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4章(1/2)

第64章

拉拉扯扯一阵,叶婉清抵不过男人的力气,始终没能得逞。

戈渊笑得极为得意肆意,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趁人不注意还在她脑门儿上狠狠亲了一口:“别乱来,这是外面呢!等没人了,你想要多少次,老子都满足你。”

叶婉清:“……”

幸好这话他还知道压低声音,不然她一定要收拾他的!

戈渊跳下车之后,副驾驶上的花衬衣也收拾好东西,跳下车绕过车头走过来,跟叶婉清打了个招呼:“嫂子好。”

“……”叶婉清立刻换了一副表情,笑盈盈地问道,“是不是饿了,渴了,快进来休息会儿。我先去煎姜盐茶,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吃饭。”

花衬衣也没有客气,大声应了:“行。”

……

这时候跑长途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白天要开车,晚上为了要赶时间去下一个落脚点,免不得也会有赶夜路的时候,对人的精神和体力是一个绝大的考验。

更别说,还会碰到意外情况。

花衬衣喝了几杯啤酒,话匣子就渐渐的打开了:“嫂子你不知道,我们这次差点赔得裤衩都不剩下!如果不是渊哥机警的话,我们的货就被人给偷了!你看我身上……这就是被那些王八蛋弄伤的!”

花衬衣把袖子撸起来,他粗壮的小手臂上面有两道还没有愈合的疤痕,看着像是被刀子砍伤的,看着有些吓人。

“怎么回事?”叶婉清手一抖,筷子上夹着的菜又掉了回去。

戈渊眼眸沉了沉,桌子下狠狠踢了花衬衣一脚。

可花衬衣又困又倦还喝了酒,脑子早就不太清醒了:“渊哥,你踹我干什么?”

戈渊:“……”

这次不止叶婉清瞪他,就连老钟都“嘭”一下把酒杯砸桌子上,一脸严肃,俨然要是戈渊还不让花衬衣说的话,他就要严刑逼供的模样。

花衬衣才不知道自家老大的内心纠结,又喝了一口酒,断断续续把事情给说了。

原来这一次他们两人跑货,一开始是很顺利的,因为车上没有东西,开车的又是两个结实的汉子,所以一般没什么人打他们的主意。

但回来的路上,因为货车上塞得满满的,就被人给盯上了。

他们有天傍晚路过一个村庄,在一户人家借宿的时候,村子里那一群无法无天的二流子就打起了他们车上的货的主意。

不过戈渊和花衬衣向来谨慎,并没有两个人一起睡觉,而是两人分上半夜和下半夜这样轮流守夜。

所以那些二流子过来偷东西的时候,半躺在后排的花衬衣一下就发现了,一边跟人打起来,一边大声呼喊,通知房间里睡觉的戈渊。

戈渊一跃而起跑到车边,抓住一个二流子狠揍了几拳,那些人一下就慌了。

偷东西这方的二流子人虽然多,可戈渊身高一米八八,看着就一身腱子肉,眼神也极为冷厉,打起架来更是又凶又狠……那些身材矮瘦的二流子,五个打戈渊一个都不是对手。

像戈渊和花衬衣这样“身经百战”的人,打退几个二流子不成问题,伤都不会有,可没料那些二流子竟然是一群阴险的,还带着刀藏在草垛中。

没有防备,戈渊和花衬衣两人都中招了,身上这才留了疤痕。

“下次我们车上也得放点防身的‘工具’才行。”花衬衣心有余悸,“要是那些二流子再狠一点,我和渊哥怕是就没有命回来……嗷!”

话没有说完,花衬衣就一声大吼,捂着自己的脚跳了起来,酒都醒了大半。

“渊哥,你又踩我!”

“活该!”戈渊眼神沉沉的,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再给我乱说话,我就不止踩你一脚这么简单了!”

“还要收拾我啊?”

“再说一句,你就给我滚回清水县,老子不带你了!”

“……”花衬衣一下就消停了,做了一个给嘴巴缝上拉链的动作,大口大口吃起饭来。

叶婉清杏眸淡淡瞟了戈渊一眼:“呵……”

戈渊:“……”

身上汗毛倒竖,他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危险。

……

吃过饭,花衬衣要走,叶婉清没让。

她打算带着戈渊去村口的赤脚大夫那边处理一下伤口,花衬衣身上也有伤,一起去看看比较好,怎么说也是戈渊的兄弟。

这时候天气不算热了,但也怕伤口发炎感染什么的,叶婉清一想到戈渊身上的伤口就心里难受,自然不肯让他拖着。

去了大夫那边,戈渊把身上的衣服一脱,叶婉清才知道他除了手臂上有一道伤口之外,左肩背后肩胛骨那一块也被砍了一刀。

左肩的刀口还有点深,并且因为处理不算好,已经有些发炎了。

看着那狰狞的刀口,翻开的皮肉,有些化脓的伤口,叶婉清死咬着唇,脸色很难看。

强忍着,她眼泪才没有涌出来。

她知道跑车会很辛苦,也没想到这竟然是拿命去搏的。

戈渊心虚地瞥了她一眼,有点庆幸她没有当着花衬衣和大夫的面训他,可是看着她那副沉默中带着几分难过的表情,他心里更不好受。

拉住叶婉清的手,他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仿佛像是一只在讨好主人的大型犬,只求她能多看他一眼,不要生气。

叶婉清打掉他的手,他又锲而不舍地拉住她。

来来回回几次,叶婉清懒得关他了,就让他这么抓着手。

戈渊终于得逞,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两人之间的小动作自然没能瞒过大夫和花衬衣,两人被喂了一嘴狗粮,只觉得有些牙酸。但妻子担心丈夫,这也没啥说的。

缝了几针处理好了伤口,大夫又交代:“伤口最好不要碰水,每个三天过来换一次药……伤口也不算深,大约大半月就能好了。不过要注意着别剧烈活动,不然伤口就会崩开了。”

“行。”叶婉清点头,“我一定会提醒他的。大夫,饮食上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别吃发物,别吃太辛辣的东西就行。”

叶婉清微笑着点头:“好的,谢谢大夫。”

从大夫家里一出来,叶婉清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她甩开戈渊的手,大步朝着家里走去,戈渊快步追上她,又被她给甩开了手。

男人还是要面子的,戈渊没有再冲过去。他就像是一只被丢弃的大狗狗,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女人远走的方向,又不敢马上追过去。

“渊哥,我……咳咳,那个,我去找猴子了。让猴子带着人过来车子这边守一晚,咱们都好好休息一下。对了,你晚上注意着点儿。”

花衬衣临走之前冲戈渊眨了眨眼睛,那表情有些幸灾乐祸,戈渊虽然是面无表情,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打鼓。

自家小娘们儿气鼓鼓的,一看就很难消气,他觉得他想了大半月的深夜福利……可能,大概,也许会没有了……

这真是一个让人绝望的事情。

……

回到家,戈渊绝望地发现还有更绝望的事。

别说享受一下深夜福利了,他竟然连房门都进不去……

已经夜里九点钟,老钟在自己房间看书,戈悦早就睡了过去,只剩下他在自己房门外罚站,拿房间里的小娘们儿没有一点办法。

他求饶还不能很大声,不想被老钟或者戈悦听到,不然,他不要面子的吗?

“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老婆……让我进去吧?”

“婉清,你让我进去……我不上床,你让我打地铺就行,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为什么生气告诉我好不好,我一定不惹你了。”

“老婆,我伤口好疼,好想休息……”

这次,门一下就开了。

戈渊一下站直了身体,目光炯炯地看着门里的叶婉清。

叶婉清赌气把人关在门外,其实早就在心里后悔了,只是面子上有些拉不下脸来,也想让戈渊记住教训,以后更注意自己的安危一点……

可是,无论脑子里面想什么,一听到这人困了倦了,她就根本舍不得让他再辛苦,连忙冲到门口就把门给打开了。

结果……

面前这人精神奕奕的,哪里有半分困倦的样子?

她看他精神得很,还有心思骗人!

“进来吧。”她还是让开身子。

“好!”

戈渊一进门就感觉身体和精神都松懈下来。

他环视了一圈,就像是雄狮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满意地发现房间还是老样子,处处充满着女主人精心布置的温馨和暖意。

无论是床上那一对摆在一起的枕头,还是床头那一束插在瓷瓶里的野花,又或者是窗边挂着的一盆水培绿萝……到处都充盈着让人舒适的生活气息。

这可比睡车上,睡外面舒服多了!

这样的气息可以麻痹人的意志,放松人的精神,让人情不自禁地温和下来。

男人向来是得寸进尺的生物,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戈渊又忍不住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他蹭到叶婉清身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老婆,你给我洗个澡好不好?”

叶婉清杏眸斜睨着看向他。

刚才是狮子,现在是狗。

戈渊压根就没准备要脸,理直气壮地道:“大夫说我的伤口不能碰水,可我在外面大半月就没好好洗过一次澡,这都快发臭了……我现在又困又累,可一身黏糊糊的难受,睡觉都睡不着。老婆,你就忍心看着你男人这么难受,连个觉都没办法睡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