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4章(1/2)

第34章

“你怎么知道他会?”不等叶婉清反应,陈玉明又认真地说道,“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你都不喜欢听,但我还是想说……按照事情发展的一般规律,他……你的未婚夫,不可能比你更优秀。”

也不可能比他更优秀……

这是陈玉明未尽之言。

虽然陈玉明没有说出来,但叶婉清听出来了。

出于对陈玉明的了解,叶婉清知道他没有看不起戈渊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戈渊弱于他,不理解她的选择。

所以,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气急败坏地反唇相讥,反而让人觉得她对戈渊也没有信心,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但该说的还是要说,还要有风度地说!

“陈同学,我想你弄错了一点,虽然戈渊他没有选择和我们一样的路,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活得比我们差。”

“读书可以开智明理,但并不意味着不读书就丧失了一切希望。同样的,有的人也许在读书这条路上并不出色,但他们也能在其他方向发光发热!”

“现在有很多人依旧无法转变观念,觉得做生意是资本主义,是不务正业,但真的是吗?并不是!如今中央提倡改革开放,国内经济欣欣向荣,我相信以后只会越来越好。而我渊哥,他就是其中翘楚!”

不说以后,就说现在,叶婉清自从知道戈渊积攒了多少“老婆本”之后,对他的能力真是佩服得不行。

说戈渊差?那是不知道他情况的人才会那么想!

“万一呢?”陈玉明倔强反问,“万一他就是没出息,以后也跟你没有共同语言呢?”

叶婉清愣住。

万一?

万一这辈子戈渊达不到前世的高度,只是一个庸庸碌碌的普通人?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真有蝴蝶效应的话,谁知道蝴蝶一扇翅膀,会不会把戈渊总裁的光环给扇闪没了?

陈玉明见她沉默,连忙说道:“你也不得不承认有那种可能吧?”

“唔……”叶婉清点头,但她旋即就笑了,“首先,我对我家渊哥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如果真有那种可能的话……那我就养他一辈子好了,谁叫我就喜欢他呢。”

陈玉明:“……”

一番纠结之后大步走来,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的戈渊:“……”

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复杂。

他戈渊,顶天立地的一个大男人,竟然要被一个小娘们儿养了?想想真是……还挺不错的。

“我们走!”抓住叶婉清的手,戈渊冷眸扫了陈玉明一眼,“既然自诩读书人,那就要懂点礼义廉耻,不要追求有未婚夫的女性!”

“渊哥……”

“回家。”

“哦……”叶婉清看了看自己被大男人抓在掌心的手,笑着抿了抿唇,决定还是不说话了,免得让大男人丢了面子。

就算被人看到,那就被人看到吧。

……

叶婉清以为自家大男人受了“委屈”,肯定会找自己好好腻歪一番,最少也要多亲一二口。可是,他并没有。

回家之后,叶婉清吃过饭就进了书房,戈渊只拉着她,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稀薄的月色之下,他眼眸深沉,神情认真:“你只用安心读书,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我绝对不是没用的男人,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其他方面我也不会输给别的男人,你信我。”

“我信你!”叶婉清用力点头。

在这时候,她不用说别的,甚至不用宽慰他,只需要说出这三个字就行。她知道,男人有男人的骄傲,而她也要有她的体贴。

“好姑娘。”戈渊扬唇一笑,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低沉悦耳的声音像是清泉洗过她的耳朵,“信我。”

我一定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

也一定是那个愿意为你拼尽所有力气,比任何人都要爱重你的人。

因为,得到这个机会真的太不容易……

……

月色如水。

一阵风吹过,吹得树叶稀里哗啦地作响。

戈渊提着一瓶酒进了老钟的房间。

“喝两杯?”他伸手敲了敲桌子,把老钟从书本中挖出来。

老钟取下老花镜,斜睨了他一眼:“说吧,有什么事。”

说着,又打量了一点戈渊提进来的酒,鼻翼耸动,嗅了嗅:“这酒不错,看来你这次求我的事情肯定不简单,要不就是没打什么好主意。”

“……”戈渊一下被猜中心思,有些恼羞成怒,气哼哼的,“我还能打什么坏主意?你不是说要教我读书吗?哥……搁以前我肯定不答应,但看你一把年纪了,我就满足你这个心愿好了。”

“哦?”老钟老神在在地拿起酒,倒在自己的小酒杯里抿了一口,不说话,也不表态。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这是拜师的态度?”

戈渊:“……”

“喊爷爷。”

“爷爷。”

“乖孙子,你想学什么?”老钟笑眯眯地问。

“你看着教,反正……以后我是要做大事的人,说不定要跟那些读书人打交道,我不想让他们看不起,所以不能没有那什么共同语言。”

“哦……想跟读书人有共同语言,那是不打算跟我学考古了?”

戈渊摸了摸鼻子,没忍住小声嘀咕:“跟死物打交道有什么意思,总要先跟活人把关系弄牢靠吧?我才不想当盗墓贼,怕见鬼。”

“你以为考古就是盗墓贼?脑子进水!”老钟恨铁不成钢地横了他一眼,就知道他这次主动要求学习,目的不单纯。

还真就是为了那小丫头。

算了,看着自家孩子垂头丧气的样子他也不忍心,就这样吧。总而言之,这家伙答应读书就是好的,总比当个文盲好。

老钟叹了口气:“行吧!要把你培养成考古专业人士,总得让你把大字给认清了。你安排好时间,明天就跟着我学习,课程由我给你规划,你不得有任何异议。”

“行。”

“给我把酒倒上。”

“……行。”

“再叫一声爷爷给我下酒。”

“……”

“叫啊。”

“爷爷!”戈渊暗暗咬牙。

大丈夫能屈能伸,他不跟这坏老头计较!

“乖孙子。”老钟仰头大笑,拿起老花镜戴上,转眼就开始赶人了,“滚吧。”

戈渊:“……”

这人真的善变。

求着他读书的时候,还说学一天给他一颗金豆子。现在他主动想读书了,人让他滚……滚就滚!明天再滚回来就行,反正他学定了!

……

叶婉清刚在位置上坐下,就被姜丽丽给敲了敲桌子。

她一扭头,对上姜丽丽同情的目光。

“老古板叫你去办公室。”姜丽丽小声道,“我估计是为了你收情书的事,你小心点。”

老古板是班上学生送给班主任曾老师的“爱称”,因为曾老师整天板着一张脸,说话很严厉,看着非常地不好接触。

叶婉清:“……”

皱了皱眉,她起身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说起来当了这么多年老师,她现在……对被老师叫办公室开训这件事,还真觉得有那么点复杂。毕竟,以前她是作为骂人的那个,现在却是可怜兮兮的被训对象。

胡思乱想间,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叶婉清抬手轻轻叩响了门板。

“进来。”里面传来曾老师严肃的声音。

叶婉清推门进去:“曾老师,您找我。”

曾老师抬眸看她一眼,淡淡的:“知道我叫你过来什么事吗?”

“……不知道。”

“听说你最近收了不少情书?叶婉清,你还记得你来学校的第一天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吗?你说你感谢三中给你一个读书的机会,你会好好珍惜,结果呢?!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曾老师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两封情书,直接摔到了叶婉清面前:“自从你来之后,我们学校的风气就坏了,以前从没有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叶婉清没有理会被丢在地上的情书,抿了抿唇说道:“曾老师,如果您了解情况的话,那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回应过任何一封情书,每天只认真学习。”

“那你跟理科班的陈玉明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看到你跟他拉拉扯扯,纠缠着他?”

叶婉清皱起眉头。

牵扯到陈玉明,而他们……在别人眼中,可能也的确“拉拉扯扯”过那么一回,她不知道要怎么辩解这件事,只好避重就轻地解释自己和陈玉明没有关系。

“曾老师,我和陈玉明是曾经就某个问题进行过讨论,但我们并没有恋爱,我心里只有学习。”

曾老师:“你不是还跟人说你有未婚夫?”

“是的。”叶婉清大方点头,“所以,我更加没可能和陈玉明恋爱,这一点,您务必相信我,不要误解我和陈玉明。”

“……”曾老师深吸一口气,没好气地道,“陈玉明是理科班的尖子生,考上好大学的机会很好,他班主任对他宝贝得很,你懂不懂?王老师已经去跟校长告状了,说你不务正业在学校勾引男同学,你唯一能证明自己的就是你的成绩……如果这次月考你不能进入班级前二十名,叶婉清,你很有可能要被学校开除。”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