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1章(1/2)

第41章

周嫂跑了?

叶婉清刚咬了一口西瓜在口里,差点没呛到,小心吞下去之后才看向急匆匆跑来的曾丽:“怎么回事?你先喘口气,慢慢说。”

曾丽满脸着急,看样子快哭出来了:“我在后厨准备晚上的蒸菜,做着做着有事喊周嫂搭把手,没想到她竟然不在店子里了!我出来一看,觉得不对劲,然后就发现收银台抽屉里的钱都被拿走了,周嫂放在店里的东西也都不见了!呜呜……”

丢了几百上千块钱,这是一个多大的责任,如果要赔偿的话会给家里带来多大的困难,曾丽不敢想,说着说着就脸面泪痕,双腿发软。

“怎么会这样?”戈渊皱眉站起身,黑眸凌冽,“我去周嫂家里看看!”

卫红和卫军两人也着急起来:“那店子里怎么办?”

王胖子妈听到动静也从厨房里跑出来,一拍大腿就急了:“这可怎么办啊,都怪我,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周嫂是个不好的?!”

说起来周嫂那人老实巴交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胆子。

“先冷静!”叶婉清开口。

她一出声,大家都安静下来,听着看她有什么章程。

因为要准备高考,叶婉清最近一两月都没怎么去店子里,只每周让卫红和卫军两兄妹去监督监督,一方面是让员工别动什么不应该的心思,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一下卫红和卫军。

店子里有三个员工,王胖子妈算是店长,平时负责收银卖卤菜,也是跟叶婉清合作最久,最让她信任的人。

曾丽是梅花婶的小女儿,有一手好厨艺,叶婉清把她教出来之后就让她管着后厨。至于周嫂,因为手脚麻利,平时就负责日常的清洁卫生。

按道理说周嫂是接触不了店子里的钱款的,可今天叶婉清高考结束,大家都想着在家里好好吃一顿,又不想让她劳累,所以就让王胖子妈提前下班回来准备一桌菜,后厨的曾丽又不方便管着收银,这不……就让周嫂给钻到空子了。

叶婉清道:“大家不要紧张,店里的营业额我们是每晚都收了的,就算周嫂卷款逃走了,也就顶多今天一天的营业额而已,损失还没那么大,不到伤筋动骨的程度。”

“曾丽你和王胖子妈先回店子里,既然晚上的蒸菜已经准备好了,那就把今天晚上的营业做好。卫军和卫红……你们也去搭把手,就帮着上个菜,洗个碗,打扫一下卫生。”

“今晚关门后,王胖子妈记得在店门口挂一块牌子,就说明天歇业,也让大家都休息一天。”

“渊哥,麻烦你去看看周嫂那边什么情况,如果他们一家都跑了,就先去公安局报案,然后打听一下周嫂家最近发生了什么情况,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

一一把事情安排下去,叶婉清温温和和地笑着道:“我今天才考完,其实人也挺疲劳的,要不就明天大家休息的时候再好好庆祝吧。我现在就想好好洗个澡,去睡一觉。”

这时候她是最重要的照顾对象,当然是她说什么大家都应什么。

戈渊眼神沉沉,立刻点头:“你好好休息,别的事情不用操心了,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

刘丽秀也连忙开口:“我这就去厨房烧水。”

卫红和卫军也站起来,卫红道:“我们现在就跟着王胖子妈去店里帮忙。”

其他人也都动了起来。

“那就拜托你们啦。”叶婉清眉眼含笑,一点也不急躁地点了点头。

见她这一副平静的样子,大家心里的紧张倏然间散去,又恢复了一片轻松,说话行动之间恍然觉得周嫂卷款潜逃这件事也不算什么事了。

只是,只要一想到今天的营业额也有四五百的时候,心脏还是会疼一下……损失虽然不伤筋动骨,可也不小啊!

四五百块,这时候能做多少用!

……

叶婉清没说假话,她的确是很疲劳。

从到三中读书以来,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直拼命地学习学习。发现自己的政史地成绩极烂之后,更是把每天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压缩到了四个小时。

一天还行,一周也行,可要坚持两个多月将近三个月,这真的需要非人的意志力。

好在叶婉清因为从小就干活不少,身体基础还算不错,精力比一般人要旺盛。加上还有戈渊一直照顾着,让她往学校来回的路上都能补半个多小时的眠,每天能多睡一个多小时,她才算坚持了下来。

不过考试没结束之前,她每天都能绷紧一根弦,一旦考完了整个人松懈下来,那疲倦就像是积攒了一冬的雨水,铺天盖地般朝她席卷而来,绵绵不绝。

对她来说损失几百块的确不算大事,她只为周嫂的背叛可惜了一下,但也不会因此而烦扰太久……想多了,影响睡眠,那才不划算呢。

洗完澡躺在床上,叶婉清很快就沉入梦乡。

月色如水,拂去夏夜的一些闷热。

丝丝缠缠的风从窗户吹进房中,让房间里的温度一点点降低。

床尾还有电风扇徐徐吹着,梳妆台的粗瓷花瓶里插着一束新鲜的野花,淡淡的花香味盈满房间,让叶婉清睡梦中都扬开浅淡而惬意的笑意。

戈渊办完事回来,站在窗外看到的就是她睡得眉目沉静的模样,心里那乱糟糟的怒火顿时被压住,忍不住低头一笑。

怕人着凉,他走进房间,捡起被踢到床尾的薄毯给叶婉清搭在腰腹间。看着她恬静娇美的睡颜,又没忍住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一口又觉得不够,他的唇缓缓朝下移动,直到吻上她的唇。

温热甜美,就像是含着一口蜜糖……

这一阵为了不打扰人学习,他可很久没有争取自己的福利了,此刻偷偷摸摸地亲着,还真的有些心焦难耐。

正迷醉着,突然的一声苍老的咳嗽响起。

戈渊猛地一惊,起身朝窗外看去,老钟恨铁不成钢地拿烟点了点他:“还不滚出来,你想干什么?!”

“……”

没办法,戈渊觉得他要是不走,老钟看样子也打算扎根站在窗外了。

心里的邪火冲得他脑子一抽,挡住老钟的视线,低下头又狠狠亲了自家小娘们儿一口,这才在老钟警告的目光中走出叶婉清的房间。

出了门,他还振振有词:“我们都快结婚了,提前亲两口算什么?这是在家里,又没人看到!”

老钟气得一巴掌拍上他的背:“你就不能收敛点?小心把人家姑娘弄害臊了,不嫁给你了!”

“她这么喜欢我,才不会。”

“就你脸皮厚。”

“还不是你教的……”

“混账小子,你说啥?”

“我说……”

一老一小斗着嘴走远,躺在床上的叶婉清翻了个身朝床里睡着,突然睫毛颤了颤,唇角上扬起甜蜜的弧度。

她家的大男人,居然还会偷偷摸摸这套,真是长进了。

之前就打算今晚好好奖励他的,结果被周嫂那事一打岔给忘记了,这次偷吻……嗯,就当是他那么乖那么好的奖励福利吧。

……

翌日。

没有闹钟扰人清梦,一觉睡到上午十点,叶婉清才迷蒙地睁开双眼。

床边的电风扇吹了一整夜,窗外的日头却已经老高。树叶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微光,明晃晃的日光从窗外照进来,在地上打下一片格子状的花纹。

完蛋!

猛地从床上起来,她一看时间都过十点了,立刻就着急了。

飞快地洗漱好,又从铝饭盒里拿了两块饼干当早点,冲出房间她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哦……她考完了,不用去学校了。

心情突然就放松下来,像是卸掉了上百斤的重担,叶婉清愉快地咬了一口饼干,眯起眼睛看向天空。

“婉清,你起来了?”王胖子妈走进院子,一看她这模样就笑了,“我就说这时候你怎么也该起来了,想吃点什么,米粉还是面?”

叶婉清扬起笑,也没客套:“吃个米粉吧,好久没吃了。”

清水县这边的米粉可是一绝。

后世的米粉多半是用机器做的,这时候还没有那技术,所以都是人工一张张米粉皮子做出来,然后买回家用到切了再下水煮好的。

机器做出来的米粉厚薄均匀,每一根都有两毫米左右的厚度,宽度也都是恒定的,差不多是半厘米左右。

而人工做出来的米粉是一整张,并且厚薄不太均匀,薄的地方煮好之后犹如湿水的纸张极为透明,厚一点的地方耐煮一些,也没有机器米粉那么结实。

按道理来说,机器做的米粉厚薄均匀应该更好吃才对,可叶婉清偏偏就喜欢吃手工做出来的米粉。

买回来的米粉用到切成一厘米左右的宽度,在水里煮一下,等到水沸就捞出来放在碗里,浇上汤水和码子,拌一拌匀就特别好吃,薄薄的米粉比机器米粉要入味得多。

想到这里,叶婉清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王胖子妈对小院子的厨房可谓是熟门熟路,她走到灶台前,三两下就把水烧开,把切好的米粉往里面一下等着水沸。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