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9章(1/2)

第69章

“人不可能没有私心,但只要不徇私枉法就行。”蒋秘书笑了笑,温和问道,“叶同学,既然你是学经济的,又对经济这么有研究,还做了先吃螃蟹的这一群人,你对现在的经济是个什么看法,有什么意见?”

这就是考量了。

叶婉清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蓦然有种回到了高考考场的感觉。

不过高考的时候她不紧张,现在她也不会被问倒。

上大学这几个月不是白学的,再说叶婉清还有后世积累的超然眼光,她斟酌着说了那么两三条建议,都是基于城市发展和经济市场的规划,倒是也没有出丑。

“蒋秘书,我还只是一个学生,见识浅薄,在您面前卖弄了。”

“哈哈哈……”蒋秘书端着搪瓷杯子,笑得很是畅快。

等他笑完,他从沙发上站起身,目光看向也跟着站起来的、眼神带着紧张的叶婉清,点了点头说道:“这事我知道了。你和你爱人是国家政策的响应者,我们政府也不能让你们寒心,虽然这事不应该归我们管,但就当破例一次……回去等消息吧。”

他没有对叶婉清刚才说的那些建议做评价,而是为叶婉清找来的事情给了她一个准话。

叶婉清并不是爱出风头的性子,见好就收,礼貌地鞠躬道谢。

蒋秘书愿意出面,这再好不过了。

她也知道这事不归市政府这边管,市政府管这些破事也管不来,真要跟陈伟军掰扯的话要么报公安局,要么打官司……但是,谁叫她现在有关系呢?

蒋秘书对许绪很看重,把三人送到市政府门口不说,还留下许绪单独说话。

叶婉清和赵灵仙远远站着。

“灵仙,今天真的感谢你和许绪。如果不是你们帮忙,光我和我家渊哥想办法,那还不知道要多久的时间才能摆平这件事。”叶婉清对赵灵仙是真的感激。

赵灵仙“嘿”了一声,不当会儿事地摆了摆手:“小事啦。咱们在一个寝室,又兴趣相投,这是多难得的缘分呀,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当然了,那个……”

叶婉清挑了挑眉,等着赵灵仙接下来的话。

“那个……如果你愿意给我做一顿好饭,再给我做几斤枣泥糕,那我就更喜欢你了,哈哈哈哈。”赵灵仙自己说着说着,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没出息了,忍不住乐。

但她不准叶婉清笑:“民以食为天,你可不能笑我!”

“好,我不笑。”说是这么说,可叶婉清也没忍住笑出声。

心情好,想不笑都难。

她原本就姿容清丽脱俗,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自己画了图样在裁缝铺子定制的,更衬她气质。

此刻她眉眼间没有了愁绪,整个人越发的明媚开朗,轻笑起来的时候眸光流转,说不出的灵动好看。

赵灵仙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也忍不住赞叹。

看着看着,赵灵仙心里忽地生出一个主意:“婉清,你这么会画衣服样子,有没有想过把那些衣服样子卖给服装厂?”

“卖衣服样子?”叶婉清一愣,之前没想过这个赚钱的路子,但既然赵灵仙提出来了,肯定是有想法的。

她好奇起来,跟赵灵仙详细地说起了这事。

不远处,许绪也在和蒋秘书聊天。

“许绪,你这个同学还真可以,有些意见提到了点子上,是个人才啊。”蒋秘书赞叹。

在叶婉清面前他不表现,但在许绪面前还是露出了几分欣赏。

许绪温雅点头:“她和她爱人都很有能力,虽然现在还不显,但以后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他们对灵仙也挺照顾的,灵仙在家里和我面前作威作福,在叶同学面前却乖得很。”

蒋秘书眼神一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许绪和赵灵仙算是家世相当的青梅竹马,许家的实力不容小看,赵家当然也是不遑多让的。如果叶婉清和赵灵仙交好,以后靠上赵家……

蒋秘书对叶婉清所求的事情又上心了几分。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这时候帮人一回,说不定以后会有更大的回报呢?

……

因为出了江南纺织厂的这件麻烦事,叶婉清跟戈渊约好了一天打一个电话,相互汇报对方的情况。

晚上,到了约定时间,在村口便利店等着的叶婉清按照记下的号码迫不及待拨了电话过去,把今天的进展告诉戈渊,让戈渊不要着急。

“这事情蒋秘书那边会处理,我们只要安心等消息就好。等事情办妥了,我们请灵仙和许绪吃一顿,灵仙就惦记着那口吃的。”叶婉清轻松地笑出声,“渊哥,你是不是要表扬我呀?如果我没有一手好厨艺,说不定就找不到靠山啦!”

人在异乡还要处理这么糟心的事情,叶婉清知道戈渊心里不会好过,她就开开玩笑,想让他心情轻松起来。

戈渊低笑出声,焦躁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声音里多了几分温柔:“是,多亏了你。”

挂了电话,戈渊看着天上的月亮,呼出一口气。

等在门外的庄伟和卫怀农连忙凑过来,焦急地问:“怎么样?”

戈渊:“事情差不多解决了,婉清在家里会把事情处理好,我们回招待所等消息就行。”

“那就好!”庄伟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试探着问戈渊,“这样我们不用去找那个姓陈的了吧?一想到要跟人干仗,我这心里就有些打鼓。在湘南还好,这在别人的地盘上动手,真不一定能善了。要是出了别的麻烦事,家里不得更担心?”

“是,不干仗了。”戈渊扒了扒短得刺手的头发,扬开笑。

不过他没说的是,等这件事结束了,他一定也要回敬陈伟军那孙子一番。吃哑巴亏可不是他的风格,他才没那么好脾气!

“那就好。”卫怀农也放心了。

路上戈渊详细把事情说了,听说叶婉清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还是那么过硬的关系,庄伟和卫怀农一颗心就算放下来了。

走到招待所楼下,几人找了个小面摊子各吃了一大碗鸡丝面,算是解决了晚饭。

这两天被布料瑕疵品的事情梗在心里,三个大男人都没有什么食欲,这一碗面才算吃得踏实。

回到招待所的房间,三人说了一会儿话就休息了。

没了心事,卫怀农两人入睡很快,除了戈渊。

为了不糟蹋钱,三人只开了一个双人间,把两张一米二的床拼在一起睡,三个男人躺下也没有任何问题。

戈渊睡在最外面,睡不着,就一个翻身爬起来抽烟。

抽了一阵烟,他忽地在黑暗中扬开一个笑。

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被自家小娘们儿给保护了,这感觉……竟然还不赖!

她肯定喜欢死他了,才会这么上心!

……

叶婉清走回家,一眼就看到老钟坐在堂屋里抽烟,面前的四方桌上还摆着一个精致的乌色木盒。

“钟老,您在这里等我呢?”

“是。”老钟点了点头,慈祥地问,“你刚才是跟那小子打电话去了吧?这事你们别愁,大不了就是破财消灾,不是什么大事。千金散去还复来,钱这东西啊,才是最没有用的。我这里还有一点东西,你拿去,好好开解戈渊,让他不要冲动。”

“什么?”叶婉清惊讶了一瞬,连忙就摇头,“不用不用,事情已经解决了。”

戈渊不在,她怎么能要老钟的东西?

知道老钟担心,叶婉清把白天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老钟淡淡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东西你还是拿走,不论你和戈渊要做点什么都需要资金,我知道的。我这把老骨头留着这东西也没用,以后迟早是要给你们的。”

怕叶婉清拒绝,他又道:“你要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就等戈渊回来问他。”

说完,老钟就背着手走出堂屋,悠悠闲闲地打算回房间看书去了。

戈渊这小子以诚待人,铁了心要给他养老,他也把戈渊当成亲孙子看待,手里的东西自然都是要传给戈渊的。

叶婉清目送着老钟的背影远去,转眸看向放在桌子上的木盒,想了想,把木盒拿在手上。既然老钟说等戈渊回来问他,那就这样吧。

戈渊和老钟感情最深,她不好轻易做决定。

不过,抱着木盒子回房间之后,叶婉清还是没忍住看了看木盒子里的东西。打开一看,她顿时就被里面黄灿灿的金光给闪瞎了眼睛。

天啊!

她就说这木盒子为什么这么重,原来一整个盒子竟然装满了一块块的金条!这些金子加起来怕不是得有十几斤!

看着怀里的木盒子,叶婉清越来越觉得眼熟。

她在衣柜里翻找了一阵,又从一堆衣服下面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木盒子。

这木盒子也是老钟曾经送给戈渊的礼物,她记得里面是几本书……戈渊还特别嫌弃地吐槽过,说老钟就一直没放弃把他打造成一个文化人的目标。

那时候叶婉清也是这么觉得的,可现在……

拿起那几本书,下面赫然铺着一层圆滚滚的金豆子。

叶婉清:“……”

渊哥,老钟还是了解你的。

看着两个木盒子,叶婉清觉得自己有种躺在金子上的感觉,今晚怕不是要失眠了。

……

夜里,叶婉清也睡得特别沉。

她这一夜又梦到了前世,还是有关于戈渊的前世。

前世她嫁给王家宝之后又很快跟王家决裂,自己找了一个代课老师的工作,在农村过着清贫的生活。而戈渊则却跟今生一样早早的到了省城,用所有积蓄买了一辆货车跑起了运输。

同样的,他也碰上了江南纺织厂这个坑。

前世戈渊身边没有她,没有卫家人帮助他,所以他一直带着他的那群兄弟混,跑车也是。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