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0章(2/2)

叶婉清一夜未归,叶家人根本没当一回事,反正之前也有这样的情况,不是都没出事吗?

直到第二天叶向党出门的时候,从别人口中听到叶婉清在候车大厅睡了一晚上的传闻,还听到有人明里暗里编排叶家的话,脸色才难看起来。

“那死丫头,简直是把我们的脸往地上踩!”刘丽珍气得午饭都吃不下。

叶向党也面色铁青,沉声道:“你等下就去把人找回来。给她钥匙她不要,家里有地方睡她不睡,去候车大厅瞎闹,这算什么事?让人看笑话!”

刘丽珍鲜少会不听叶向党的,可这次却不乐意了:“我不去,我丢不起那个人!那死丫头,现在根本不听我的话了,眼里根本没有我们做父母的!”

昨天在后勤部办公室闹的事,她也压根不敢让叶向党知道,那事只有更丢人的。

要是那死丫头一回来,说了出来怎么办?

“你不去谁去?”叶向党拧眉。

空气安静了一瞬,然后,两人一致看向吃饭吃得正香的叶明珠。

叶明珠抬起头,没心没肺道:“你们干嘛看着我?”

“你下午去找你姐,让她回家。”叶向党温声道,“你们姐妹从小感情就好,你小时候是你姐带大的,她最疼你,要是你去劝,她也能听进去一点。”

刘丽珍补充:“跟你姐好好说说,让她不要做的事情少做,不该说的话别说!”

“行吧。”叶明珠无可无不可的点头,又趁机提要求,“爸,你给我二十块呗!我看中一套衣服,没钱买。”

刘丽珍忍不住皱眉,念叨道:“你姐上月还上着班,你这月不是结了你姐的工资吗?钱呢,都花光了?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大手大脚的。”

那是二十五块,不是小数目!

叶家虽然条件好,但也不是这么花的,刘丽珍是真心疼。

叶明珠甜甜地撒娇:“哎呀,省城东西又多又好,精致漂亮,比我们清水县好多了。拿到手的工资我给姐买了一袋红富士,自己买了一条纱巾就没了。你不知道,那袋红富士可花了我十几块呢!”

“你还给她买红富士?”刘丽珍更气了。

她和老叶都没吃过那么好的东西,叶婉清凭什么吃?

叶向党也道:“你才十四岁,出门在外要小心点,不要瞎跑,要跟着司机走,知道吗?”

“知道啦!”叶明珠嘻嘻一笑,把碗筷一推,“行了,行了,我出去找我姐去。”

说着,拿起挎包就出门了。

不过在候车大厅转悠一番没看到叶婉清的人,叶明珠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拿到了钱,她直接上了去省城的车,打算下午就去把看中的衣服买回来。

叶向党和刘丽珍两人,则在家里迎来了提着重礼的王家夫妻。

……

叶婉清在候车大厅睡了一晚上,没休息好,第二天身体有些疲乏。王胖子妈她们更是累,一大早就回家去补觉了。

反观戈渊同志,那叫一个神采飞扬。

候车大厅的摊子交出去了,不用干活,叶婉清索性在戈悦的小床上补了一觉。戈渊出门了,还有戈悦一群小孩儿在院子里玩,倒是也不怕人说闲话。

等叶婉清休息好,已经是正午了。

她从房间出来,一眼就看见高高大大的戈渊站在树下,朝她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看上去有六七十岁了,面目很慈祥,只是看她的眼神有几分打量。

“你的房子搞定了,晚上就能搬去。”戈渊兴冲冲地走过来,一脸求表扬的神情。

平时胡子拉渣看着有些粗野的大男人,此刻最吸引人的却是他脸上阳光灿烂的笑容,还有那双熠熠生辉的黑眸。看着乖得很,要是身后有尾巴,一定摇成了风扇。

叶婉清悄悄捏了捏他的手,看向老人:“这位是?”

“哦,这是老钟。”

“……”叶婉清礼貌地跟老人打招呼,“钟老,您好。”

“好,好。”老钟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欣慰。

看着长大的猪崽子会拱白菜了,还拱了一颗这么水灵又灵慧的白菜,不错。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这姑娘心善身正,错不了。

对叶婉清印象很好,老钟主动提出来:“我那院子离这里不远,带你去看看?”

叶婉清惊喜点头:“嗯,谢谢您了。”

“不客气。”

这时候,叶婉清还没有多少心理准备,以为老钟的院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院子而已,可等她走进老钟的院子里,一下就被那清雅的布置给吸引。

无论是围墙上的爬山虎,还是墙根处用瓦盆栽种的剑兰,又或者是搭在院子一角的葡萄架和架子下面那一套古朴的石桌石凳,无一不显示着主人的雅致和野趣。

这还不算什么,等她再跟着老钟进了书房,看到书架上摆满的书,樟木箱子里一箱箱的古籍和古玩,整个人神经都麻木了。

这些……都是古董啊!

戈渊个粗人一脸无所谓,百无聊赖地站在门口,明显对书房里的一切不感兴趣,在他心里只有小娘们儿的亲亲才能让他激动得打上一套拳。

而老钟看到叶婉清这震惊的模样,却是笑了。

“看来你是个识货的,我这些东西以后有你看着,也不怕被这个蠢东西给糟蹋了!”老钟点了点戈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叶婉清赞同地点头:“就是!他笨!”

前世她跟戈渊结婚好几年,戈渊的资产有多少从没瞒着她,可她也没听说他收藏着这么多古籍和古玩。说不定就是他不当一回事,给糟蹋了。

想想就心疼。

戈渊:“……”他做错了什么!

看完书房,叶婉清又去看了看卧室,发现上午她睡着的时候,戈渊已经把整套的床上用品和各种日用品都给她准备齐全了。

甚至,她从叶家带出来的那个小包袱,也被仔细放在衣箱里。小包袱旁边还放着几套新买的衣服,那花花绿绿的直男审美,应该也是出自戈渊的手笔。

低下头,叶婉清唇角止不住上扬。

她的大男人真是太体贴。

看完院子出来,为了感谢老钟的帮助,叶婉清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

吃饭的时候,叶婉清才知道老钟原来是一名大学考古学教授,一辈子都跟古籍和古玩打交道,又因为家资颇丰,所以收集了不少好东西。

文—革那几年,老钟提前得了消息,躲到清水县这个小县城来,把自己的宝贝也都带上。没想到,他太轻信人,家里有“违禁品”的消息还是泄露了出去,被红—卫—兵给盯上了。

那时候,才十三岁的戈渊竟然站了出来,护着他。

戈渊提前给了他信,让他做好准备,然后带着一群红—小—兵当众烧了他不少书,砸了不少瓷器和铜器,又给他“狠狠”批—斗了一番,甚至对外扬言看他不顺眼,以后批—斗他的事都由他包圆了。

毁掉的东西都是不值钱的赝品,而他实际也没吃多少苦。

就这样,戈渊本就不好的名声变得更差,可却用这样的方式保护了一些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老师也得过戈渊的保护,不至于在那段岁月里熬不过去。

“说起来也是缘分,当初我看小孩儿可怜,给了他几口饭吃,没想到他后来竟然救了我一命。”老钟呵呵一笑,“现在好了,日子好过了,他身边也有了你,我总算不用担心我死后没人管着他了。”

戈渊皱了皱眉:“少说死不死的,祸害遗千年。”

“是是是。”老钟笑得开怀。

叶婉清抿唇一笑,给光顾着吃饭的戈悦擦去脸上蹭到的饭粒,心里有一种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情愫在慢慢的涌动。

戈渊……她的大男人,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每次在她以为她足够了解他的时候,他身上又会冒出一些闪光点,让她觉得感动又敬佩,让她……控制不住的,更喜欢他一些。

……

叶婉清闲不住,在家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推着推车去了汽车站的进出站口,找了一个位置不错的地方,继续摆摊。

没想到这里的人流量比候车大厅还要多将近一倍,除了进出汽车站的乘客之外,还有街边路过的人买上几串关东煮当零嘴,或者拎回家当菜,她的生意更好。

一天下来她有些手忙脚乱的,忙不过来,第二天干脆给王胖子妈加了工资,带上王胖子妈一起摆摊,自己松快了很多。

这么两天下来,叶婉清回家一盘账,发现利润比之前多了二分之一,心情顿时更好了。

只是,她这好心情也就持续了两天。

第三天摆摊,大上午的叶明珠就找了过来。

一见到她的面,叶明珠就着急慌张地来扯她,一边焦急地喊:“姐,你怎么真在这里摆摊,怎么不回家啊?你真要急死我们了。”

“怎么了?”叶婉清觉得可笑,不相信叶家会有哪怕一个人担心她出事。

叶明珠咬了咬唇:“你这两天不回家,汽车站里说咱们家什么的都有,爸妈都要被气死了。妈妈说你要是不想认她和爸了,就让你回之前的家,所以……所以就把大姨给喊了过来!现在大姨就在我们家里,你……你快回家看看吧!”

“真的?”叶婉清非常意外。

前世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也曾关注过大姨一家的情况,可刘丽珍发现之后就大哭大闹,对她非常不满,逼着她发誓以后再不跟那边联系才罢休。

这辈子,刘丽珍竟然主动把大姨喊了过来?

不过叶明珠骄纵归骄纵,这时候年级还小,倒是很少说谎话,应该不会骗她。

“我骗你干吗?”叶明珠跺了跺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回去看看啊!你再不去阻止爸妈,难道真的想跟大姨去乡下吗?妈妈是心里有气,你跟她道个歉就行了。”

叶婉清摇了摇头,嗤笑:“我的户口本来就在乡下,只有你们三个是城镇户口,你难道不知道?”

叶明珠一怔:“那……那你回不回去?”

叶婉清点头。

回去还是要回去的,如果大姨真的来了,这一趟她要走。

交代了王胖子妈几句,叶婉清跟上叶明珠的脚步。

只是,她才进了叶家的门,身后的房门却“嘭”一下被关住,反锁了起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页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