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1章(1/2)

第21章

叶婉清还没开口,外面的叶明珠就一叠声地道歉,高声道:“姐,你在家里等一等,我现在就去把爸妈叫回来,你们好好聊聊!”

“叶明珠,你搞什么鬼?快开门!”

“我不!妈说你这两天都不回来,是不想要这个家了,你怎么能这样呢?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说开?”

“你先开门。”

“我走了,马上就回来啊!”

叶婉清快气笑了,就叶家做出来的这些事,能摊开了说吗?

就算刘丽珍不要脸,叶向党应该还是要的!

外面传来叶明珠跑走的声音,叶婉清沉着杏眸转身,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无论如何,把她关在家里这件事,真是太诡异了。

谈话有这么谈的?

等她走进客厅,发现从卫生间里鬼鬼祟祟钻出来一个人,竟然是喝得有些醉醺醺的、冲她嘿嘿直乐的王家宝,顿时眯着一双杏眸笑了。

“好久不见啊,王家宝!”

这可是老熟人了,得好好招待一下!!

……

叶明珠飞快往楼下跑,跑到宿舍楼的拐角,一见等在那里的刘丽珍就笑着扑了过去。

“妈,我把姐骗回家了,我们快回去吧!”扯着刘丽珍的手臂,叶明珠一脸得意,“你看吧,我姐还是听我的。”

可惜,她没扯动刘丽珍。

“妈?”叶明珠疑惑看向她,“你怎么不走啊?”

“走什么走?”

“啊?我们不回去,就这么关着姐?”

刘丽珍慢条斯理地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眼中掠过一丝阴毒,脸上却扬开笑,轻松说道:“关着怎么了?反正是在家里,又不会出什么事儿。”

“可我姐会我生气啊。”叶明珠嘟着嘴,“妈,你怎么这样!”

“就你姐那性子,又急又倔跟头驴似的!我们现在回去的话,肯定只有吵起来的份,不如让她一个人在家呆会儿,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里,我们过一阵再回去。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叶明珠想了想,觉得也对:“行吧。”

……

叶婉清一走就是一两小时,眼看着时间快到中午了还没回来,也没找人递个信什么的,不像她平时做事的作风。

王胖子妈一边做着生意,一边暗暗有些担心。

叶家的事情她也听过几耳朵,上次还在戈家小院亲自下场参与过“战斗”,知道叶家那对夫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虽说光天化日之下不可能出什么事,但万一呢?

等戈渊过来送午饭,她连忙就把这事给说了。

“你说她被叶家人叫走,现在还没回来?”戈渊浓眉紧皱,一双黑眸蕴着怒气,沉得快要滴出墨来。

“是啊!”王胖子妈点头,“叶家那小姑娘来喊的人,听意思,像是婉清的亲生父母过来了,叫婉清去家里看看。”

戈渊转身就走:“我去看看!”

叶家那叫什么家,简直就是虎穴狼巢!

戈渊一路狂奔到宿舍楼下,刚好碰上回家吃饭的陈颖,跟她打听了叶家在几楼,直接就三步并两步地窜上楼梯。

陈颖虽然不认识戈渊,但跟叶婉清关系还不错,猜到她有可能出事,饭也不回家吃了,连忙跟上戈渊。

到了叶家门口,戈渊提起硕大的拳头就“嘭嘭嘭”开始砸门,好一阵之后见里面没动静,直接使了蛮力用脚踹。

他踹门弄出的声音太大,中午回家吃饭的人又多,一时间楼上楼下聚了不少人过来围观。

“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呢?”

“叶向党家这是惹上煞星了,真是可怕。”

“是不是要去叫保卫过来?”

“小伙子别这么蛮,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这门要是踹坏了,你还得赔!”

“……”

戈渊沉着脸不说话,陈颖只能出声解释了两句,总算没人去喊保卫。

无论别人说什么,戈渊就是憋着一股狠劲,一下一下踹着门。他心里有些发慌,要是不把这扇该死的门给踹散架,要是不见到那个人,他会想杀人!

直到有个知情人出声说“叶家上午就出门了,你要找人也别这么着急”的时候,他才猛地扭头,用一双赤红的眼睛盯住那人。

“你说,叶家人上午就出门了?!”他哑着声音,一字一句问出声。

“是啊!”那人吓得后退一步,生怕发狂的戈渊会暴起打人,声音都哆嗦起来,“我……我亲眼看到的。”

“那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戈渊狠狠攥住拳头,猛然转身朝楼下冲。

也许是上天可怜他这颗被煎熬的心,才走出楼道,他一眼就看到急匆匆赶来的刘丽珍和叶明珠。

这两人皆是一脸惊慌的模样,看样子像是听到了有人堵在门口砸门的消息,这才赶回来的。

戈渊黑眸眯了眯,满腔怒火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冲过去就伸手掐住叶明珠的脖子,将她死死抵在墙上。

“说!你姐在哪里!”

“我,咳咳……”叶明珠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被人跟抓小鸡仔似的从地上提起,感觉胸肺之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艰难,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话都说不出来,她用脚踢,用手打,可怎么也撼动不了男人一丝一毫,吓得眼泪汩汩地往外冒。

刘丽珍也吓坏了,回过神来之后,马上去掰戈渊的手,心惊胆颤地阻止他:“你,你放开我女儿!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她!你这是在杀人,犯法的!”

“杀人?犯法?”戈渊眼神沉冷,朝她露出一个凶狠的笑,“要是叶婉清出了什么事,我杀了你全家都是轻的!说,她在哪里?!”

“她,她在家里……”

戈渊眼神一沉,嫌恶地将叶明珠往地上狠狠一贯,对刘丽珍冷冷道:“上去,开门!”

刘丽珍不敢反对,拖着发软的双腿往楼上走,戈渊嫌弃她走得慢,不时将她往上推,最后干脆拖着她的手臂往上拽,三两下就上了三楼,把她朝门口一摔。

“开门!”

刘丽珍颤抖着拿出钥匙,插了两下才对准锁孔,把反锁的房门打开。

叶明珠远远站着,捂着自己的脖子小声咳嗽,根本不敢上前。

门开了,一行人进了房间,直接朝着有细微动静传来的厨卫方向走去,然而一看到里面的情形,顿时都愣住了。

叶婉清一脚站在厕所外,一脚踩在厕所里的王家宝身上,模样虽然狼狈了一点,但并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反观心怀歹意的王家宝,则被用床单反绑双手丢在厕所里,身上被水淋得湿透,一张脸被揍成了猪头,嘴里还塞着一块发黑的抹布,见人就“唔唔唔”直叫使劲挣扎,看样子他才是被吓破了胆的那个。

这……

好像根本不用英雄救美,美自己就挺厉害的。

不说别的,就说叶婉清踩在王家宝两腿中间的那只脚……真是叫在场男性后背一寒。

所有人都诡异地沉默了。

叶婉清冷淡的视线扫过来,只有陈颖激动得暗暗跺脚,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清姐!”

叶婉清:“……”

她从容接受了迷妹的崇拜。

不过,她以为进来“捉奸”的就叶家和王家的人,猝不及防迎接一大片或震惊或懵逼的目光,她也有些意外。

怎么一起来了这么多人,她家大男人也来了?

环顾一周后,叶婉清直接问戈渊:“这怎么回事?”

戈渊:“……”

他沉默地脱下衬衣,先上前把自家小娘们儿包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才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给说了。

叶婉清被带着男人体温的衣服包起来,才恍然发现收拾王家宝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被撕坏了一些,衣襟敞开,露出一截白皙的锁骨。

她家渊哥就是仔细!

控制不住目光往他身上一瞟……嗯,身材也很结实,宽肩窄腰,还有腹肌!

想入非非不能太多,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到场的人多,更有个见证。

也好。

叶婉清杏眸浮现一丝冷意,看向瑟瑟发抖,几乎站不住脚的刘丽珍,冷笑着质问道:“你叫叶明珠把我骗回家,就是想让王家宝坏了我的名声,好让我不得不嫁去王家?”

“我都说了我不顶职,只是不想嫁人,想留在县城做点儿小生意而已,你们至于这么逼我吗?!更何况跟王家宝定亲的人是叶明珠,你们逼着我嫁过去算怎么一回事?”

“你觉得王家是个大火坑,不舍得你亲生女儿嫁过去,为此甚至喊小混混欺负我,败坏我的名声,我这个养女就活该被你们这么作践?”

“还是说,因为我没跟以前一样把收入全都上交给你们,没把候车大厅的摊位无条件拿出来,你们就对我心存怨恨,想看我被王家糟蹋?没这样做人的!”

“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跟你们把话说清楚……不论如何,我感谢你们养了我十八年,谢谢你们不曾在吃穿上亏待我,也不曾对我多加打骂。但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很明显以后我们不可能毫无芥蒂地相处下去,所以等你们老了以后我会跟叶明珠一样承担起赡养你们的义务,逢年过节会有孝敬,平时就还是少一点来往吧。”

“还有,以后我会搬出去住,把户口也迁走,以后结婚嫁娶都不用你们再操心,我自己有主意。”

“至于王家宝……”叶婉清瞥了一眼地上落水狗一般的人渣,笑容极冷,“这算是流氓罪吧?”

刘丽珍脸色一白,说不出话。

流氓罪现在可是要判刑的,甚至要枪毙!王家的独苗苗在叶家出了事,王家还不得找她拼命?

可是对上叶婉清冷冽的眸光,她什么话都不敢说,压根不敢出声。

今天的闹剧,到此为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