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5章(1/2)

第35章

时间进入五月份,枝头开始有蝉鸣聒噪,气温越来越高。

天气越热,从地下打上来的井水就越发的冰凉。

清水县在八百里洞庭范围内,这一片区域地下水非常充沛,水质又清又好,打上来的井水喝着都有一股甘甜的味道。

这时候的物资不丰富,但戈渊总有办法弄到各种新鲜的水果,丢在井水里冰一冰,吃着更舒服。

比如说清甜的黑桑葚,鲜嫩多汁的红桃子,还有咬一口下去特别香脆的李子,还有一切开就果香扑鼻的香瓜……叶婉清一直喜欢吃水果,学习的间隙吃上几块水果顺便放松一下眼睛,就当休息了。

院里蝉鸣不断,房间里叶婉清吃过用井水冰镇的香瓜,擦了擦手和唇,又沉浸在书中。

她坐在窗前的书桌上看书,戈渊就在院子里跟着老钟学习。只是,他总是忍不住偷瞄她一眼又一眼,等老钟气不过,直接一卷书砸他头上,他才会消停一点。

每当这时候,叶婉清就会抬眸朝他那方向看一眼,抿唇一笑。

这时候的五一还不是长假,也就一天假期。还算清闲的五一眨眼间就这么过去,第二天叶婉清就要迎来她的第一次月考。

……

叶婉清一大早被戈渊送到三中门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车,先跟她家大男人挥手再见,这才跟卫军、卫红一起走进校园。

一走到教学楼下,叶婉清就发现有不少人偷偷地看她,仿佛还在议论着什么。

走到教室里,有八卦的姜丽丽在,叶婉清才知道是什么情况。

原来易沅不知道怎么听说了她被曾老师下通牒的事,所以现在大家都在猜测她这一次考试成绩怎么样,会不会被赶出三中。

她转眸朝着易沅看去,易沅刚好也看着她,见她目光冰冷,她缩了缩脖子把头给转开了。

叶婉清:“……”

她怎么觉得易沅情绪有点不对?之前那么嚣张,现在这么低调,难道是在暗地里酝酿着什么暴风骤雨,想一举把她赶出三中?

叶婉清眼神沉了沉。

“婉清,你有没有把握呀?”姜丽丽有些着急,“曾老师说你要考到班级二十名以内,我……我成绩不好,经常是三十多名,想考差一点帮你都没有办法。”

“没关系的。”叶婉清宽慰地朝姜丽丽笑笑,眼神坚定,“结果没出来之前,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现在文科只考语数外和政史地六门,语数外她有把握,唯一担心的就是政史地因为记忆时间太短而复习不全面,导致丢分。

反正,尽人事听天命吧,事到临头着急也没有用。

叶婉清这么淡定,姜丽丽也跟着冷静下来,打了鸡血一般地狠狠一握拳头:“婉清,你这么努力,肯定会考好的!”

“你这么相信我?”

姜丽丽一张脸又垮了下来:“要……要是你考得不好,我们就一起去求求曾老师吧?我真的好舍不得你走哦……”

叶婉清:“……”

……

因为高三两个班要月考,高一年级放了一天假,把腾出来的教室给高三年级做考场。

高三的同学先把自己班上一半的课桌搬到走廊上,再把剩下的课桌相隔一个课桌的长度排列好,又把高一年级的两个教室如法炮制地布置出来,考场就算布置好了。

叶婉清被安排到一楼的高一班级考试,她也没所谓,反正在哪里考都是考。

不过,坐在她背后的考生居然是易沅……

这就让她有点警惕了!

上次她指着易沅的鼻子说她丑,三角眼吊梢眉地讽刺了一气,训人训得那么凶,这年纪的小姑娘都是很在意别人对自己容貌的评价,很记仇的吧?

看来,她要小心点!

叶婉清保持着高度警惕,靠前去卫生间都带着文具袋,不愿意在这上面被人动手脚。

易沅倒是一直很安静,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第一场考试是考的语文,有前世的基础在,加上突袭背了不少课文,叶婉清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只是,没有背到的知识点,那不知道就是真不知道了,只能靠瞎猜。

考试还算考得顺畅,可到了还剩下二十分钟的时候,叶婉清却发现自己的凳子脚被人踹动了。

一下又一下,她的思绪被打断,情不自禁地皱起眉头。

易沅?

她想做什么?

扭头不愉地瞪了易沅一眼,叶婉清低声警告:“别动!”

再动,她就不客气了!

可是易沅很显然没有放弃的意思,一下又一下锲而不舍地踢着她的凳子脚,还不时低声地喊她:“喂喂喂……”

这人就是欠教训!

叶婉清忍无可忍,垂眸盯着脚下,等在易沅再一次伸脚的时候,她一咬唇,动作迅速地踩在易沅的脚上,直接把易沅的脚给踩住了。

“啊!”

易沅吃疼地发出一声低叫,仿佛还“嘤嘤嘤”地哭了两声,叶婉清也没为难她,很快地松开脚,世界总算再一次安静下来。

二十分钟的时间很短,在叶婉清不停的查漏补缺中过去。

等到楼下的钟声被敲响,叶婉清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有没有写好姓名班级,确定一切没问题,直接站起身去讲台上交卷。

交完卷回课桌上,叶婉清收拾着文具和书包,就见易沅气冲冲地对上她。

“你踩我,好痛啊!”

叶婉清眼皮子都没抬:“你要是不来打扰我,我也不会那么做,你以为我踩你一脚不浪费时间?”

易沅更气了:“你知道什么?!我……我还不是怕你考不好,想让你抄一抄我答案来着!”说到最后,她脸都红了。

“……”叶婉清这就诧异了,“你又想玩什么鬼?”

脸红了,肯定是说谎紧张成这样的吧?在学校里说闲话是她,把曾老师提出的“考进班上前二十名”的要求告诉同学的人也是她,现在她说自己是好心?

不,肯定是骗人的。

“我能玩什么鬼?”易沅气愤问。

叶婉清:“故意告诉我错的答案,趁机把我赶出三中,为自己报仇?”

“……”易沅脸色黑黑的,“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吗?”

叶婉清观察她片刻,认真地点了点头:“像!”

易沅:“……”

嘴巴委屈地嘟起来,她眼里都浮上了薄薄的一层水雾,仿佛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叶婉清了,她气愤地“哼”了一声就抓起书包朝教室外冲去。

叶婉清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十七八岁的孩子熊起来是真熊,因为年纪大了破坏力也特别的大,要是有可能的话,她还真不愿意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要是人人都跟他们家渊哥一样可爱就好了,退一步,有卫军、卫红那么可爱也行啊!

……

考试一连考了三天。

除了在考场上的时间之外,叶婉清一切作息和之前没有两样。

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对别人来说不一定吃得消,可她精力旺盛,还能抗得下来。

想想前世的时候,她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起床去汽车站外占摊位,还要从白天摆摊到傍晚,晚上回家还要做饭做家务,根本没多少休息的时间。

那时候她也撑了过来,没道理坐在桌子前学习还坚持不下来。

只是,她觉得自己吃得消,家里人却都担心她。

戈渊听人说核桃吃了补脑子,还专门去弄了几斤核桃在家里放着。

这时候的核桃壳很硬,用门板夹还有可能把门崩掉一块油漆,和后世的纸皮核桃没得比。

想要吃到核桃里的肉得用锤子锤,石头砸,还得用巧劲,不然猛地一砸就把肉也给砸坏了。这样的话,要在一堆碎壳中找出核桃肉来真是不容易,吃到嘴里口感也不好。

一共五斤核桃,戈渊拿了差不多一斤练手,之后砸出来的核桃就能看了,虽然不是整颗整颗的核桃肉,但好歹碎得不多。

至于练手的那一斤核桃,被卫军、卫红和戈悦三个人给瓜分了,两个大的谦让小的,戈悦吃得最多。

戈渊还给了戈悦几颗大块的核桃肉放在她的小水桶里,让她去小伙伴面前炫耀,也好让她分一些给她的小弟们,算是奖励她最近特别乖,都没有很去闹叶婉清。

叶婉清每天被投喂得很好,只用专心读书就行。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最后一门考完,叶婉清迎着落日的余晖走到校门口跟卫家兄妹汇合,眼眸一扫,果然看到等到不远处的戈渊正朝她走来。

也是这时候,卫红才敢问一句:“姐,你这次考得怎么样?”

叶婉清进入不了班级前二十名就要被劝退的事情,在学校里暗暗传开,卫军和卫红也听说了。之前他们不好问,现在考试都考完了,他们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毕竟,还是担心的。

卫红这话一问出口,三双视线都紧张地看向叶婉清。

叶婉清莞尔一笑:“怎么,担心我呀?”

“是啊!”卫红拉着她的手撒娇,“姐,你告诉下我们嘛!不过,我觉得你肯定考得好,你看着就像是战场上百战百胜的将军,别提多淡定多威风了!”

“就你会形容。”叶婉清杏眸横了卫红一眼。

卫红“嘿嘿”直笑。

叶婉清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想了想说道:“我毕竟只学习了这么久,语数外我还有点把握,因为之前就学得不错。但政史地都是靠死记硬背的,时时刻刻要巩固记忆,我丢了这大半年的……也许成绩并不理想。”

卫红一听就担心了:“那怎么办啊?”

“回去吃饭。”戈渊淡淡开口,将叶婉清扶上车子,对她说话就轻柔了很多,“考完就别想那么多了,在车上休息一下,今天晚上也放松放松,总不能把自己逼得太急了。就算不如意也不怕,还有老钟呢。”

叶婉清笑得杏眸弯起:“我听你的。”

考完这一场月考,她也有一些倦怠,需要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时间,让自己好好调整一下。并且,就像是戈渊说的那样,有老钟在,只要她在学校里遵纪守规,谁能真把她赶出三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