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5章(1/2)

第55章

一看到戈渊手中那粉红色的信纸,叶婉清顿时有种被雷劈的感觉。

主要是……

原本自家大男人也不是什么有文艺细胞的人,这一封情书还被他念得跟挥师北上的誓词一般充满了杀气和煞气,这味道……就像是炝炒朝天椒,那叫一个刺激。

怎么就有这么一条漏网之鱼呢?

叶婉清吞了吞口水:“渊哥……”

戈渊黑眸睨过来,抖了抖手上的信纸:“这是什么玩意儿?”

叶婉清:“渊哥,我发现你比小月亮厉害多了,你所有字都认识啊!”

“……”戈悦嘟起小嘴巴,不服气。

戈渊也不服气。

他又抖了抖手里的信纸:“这是什么东西,你好好跟我说一说,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哇,渊哥你好厉害,居然会六个字的成语!”

“……”戈渊冷哼一声。

扯住叶婉清的手,他直接将人往房间里拉。

“我灶上还煮着东西呢。”

“吃的东西还是我重要?”戈渊不满反问。

叶婉清:“……”

算了,男人吃起醋来比女人还可怕,她好好哄哄人吧。

不就是一封情书吗?又不是解释不清楚。

只可惜,戈渊要的根本不是解释。

房门一关上,男人高大的身躯就如大山一般压过来,死死将她锁定,将她的身体限制在一方狭小的空间中。

她一仰头就被吻住,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躲都没有地方可躲。

叶婉清有些吃疼,伸手推向男人的胸膛,可他却像是一面墙一般纹丝不动。男女之间的力气差距绝对不止说说而已,更何况戈渊本来就是粗野的性子,力气真是大得跟牛一样。

感觉到她小小的抗拒,他反倒更加凶狠了起来。

不满足于一个简简单单的吻,他大手掐住了她的腰,一把将她拉入怀中。

这个拥抱紧紧的,仿佛要将她嵌入他的身体之中,再不让她逃走。

什么叫铜墙铁壁、插翅难飞,这就是!叶婉清欲哭无泪,简直拿这个又蛮又野的家伙没有一点办法。

打是打不过的,骂吧……估计这个家伙脸皮厚得很,肯定也是骂不过的。最主要的是,她现在根本张不开唇,骂也骂不出声儿来……根本无计可施。

叶婉清眨了眨眼睛,只能无奈妥协。她没有再加大力气抗拒,反而轻轻抱住男人精悍的腰,温柔地在他背上拍了拍,安抚着他此刻心里的郁闷。

果然,仿佛感觉到她的柔顺,男人的蛮力也慢慢变小,没再那么没轻没重了。

“呼,呼呼……”

一吻过后,叶婉清靠在门板上轻轻喘着气,一张白皙的俏脸绯红一片,干净黑亮的杏眸染上一层水雾,看着妩媚又惑人。

仿佛一根轻羽落在戈渊心头,他又欺身下来,在她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顺便低声威胁道:“再有下次,我一定不放过你。”

死男人!

“那就别放过我啊。”叶婉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才不怕。

又不是没有结婚,她又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和物资准备,是这男人自己非要清心寡欲的,怪谁呢?

用这个来威胁她,难道她还怕了不成?

戈渊:“你……”

“对,我就是不矜持,有本事你别动我!”叶婉清低头看了看,伸手碰了碰自己腰部,低低抽了一口气。

疼啊!

就算隔着一层衣服,她也感觉得到自己腰上那一片肌肤被某人粗鲁地给掐红了,当即便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你就不会轻点儿?”

会!

戈渊扬开得意的笑,打算直接用行动表示:“我这次轻点儿。”

不仅轻,他还亲。

他大型犬一般在叶婉清脖颈处嗅了嗅,隔着衣服在她肩头咬一口,还用眼睛睨着她,眼中是明晃晃的笑意,灼人得很。

“轻吧?”

这人真会撩,功力深厚。叶婉清脸蛋更红了,猛地推开他:“你流氓啊。”

“你喜欢啊?”戈渊斜斜勾唇,说的话可不正经。

叶婉清:“……”

“这会儿先放过你,以后多补偿我……嗯?”

叶婉清:“……”

“行不行?”

“行行行!”

“三次。”

“你想累死我呀?”叶婉清瞪他,“最多一次。”

“亲爱的:最近天气炎热,希自珍慰……”

叶婉清脑袋都快炸掉了:“停停停,两次!两次!”

“成交!”

戈渊得意一笑,从裤兜中拿出那封情书,三下两下就扯得稀碎。

虽然这玩意儿让他借机多争取到了一次福利,但他一点也不感激!

看来之前的准备不够,就算叶婉清的室友认识他,会在外面说明叶婉清的已婚身份也没有用。有些人,就是该用拳头告诉他们做人的道理!

他还得再去湘南大学刷刷存在感,让那些小白鸡不敢再惦记他家小娘们儿!

……

两三天戈渊都没再提起情书的事情,叶婉清以为他已经忘记了,不由得放宽了心。

同时,她对那些邀请她的男生更加没有好脸色了。

如果有人当面递情书给她,她一定会言辞拒绝,并且还会说上一声“我觉得,作为一个有素质的大学生,插足别人的家庭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

这话有点重,可态度鲜明,也的确又给她省去不少麻烦。

由此她得出一个结论:不是人人都很识趣,对待这些不识趣的人就应该下猛药,不用顾及他们的面子。

直到……

某人买回来好几件花衬衣,好几条喇叭牛仔裤,跃跃欲试地想戴上琥珀色到黑色渐变的蛤一蟆一镜,还说要请她班上所有人吃饭。

叶婉清:“……”

“你觉得不行?”戈渊放下衣服,神情委屈,“你是不是觉得我拿不出手?”

“……不是。”叶婉清摇头,“但是,我们班上那些人我还有很多不熟悉,没有怎么打过交道的,没必要请人吃饭吧?”

戈渊:“……”

“你想想,我们班上还有不少男生给我写过情书,你干嘛花钱请那些情敌吃饭啊?这么一想,你是不是觉得特别不爽?”

“好像是。”

“那就这样,我们不请了。”叶婉清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她还真不想那么出名……请班上所有同学吃饭这么土豪高调的事情,真不是她能干出来的。再说,关系没到那份上,她也不想花冤枉钱。

“真不请?”

戈渊皱眉,显然还没死心。

叶婉清提议:“其实我也觉得一直被人表白很烦,要不最近让钟老去接送小月亮,你骑车带我行不行?你多去我学校几次,别人就会知难而退了。”

“这个行!”戈渊又兴致勃勃地问,“那你觉得我要不要穿喇叭裤?”

“不用!”

叶婉清把自家大男人买回来的花衬衣和喇叭裤都收了起来,打算到时候送给猴子他们。

作为一个数学老师,这时候的戈渊在她看来简直就是染头发、打耳孔,喜欢穿奇装异服来标榜个性的叛逆少年……虽然有点可爱,但审美她接受不了啊。

还是简单清爽的白衬衣和黑裤子让她喜欢……嗯!

……

叶婉清原本只是无奈之下提议让戈渊接送,没想到的是,效果竟然非常好。

她发现说一万次自己已经已婚,不如带着自家男人在学校里逛一圈。

那些文质彬彬的男生看到英武帅气的戈渊之后,发现他看着特别凶狠,不像是好惹的人,立刻就在心里掂量起来惹到人的后果,勇气很快就消失了大半。

叶婉清收到的情书数量顿时暴跌,让她轻松了好一阵。

戈渊日日准时到湘南大学接送叶婉清,也和赵灵仙几个越来越熟悉,林可佳生日也打算请上戈渊,算是感谢叶婉清之前请的那一顿。

叶婉清觉得戈渊一定不会拒绝这个刷存在感的机会,便答应了下来。

“今天晚上六点,时间没问题吧?”林可佳问。

“没问题的。”叶婉清笑,“反正他会过来接我,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吃饭就好了。”

赵灵仙好奇问道:“对了,婉清,我还没问过你爱人是做什么的呢?他每天都来送你接你的,不用上班,不用工作吗?”

“他是做个体户的,目前自己做点小生意。”对此,叶婉清没有讳言。

现在很多人看不上个体户,觉得做这些很不体面,可叶婉清不觉得。而她自己也开店摆摊,虽然读着书,也可以说是个体户。

赵灵仙立刻就有点惋惜:“个体户啊?婉清,我觉得你不应该那么早结婚,怎么着也要等大学毕业之后再找一个更好的。当然,我不是说你爱人配不上你啊,我就是觉得……哎,怎么说呢,就是可惜。”

大学毕业之后选择更多,到时候男方的家世和条件都可以挑一挑。

像是现在,一个小小的个体户能给叶婉清什么?

赵灵仙出身很好,眼光也高,因为对叶婉清的认同,便觉得她也应该要挑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对象。

林可佳则关心地问:“婉清,你和你爱人是自由恋爱的吗?不是被逼的吧?”

叶婉清笑了笑,虽然不认同赵灵仙的话,但也没有因此生气。

她知道赵灵仙没有恶意,就是太直肠子。

“我觉得我爱人挺好的,虽然他现在只是个体户,但国家提倡经济开放,以后政策只有越来越好的,个体户大有所为。再说了,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学经济的都看不上个体户,经济还能发展起来吗?”

她又说道:“我和我爱人是自由恋爱的,我们感情很好。”

看着叶婉清脸上幸福的笑容不似作伪,林可佳温婉一笑:“那就好,你们会幸福的。我觉得你爱人挺不错,对你很在意,很宠着你。”

赵灵仙翻了个白眼,倒是也没有说什么了。

她虽然说话直接,但也不是不识趣。

并且,其实戈渊长得挺不赖,高高大大的,英武挺拔的,跟叶婉清站在一起也很是般配……个体户就个体户吧,以后要是叶婉清过得不好,她就让家里多照顾照顾呗。

三个人说着话,周蓉一直没有出声。

她细心地用铁勺子刨着苹果肉,将绒绒的果肉喂到周甜的嘴里。

周甜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乖巧地吃着苹果,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刚才的对话。不过,见叶婉清看向她,小姑娘立刻抿着嘴小小的笑了一下,看起来很可爱。

……

林可佳的生日请了戈渊,也请了赵灵仙的对象许绪。

几人晚上六点在校门口汇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