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9章(1/2)

第9章

叶婉清以为自己会失眠,没想到一夜无梦。

她从床上起来,发现叶明珠蜷缩着身体睡在床上,手上只可怜兮兮地抓着一小片被子,大半的被子都滑落到了床下,看样子冻得不轻。

摇了摇头,她捡起被子给叶明珠盖上。

没想到叶明珠却忽地睁开眼睛,眼里没有一丝睡意,反倒带着几分得逞的欢喜抱住她撒娇:“姐,你对我真好!”

叶婉清:“……有意思?”

她直起身,无语地看着叶明珠。

叶明珠抱着被子坐起来,掩唇打了一个哈欠:“我不管,你以后也要对我这么好呀。”

“看你表现。”叶婉清垂眸。

“嘻嘻。”叶明珠无赖一笑,往床上一滚,“我再睡会儿。”

……

叶婉清从房间出来,叶向党和刘丽珍正在吃早饭。

除他们吃的之外,桌上还有一碗没动过的清粥,盘子里有两只冒着热气的包子,看样子是刚好够一个人吃的分量。

叶婉清有些拿不准,这是什么意思。

给她的?

给叶明珠的?

她准备去洗漱,叶向党突地开口招呼:“快点过来吃饭,包子要冷了。”

“……不用了,我赶着出门。”叶婉清想了想,还是摇头。

从她洗漱完到出门,两人再没跟她说话。

只在她带上房门那一刻,她清楚听到筷子拍在桌上的闷响,不由得又摇了摇头。

不跟叶家扯上关系,是正确的。

叶婉清一走,刘丽珍就绷不住了。

“她这算什么啊?!我们再怎么不是,也是把她养到这么大的父母!除了这次顶职和王家的婚事,哪里亏待过她了?我看,她简直把我们当成了仇人!”

“她心里有怨气也是正常的,你想想你那弟弟做的事情,那是人做的事吗?”

刘丽珍脸上有些讪讪的:“那不就是吓吓她吗?又不会真欺负她。”

“过了。”

刘丽珍想了想,憋出一句:“什么我弟弟,那也是叶婉清的亲舅舅!就算她回去认刘丽秀当妈,逢年过节难道就不跟这舅舅碰面了?”

叶向党摇头,他就看不上刘光辉。

上面有父有母,还有三个姐姐顶着宠着,刘光辉简直就是个废物,只会一些偷鸡摸狗的伎俩,上不得台面。

叶向党想着这些事,刘丽珍突然又捅了捅他的手肘:“老叶,你说婉清那摊子真那么赚钱?她之前的工资都上交家里的,摆摊的收入也不能她自己拿着吧?她年纪小,存不住的!”

“……”叶向党一愣,“她只怕不会同意了。”

“不同意也得同意,我们养了她那么多年,她就应该要回报父母。再说了,她在汽车站租到这摊位,还不是因为我们两的面子?不是汽车站职工,那摊位是租不到的!”

“那你回头跟她谈谈吧。”

刘丽珍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肯定点头:“我是得问问她。”

……

叶婉清跟往常一样走在汽车站中,发觉有不少汽车站职工隐晦地对她指指点点,让她从心理和生理上都觉得不适。

但有了前世的经验,她早做好了心理准备。

昨天刘丽珍红口白牙说她是小偷,就跟往地上泼油漆一样。泼油漆不费什么力气,可要想把油漆洗干净却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也总会留下痕迹。

更何况对大部分人而言,真相有时候并不重要,他们需要的是茶余饭后能用来当做谈资的新鲜事。

叶婉清独自穿过清冷的空气,直到看见戈渊高大挺拔的身影,她的眼睛才亮起来。

“你又来这么早。”

戈渊将手中拿着的包子塞她怀里,大手一伸就轻松拎起其他东西:“你昨天跟我说想要干桂花和冰糖,我给你弄到了。”

“真的?”叶婉清杏眸惊喜,没想到戈渊动作这么快。

做酸梅汤的配料像是乌枣和甘草等,大部分都可以在药店买到,但需要用到的干桂花和冰糖却难找也难买到,她正愁着呢。

见她开心,戈渊也低低笑了一声:“真的,晚上你回去就能看到。”

她交代的事情,他当然上心。

“行,我晚上做好吃的犒赏你。”

戈渊立刻点头:“那我多去弄点食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行。”

两人又聊了几句,戈渊见有别的摊主过来了,低着头跟叶婉清说了一声便匆匆转身。

叶婉清只当他是有事要忙,也没在意。

酸梅汤有了着落,叶婉清上午灵光一冒又想到了一个好卖又实惠的美食,因为这事,她一整天的心情都很不错。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