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0章(1/2)

第30章

“看到了什么?”

叶向党皱眉看着刘丽珍,眼中是让人难以察觉的厌烦。

可刘丽珍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她放下手里的拎包就骂了起来:“我看叶婉清那死丫头从跑山阴镇的车上下来,脚边一堆大包小包,一看就是不值钱的农货,她肯定是去了远山村!”

“……行了。”叶向党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刘丽秀跟你也是姐妹,何必把关系弄得这么僵?当平常亲戚走动走动,难道不行?”

没想到叶向党竟然这样说,刘丽珍脸色一僵,不悦反驳:“你之前不也不想跟卫家往来吗?要是走动得多了,孩子养不熟怎么办?”

叶向党:“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十几年没走动,大丫头没跟那边接触过,还不是说离心就离心?让她了解了解卫家也好,了解了,才知道哪个家更适合她。”

刘丽珍不说话了。

叶婉清不在家的这段日子,家里的家务活都是她做的,她从早到晚没休息过一下,累啊!

要是叶婉清在,多好。

那丫头勤快,从小就会帮着她做家务。

洗菜淘米,喂鸡喂鸭,八岁就会拿着木桶去池塘里捞浮萍回来喂猪,大队里分的上百斤粮食也能拖回家……想一想,叶婉清六七岁之后,她就再没这么累过了,真的不适应。

“那你说我们怎么办?”刘丽珍问。

叶向党:“大丫头不是在汽车站门口开了个店子?你买点东西去看看她,说几句软话,说以后不再干涉她什么……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做爹妈的,不能跟孩子一般见识。关系修复好了,站里人也不会说三道四,你出门在外也少看点脸色。”

“……行。”刘丽珍也只能点头。

虽然她不想跟叶婉清低头,可谁叫形势比人强呢?

两夫妻在客厅说话,今天刚好没跟车的叶明珠睡在房间里,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翻了个身,气愤地嘟了嘟嘴。

……

下午四五点。

正是快要吃饭的时候,店子生意很好,叶婉清切卤菜,拌卤菜忙个不停。

她把一份拌好的卤菜递给人,又有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递过来两块钱:“老板,要两块钱的卤猪肝,切片薄一点,拌得辣一点,带走。”

“行的。”叶婉清爽快应了。

她做事的时候,中年男人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你这店子生意不错啊?”

“还行。”叶婉清笑得眼眸弯弯,“多亏了你们照顾我生意。”

“你做的东西好吃,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来光顾。像我之前在这里开店,啧……生意就不行了。”

叶婉清闻言有些诧异:“你之前也在这里开店?”

她记得没错的话,汽车站门口这一排店面,除了她这家变动了主人之外,别的店面都开了有好一阵了。再早的话,经济还没发展起来,这里就是一片沿路的平房而已,还没有改造成店面。

边说着话,叶婉清手脚麻利地把猪肝拌好了,盛在棕黄色的油纸袋里给中年男人。

“可不是?”中年男人一边接过东西,一边情绪复杂地感慨,“你这店子之前是我的,我开的是糕饼店,卖得不好,不亏就不错了。没想到你接手店面之后,生意这么好。”

他又带着几分打探地问道:“你现在一天能赚五六百吧?盘下这店子只要一千六,你三四天就能赚回来了。”

显然,他觉得自己有点亏。

“一千六?”叶婉清更惊讶。

当时买下这个店面是戈渊办的,他告诉她只花了六百块,她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数了六百块给他……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小蹊跷。

中年男人更惊讶:“是啊,只要一千六!你是不是被中间人骗了?”

“……”叶婉清默然。

骗是被骗了,但那中间人明显是个大傻子,小学一年级的数学题都不会算。

不想让人误会戈渊,叶婉清开口解释:“……我对象跟我说这店子只花了六百块,另外一千估计是他自己贴进去了。”

中年男人脸上的惊讶消失,变成了揶揄:“这是好事,好事啊!你有个好男人,享福哦!”

说着,提了提手上的东西准备走了。

叶婉清:“……”

回去,她一定要好好问问自家那个“好男人”!

如果不是碰到了前老板,她这时候还被瞒在鼓里。她又不是没有本金,至于这么补贴她吗?那家伙。

虽然心里有些小埋怨,可更多的还是幸福开心。

谁又不喜欢被人这么宠着呢?

正想着,柜台前又走来一个人,叶婉清笑着抬起头:“您要点……”

话还没说完,看到站在面前的人是叶明珠,她脸上的笑容顿时淡了淡,换了个问题:“你怎么过来了?”难道,叶家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上次她才说过,两人以后不要多联系了。

没必要。

叶明珠却像是根本不记得上一次她的冷言冷语,一双眼睛中满是焦急,急急问道:“那小混混哪里来的钱呀,不会是抢的吧?”

她的声音,在叶婉清冷冰冰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低,不过,她还是倔强地不肯低头:“他名声不好,看起来又很凶,他……他不是个好人,你不要跟他在一起了。”

“不跟他在一起,跟王家宝在一起就好吗?”叶婉清冷冷一笑,“叶明珠,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爸妈对我做了什么?你好意思看着他们算计我跟王家宝结婚,代替跟你的婚约,还好意思站在这里说戈渊不是好人?”

原本她不想跟叶明珠把话说得这么重的,毕竟叶明珠现在才十四岁,还是一个孩子,欺负一个孩子好像有点不好……可是,她根本听不得任何人说戈渊的不好。

“如果你觉得戈渊不是好人,那叶家又是什么好东西?”

“王家宝跟你有婚约,你不喜欢,知道家里算计我的时候你说什么了?你还不就是幸灾乐祸而已?”

“家里想要我上交摆摊的钱,你为我说了几句公道话?”

“……”

“相比你们,至少戈渊知道维护我,是真真实实地对我好!而不是跟你们一样,一边暗搓搓地算计我,还一边假惺惺地关心我!”

戈渊不好?叶家和她叶明珠,又是什么好东西呢?

光说得好听,做的那是人事吗?

一桩桩,一件件,叶婉清撕破了那一层所谓亲情的面纱,赤果果地说给叶明珠听,直听得她脸色煞白,眼中的泪水摇摇欲坠。

叶婉清看着有些心软,却还是狠了狠心道:“好了,以后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姐姐,别再来找我了。”

“你就喜欢卫家,喜欢卫家那些兄弟姐妹是吗?”叶明珠突地大喊出来,“我有什么不好,哪里比不上那些乡下人?”

“无论卫家有什么不好,对我好就是真的好。”叶婉清深深看了叶明珠一眼,“别说叶家只是县城人,就算你们是省城人,我也不觉得你们多高贵。对我不好的,在我这里毫不重要。”

叶明珠抽噎着擦去脸上的泪痕,转身就走。

叶婉清没有喊住她,只是在心里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她真的希望和叶家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了。

也许等她考上大学,走出清水县,以后的见面机会就会真的变得越来越少吧。

……

怕什么,就来什么。

叶婉清不想跟叶家扯上关系,结果第二天就见到了特意来找她的刘丽珍。

刘丽珍满脸都是笑意,提着一些吃的穿的过来,看样子还花费不少,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要跟她修复关系的热切。

叶婉清心里一阵恶寒。

第一天,她应付了刘丽珍一阵,没收东西。第二天她又在店里碰到刘丽珍,感觉刘丽珍不会轻易放弃,第三天她就不去店里了。

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

刘丽珍在店里左等右等没等到她的人,还是问了服务员才知道叶婉清不会来店子里了,顿时极为火大。按照她的脾气,她原本想拎着东西去戈家小院闹,结果被叶向党给喊住。

“算了,不要去了。”叶向党喝了一口茶,“现在大丫头正在气头上,你去找她,她反而要躲着你。等她以后碰到困难了,就知道回来找我们了。”

刘丽珍恨恨地道:“就算她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管她的事!她那么能耐,自己去办啊!”

叶向党摇了摇头,没接她的话。

他没说的是,现在叶婉清就已经不求着叶家了,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以后还有什么能求到叶家头上呢?叶家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