身成长自立为王的韧性,羡慕他有一群可以生死相交的兄弟,这样一个人,要讨厌是讨厌不起来的。

“你放心,我说过——现在我就是你的一条狗,即使被你扔了也不会背叛主人的一条狗。”梁鸣非临走的时候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唐家容不下你,我会来带你走。”

龙潜安静地在床沿上坐了一会儿,梁鸣非有一句话说得对,唐啸也许不会真的要了他一条小命,不过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大了,总要有个交代,他的爸爸恐怕也要烦恼上一阵子吧。

唐啸进他的房间时,龙潜已经换掉了睡衣,穿着一套浅灰色的休闲款运动服,上衣是短袖的,露出两截纤长的手臂。

无论在外面多久,只要回到家里,他总是这样的打扮,唐啸每次看他穿上这样的衣服都觉得甚是窝心,仿佛这样才能确定这还是从小养在这座宅子里的,被他疼到骨子里的孩子。

“要去哪儿?”

龙潜才注意到他走进来,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唐啸上前两步,抬起的手带着劲风,落下时到是轻柔无比,握住了龙潜的手臂,边把他往自己这边带边问:“怎么好端端地又闹脾气了,爸爸哪里又惹你不高兴了?”

龙潜甩开他的手径直往外走,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儿了,背影看起来瘦削但修长,唐啸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看,快要沉迷的样子。

“阿潜?”

龙潜头也不回拐进走廊,踏入小花园里。

“阿潜。”唐啸不紧不慢地跟上来,抓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拉,强行拉回自己跟前,这回是完全不给孩子逃开的机会了,劈头便问,“是不是你自己也知道做错了事不敢面对爸爸了?还是怕爸爸真的为了这事弄死你?”

他的手指渐渐收紧,眼底覆盖着一层无情冷血的冷漠寒意,龙潜对上他的视线时下意识往后一缩,这种感觉如同多年前他始终不敢和父亲对视一般,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明白地记起,他面前的男人不是什么温柔的慈父,而是那个杀伐决断,令人胆颤的唐家当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凤临天下:王妃13岁仙尊归来超级护花天王渣男要洗白[快穿]霸爱成瘾:蛇王老公太凶猛娇妻迷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