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0章(1/2)

第20章

四目相对。

夜色中,叶婉清也能看到某人的眼睛仿佛被火光点燃,陡然变得更加明亮。

扣在她腰上的大掌倏地收得更紧,男人很激动,用力得似乎想将她的身体嵌入怀中,低沉暗哑的声音甚至带着几分颤音:“好!教我!”

等到这一句,叶婉清眨了眨眼睛,神情有几分无辜:“可是……我也不会啊。”

“……”戈渊一脸如遭雷击的表情。

不,不会?

那还……

叶婉清叹了口气,故意逗他:“毕竟,我也没跟人舌吻过。我又没有恋爱过,只有理论知识,没有实践经验。渊哥,你能理解我的吧?”

戈渊:“……”

好有道理!但他想说点什么争取一下,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

他要那样……要舌吻!

然而,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年轻男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煎熬,压根没有应对办法。

他不知道要怎么做。

心急火燎地想不出好主意,戈渊自暴自弃,一低头就想冲动而蛮横吻住女人娇嫩的唇,落实自己恶霸名声……然而,她含笑的声音又坏坏的响起在他耳边。

“不过,我们可以一起摸索着试试呀。”

“渊哥,想吗?”

戈渊咬牙切齿:“想!”

……

人在做,天在看。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叶婉清捂着被亲肿的、火辣辣刺疼的双唇,感觉舌尖也被吮吸得发麻,算是深刻地了解到什么叫自作自受。

实在是……太过热情的大男人就像是精力过剩的、撒起野来天王老子都害怕的哈士奇,又亲又咬,不把她肺部最后一点空气榨干净,他根本不罢休。

一次两次还行,好几次之后……

她特别想把刚才那个戏弄大男人的自己给拍死!

叫你瞎撩!

“又不行了?呼吸。”戈渊意犹未尽地舔舔唇,“你缓两分钟,我们再试试。”

他多聪明,他都会换气了!

“不行!”叶婉清觉得自己说话都大舌头了,一双水盈盈的杏眸控诉地瞪圆,纤细的手指戳上男人结实的胸膛,气恼道,“戈渊,你……你今天要是再敢亲我,之后一个月都没得亲!”

“……为什么?!”

叶婉清微笑脸:“因为我不开心。”

“那你怎么才能开心?”

“你离我远一点,我比较开心。”

戈渊:“……”

小娘们儿为什么这么善变?明明刚才睁着一双泪眸看他的时候那么温软,那么娇嫩,那么可爱,可现在……好凶!都不给亲!

叶婉清在外面缓了缓,感觉唇上消肿了,这才拉着垂头丧气的大男人往候车大厅里走。

候车大厅里烛光暖暖的,王胖子妈带着几人坐在地上玩牌,有水喝,有瓜子磕,笑闹起来竟然别有一番趣味。

见叶婉清和戈渊进来,就算两人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照样的,还是被好一番打趣。

叶婉清没有害羞,笑着跟王胖子妈她们搭了几句腔,倒是戈渊悄悄红了耳朵,大猫一般走远,在远离这群女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叶婉清聊了一阵就去找他,也是这时候,她才发现戈悦竟然也在!

小小一团的小人儿睡在另外一床褥子上,身上盖着小被子,脸蛋红扑扑的,小声打着呼,睡得别提多香了。

但是……这也不好吧?

这样睡着舒服吗?

戈渊发现叶婉清盯着小家伙看,连忙抓住机会开口,顺便低声表扬自己:“这丫头知道我们要过来陪你,闹着一定要跟,我觉得把她一个人放家里也不好,就带着了。不过她没有我好,你看我现在都不睡觉,我陪你。”

“哦……”

叶婉清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见大男人眼里的光芒黯淡下去,眼看着耳朵也要耷拉下来,顿时忍不住翘起唇角。

她伸手捏了捏大男人的大掌,然后就见他猛地看过来,一双黑眸又亮了。

这傻男人。

“想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其实也没多气。

“想!”

“你刚把我嘴给亲肿了,好疼……这次我就原谅你,以后再这样,真不给你亲了啊。”

“……”戈渊先是一愣,盯着她的唇看了看,仿佛在诧异为什么女人的唇那么嫩,都经不起他的吻,而后喉结忍不住的上下滑动了一下,干涩地道,“我……我保证,下次一定亲轻一点,那,那……”

“那什么?”叶婉清笑睨着他。

“明天还能亲吗?”

“……嗯。”

能亲!

戈渊一瞬间心花怒放,刚才的沮丧全都不见,激动得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像是突然打了好几升的鸡血。

叶婉清:“你干什么?”

“我,我……出去走走!”

“……又去打拳?”

戈渊一下面红耳赤:“我,我……”

“好了,你去吧。”叶婉清没忍住笑出声。

阴差阳错,戈渊出去没一会儿,汽车站里值夜的人过来了。

候车大厅里灯火通明,还有笑闹声,怎么着都会来人看一下,叶婉清也并没有因此觉得意外。

她是汽车站里的熟面孔,值夜的人来了,她过去解释了两句,收获了几句叮嘱,几句安慰和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就没事了。

想必明天这事就会传到很多人耳中,但也没谁能说她叶婉清夜不归宿,作风不正。

过了一阵,打完拳的戈渊带着一身汗意回来,叶婉清喊住他,拿出自己的棉手帕给他擦去额头上的汗珠,被他僵着身体一动不敢动的傻样逗笑,心里暖暖的。

他们这里其乐融融,有的人却辗转反侧。

……

清水县招待所。

王家夫妻白天就从牛角镇赶了过来,明里暗里打听了一天叶家的事情,晚上懒得回去,就住在这里了。

深更半夜了,赵燕没有一点睡意,听着身边睡着的王强那一阵强过一阵的鼾声就烦躁。

男人就没几个好东西,一点不为家里着想,不为儿子着想,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偏偏他每晚都能睡得跟死猪一样,压根不操心。

气不过,她用手肘捅了捅王强:“醒醒,醒醒!”

“干什么?”王强皱着眉头,睁开眼,又被赵燕突然打开的灯刺得把眼睛闭上,哈欠直滚,“深更半夜的不睡觉,你神经病啊!”

“你说我神经,我还不是为了你们老王家着急?”

“又怎么了?”

“就家宝和叶婉清的婚事,你觉得能成吗?”赵燕皱起眉头,“虽然说叶婉清年级大了点儿,没读书了,看着太瘦也不是个好生养的,但要是她能让家宝收心,我也勉强满意。”

“能成不能成,你明天去问叶家不就知道了?都这时候了,还神神叨叨!”王强嘟囔一声,翻转身背对着赵燕,显然没有再讨论的意思。

赵燕再推他,他直接一巴掌扇她胳膊上,声音里也带着火气:“消停点!再作,老子揍死你!”

想着之前几次被打的阴影,赵燕心惊肉跳,深深呼吸几口气,忍下了这股憋屈。

只是,她还是怎么也睡不着。

她的家宝今年十七,是王家的独苗苗,从小就被当成眼珠子一般呵护着长大,是个本本分分的好孩子。如果不是那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勾—引她的家宝,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错事?

小贱人肚子大了,怎么了?

就算生下了男娃娃,他们王家也只要孩子,绝对不会让那个小贱人进门!

叶婉清生得一副狐媚子模样,之前还跟小混混牵扯不清,年级又大了点,她是一百个不满意这媳妇儿。

可是,再一想怎么着叶婉清也有一门好手艺,会赚钱,据说手里已经有上千块了。要是她能靠着那张漂亮的脸皮子收住家宝的心,让他以后别往外去,那也不错……

想着想着,赵燕越发坚定,明天一定要把这婚事给办成了。

……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