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7章(1/2)

第7章

刘丽珍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你还知道回来?我看你是越来越野了!你昨晚去哪里了,跟谁在一起,干什么呢?连家都不回,你看谁家姑娘跟你一样!”

叶向党在里面道:“有什么进来说,堵在门口给人看笑话。”

没办法,刘丽珍这才停了,愤愤地让叶婉清进门。

叶明珠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对叶婉清甜甜一笑道:“姐,你回来啦?”

叶婉清没理她。

“你过来。”叶向党招手。

叶婉清在叶向党对面的木沙发上坐下,一双乌黑清冽的杏眸看向他。

“昨晚你去哪儿了?”

“在楼下陈阿婆家里睡的。”

“你这也太麻烦人家了?”叶向党皱眉。

“不然呢,我能去哪里?”叶婉清淡淡反问,“我没有家里钥匙,敲门你们不开,我不麻烦人家,难道在门外睡一夜?这时候夜寒风冷的,你们不心疼我,我总得心疼我自己吧。”

“以前你也没去陈阿婆家过呀。”叶明珠好奇问,“姐,你不会专门去跟人家卖惨,在外面败坏我们家名声了吧?这两天汽车站都传遍了,说你是养女,不能顶职什么的。”

“我从不卖惨,只说实话。”

叶明珠噎了一噎。

刘丽珍忍不住喊出声:“就你伶牙俐齿,谁说一句话你都要顶!家里门锁就三片钥匙,不给你钥匙怎么了,不给你就去外面编排家里不好?叶婉清,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们哪里对不起你?”

叶婉清轻轻一笑。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叶向党和刘丽珍对她的确有几分真心在,明面上她和叶明珠吃穿用住没区别对待,也供她上学,独独就是不给她家门钥匙。

门锁钥匙不够,配一片不就行了吗?

前世她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敏感了很久也不敢问出口,为此还哭过好几场,今生不在意了。

谈话气氛不是很好,叶向党也没说话的兴致了,不耐地挥了挥手:“行了,你也别在这里阴阳怪气了,进房间去吧,睡觉前把家务做了。你不想嫁去王家,王家还看不上你,你算是如意了。”

这算是个好消息,叶婉清挑眉笑了笑。

她站起身,叶向党又跟她交代:“还有,以后家里的事情别往外说,你又不是两三岁的孩子,要有点廉耻心。”

叶婉清不置可否。

她走到厨房,发现水池里堆着一堆没洗的碗筷,地面也脏兮兮的。估摸着自己今晚能得以进门,还多亏了自己家务做得好。

也罢,这时候每家每户住房都很紧张,租房不大好租,她暂时还需要住在这边,做家务就当交房租了。

手脚麻利地收拾完,她洗漱好准备休息。

关上房门后,她隐约听到门外一家三口在小声说着话。

“别逼太急了。”

“她出去说开了也好,这些年我们家对她怎么样都看得到,没人信她的鬼话……顶职不给就不给,有人说闲话让他们先摸摸自己胸口,看谁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明珠多听话,她呢,不气人就不错了。”

“……”

叶婉清听了一阵,没什么新鲜话,今天又累了一天,她闭上眼睛很快就来了睡意。

她睡得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有人推了推她的背。

是叶明珠。

她声音娇嗔中带着几分埋怨:“姐,你会一直对我好吧?其实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但工作我还是想要,我成绩不好,以后肯定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

“姐,等我上班了,我去外地给你带大苹果回来吃!就那种红富士,怎么样?”

“你真睡着了,还是不想理我呀?”

叶婉清装睡,没说话。

见她没有回应,叶明珠也没再说话了,怏怏不乐地走回自己的床躺下。

……

一眨眼,三天时间过去。

叶婉清每天在汽车站和戈渊小院之间来回跑动,不仅不觉得累,还感觉很充实。她的小摊看着简陋,但茶水生意着实不错,就这几天她手上已经攒了快一百元了。

也许是眼热她成本低、生意好,叶婉清这天一到候车大厅就发现孙桂香也开始卖茶水了。

也是清茶和姜盐茶,就连那搪瓷杯子都和她买的同一个款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