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0章(1/2)

第60章

周蓉当初一连生了三个女孩都被刘家人给在月子里就抱走了,好不容易生下一个男孩,也就是刘小宝,刘家才准她留下刘小宝的妹妹周甜。

只是,周甜留是留下了,当初还在月子里的周蓉却被这所谓的婆家给赶出门,说要休了她。

刘家简直是不顾她们娘俩的死活,冷漠无情到了极点。

就这样一家猪狗不如的人,还好意思在这里哭嚎?有什么资格?!

叶婉清觉得,这种人下地狱都得去十八层!

刘家老妇人一通胡搅蛮缠,听得叶婉清头都大了,越发不耐烦。

她向来不算什么脾气好的人,对自己人当然是宽和的,吃点小亏也没事,对厌恶的人则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反正已经知道了刘家人找来这边的目的,再这样说下去,怕是说到晚上都没用,叶婉清也懒得费心思跟人争辩。

在家的只有卫军和老钟两个男人,而一个年级太小,一个年级太大,都不好动武,叶婉清便想请外援。

她性情好,人缘不错,打开院门就直接去邻居家请了两三个在家的男人,把刘家老妇人和看着木讷老实还一脸着急的刘卓良给丢出门。

轮到刘小宝的时候,叶婉清想了想,也让人把刘小宝给送了出去。

把人都丢出院门了,虽然刘家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外面就继续哭嚎起来,看起来是不打算挪窝了,但起码院子里总算是没那么糟心了。

叶婉清舒了一口气。

院门再次一关上,周蓉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脱力地坐在椅子上,泪水汩汩涌出,很快打湿了脸颊。

她捂住脸,羞愧地对叶婉清道歉:“婉清,对不住……”

如果不是因为她,小月亮的生日宴会怎么也不会弄成这样……都是她,都是因为她才会闹成这个样子。败了大家的兴致,还给叶婉清惹来了麻烦。

她以为来上大学了,以后的日子就会好的,没想到还挣脱不了曾经的噩梦。

就像是一个人在沙漠行走到快渴死了,终于发现了一个绿洲可以救赎自己,可那条伤害了她无数次的蛇突然再一次从沙子中窜出,咬了她一口,让她再也没有力气前进……

希望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

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从心里,周蓉对前婆家生出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怨恨,恨不得和他们一起死了好了!

也许当时她就不应该考什么大学,她应该买一包耗子药放在饭里,把前夫那猪狗不如的一家毒死,自己也懒得再活了……

就在周蓉心里一片灰暗的时候,突然有人敲了敲她的手臂。

她擦去泪水一看,戈悦正眨巴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她,手里拿着一块干净的、打湿了水的帕子。

“甜甜妈妈你擦擦脸吧,不要哭啦。”戈悦想了想,还很认真地建议,“你应该要跟我学打架的,这样的话,就不怕被人欺负了哦。”

童言童语让人暖心无比。

“谢谢。”

周蓉接过戈悦手里的帕子擦了擦脸,发现自家周甜正牵着戈悦的衣角,一脸惶恐害怕地看着她,大眼睛里也含着泪,却不敢哭。

再周围,叶婉清和赵灵仙等人都担忧地看着她,眼睛里都是关心和同情,却一点也没有嫌弃和轻视,看着一点也没介意她带来的麻烦,只担心她现在好不好。

周蓉心情陡然轻松了不少,泪水又涌了出来。

只是,刚才心里的死意都消了。

“谢谢,谢谢……”她再一次哽咽道。

……

周蓉好歹是一个成年人,又经历这么多事情,情绪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她洗过一把脸,脸上的悲戚变成了平静。

“周蓉,你有什么打算吗?”叶婉清在周蓉身边坐下,关切地看着她,“你也不要觉得这是天大的事,虽然麻烦是麻烦了点,但这么多人给你想着办法,总能找到对策的。当然,关键是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只有当事人拿出一个主意,他们这些帮忙的人才能对应行动,不然反倒怕好心办坏事。

赵灵仙拍着胸脯开口:“我家在上海那边还算有几分面子,这边……好吧,没太有面子,但人情关系嘛,找找就有了的!对付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也用不上什么大人物。”

她想了想又道:“许绪家里好像有亲人在这边当官,应该能帮上忙的。今天他干了坏事,让他将功补过好了!”

叶婉清白了她一眼:“你刚才把许绪给气走了,现在又想着让人给你办事了?”

“嘻嘻……”赵灵仙大大咧咧一笑,满脸都是恋爱的小甜蜜,“他才不会跟我计较呢!他对我好,肯定会答应的啊。”

叶婉清摇了摇头。

而周蓉在一番思考之后,也终于开口:“我没有别的期望,就希望刘家不要再来打扰我,我……就想和刘家断得干干净净的,此生不要再来往最好。”

“小宝呢?”叶婉清问。

周蓉狠了狠心:“如果小宝能要到我身边来,我自然是吃糠咽菜也要把小宝养出来。但我知道刘家绝对不肯放走小宝,他们只是想让小宝在我这里生活,生怕便宜了甜甜而已。所以……小宝我不强留,我只要甜甜跟在我身边就行。”

刘家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赶走周蓉之后刘卓良又娶了一个妻子,可刘家家风不好,谁愿意把好闺女嫁给他们家?

那个嫁给刘卓良的女人是一个年轻的寡妇,死了男人之后两三年一直没再嫁,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看中了刘卓良。

那寡妇年轻倒是年轻,能生也能生,进门不久就怀上了孩子,可这一胎生出来也是女孩,刘家周甜这一辈的男丁还是只有小宝一个。

想也知道要是带走小宝,刘家绝对会不依不饶。

林可佳犹豫片刻,说道:“如果你不把小宝要到身边,他跟在后娘身边讨生活,怕是也不容易。”

虽然说有刘家老太太护着,一个男孙不至于吃不饱、暖不穿,可养孩子也不止这样。刘家那样的人家,能把小宝给教好吗?

这事,周蓉何尝不知道?

但她也没有办法,她不敢那么贪心。

这事还是要从根源上解决,不然一直纠缠着,周蓉的日子也过不安生。

叶婉清让周蓉把刘家的那些事情再说一遍,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一群人围着给周蓉想办法,众人拾柴火焰高,倒是也想出了不少好主意。

“我觉得这样……”顿了顿,叶婉清说道,“这一次先把刘家的人给打发走,暑假的时候去刘家那边把事情给彻底解决了,让他们再不敢闹事。”

这主意大家都同意。

不说别的,就说刘家把三个不到一月的女孩子卖了或者杀害这事,闹出来就足以让刘家判刑。要是刘家不依不饶,把这事捅出来,刘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周蓉还是面带忧色:“我们这一次怎么把人给弄走?他们不是那么好打发的,除非……”

除非给钱。

但周蓉绝对不可能给钱,给他们一把老一鼠一药还差不多!

一群人在院子里商量着,刘家老太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好的精力和嗓子,竟然一直在外面骂街哭嚎不止。

突然的,外面的哭嚎声停了,院子里的人还诧异了。

“怎么回事?”赵灵仙站起身。

叶婉清:“我去看看。”

不用她看,院门被拍响,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婉清,我回来了。”

叶婉清一怔,脸上瞬间带上愉悦笑容。

是戈渊!

自家大男人回来了,也难怪外面撒泼的人不敢哭嚎了。

叶婉清打开反锁的院门,戈渊英气的眉头锁着,沉沉黑眸中带着几分不愉:“外面的人是什么来历?”

“你揍人了?”叶婉清问。

“唔……”戈渊摸了摸鼻子,“太聒噪,我把人丢远了点。”

“是我室友的……”叶婉清忍俊不禁,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了。

戈渊抬眸看了周蓉的方向一眼,跟一群人打了招呼这才进房间去。

男主人回家了,赵灵仙等人有些不自在,想告辞,叶婉清留住了他们。

下午闹得有些不愉快,晚上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又一起分吃了叶婉清特意做出来的、稍显得简陋的生日蛋糕,气氛再一次活跃起来。

吃过晚饭,这一次赵灵仙等人要告辞,叶婉清就没再留。

不过,她把人送到村口的时候,拉着周蓉把摊子上要请员工的事情给说了,让她考虑考虑。

周蓉没有什么要考虑的,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只不过叶婉清说要一个月给她三十块,她不要,她只要每月十元的工资就行。

周蓉也有自己的道理。

“婉清,我知道你是想照顾我,但我这么大的人了,也不可能不懂事。现在正式工一月也才二三十的工资呢,我就没课的时候去帮帮忙而已,哪里值当拿满工资?我要真拿了,我心里会不安的。”

按照周蓉的想法,她是连十块钱的工资都不想要的,叶婉清帮了她这么多忙,她白给叶婉清干活都开心。

只是她现在不仅自己一个人生活,还带着周甜,学校里发的补贴只勉强够她们两个人生活。

她看着戈悦穿着漂亮衣服,玩着新奇的玩具,也想给周甜置办上一些。周甜倒是乖,不哭不闹的,可就是太乖了,她也心疼孩子。

哪怕不用质量那么好的,不买那么多,她总想让自己的孩子也过得稍微好一点。存点钱,以后也能让周甜上学。

所以,她才厚颜要了这十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