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84章(1/2)

第84章

戈渊剑眉星目,容貌英俊,然而此刻他一双黑眸惊愕地瞪大,身上的帅气荡然无存。

他手里拿着一条小小的薄布片像是托着一个炸一药一包,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惊弓之鸟的状态,这傻兮兮的样子让叶婉清瞬间笑倒在床上,浑身发软。

“哈哈哈……”

她抱着肚子笑得脸酸,怎么也停不下来。

“……”戈渊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坑了,一手拿着薄薄的布片儿,一手扯住叶婉清的手腕吸引注意力,“这是什么啊?”

看看这诡异的形状,还带着弹性,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做坏事的时候穿着这东西,那还不如直接蒙一块布干脆呢。

并且,这东西也太像那什么了!

“好好好,我告诉你……”叶婉清努力止住笑,揉了揉笑疼的脸颊,一双杏眸因为笑意而盈满了水雾,看着特别的水润灵动。

她含笑看向戈渊,那浓长的睫毛像是小刷子在他心头刷了一下,让他瞬间就扛不住了。

算了,自己的小娘们儿自己宠,被戏弄就被戏弄吧!

叶婉清把薄布片从自家傻男人手中抢过来,两手拎起三角形的两条边,他小腹下方比划了一下:“你看,就是穿在这里的。”

戈渊更傻眼了:“……穿这里的?”

“对啊!这可是我们那天去逛外汇店的时候我发现的,想给你一个惊喜,就悄悄买了下来,嘿嘿……”叶婉清笑容狡黠,“老公,喜欢不喜欢?”

戈渊:“……”

不是,这……

“你不喜欢啊?”

“也不是不喜欢。”戈渊满眼惊讶,拿过小布片看了看,“我就是没想到真是穿在下面的。”

“那你以为穿在哪里的?”叶婉清也惊了。

“我以为是头套,戴脑袋上的,只是长得有点像内一裤。”

叶婉清:“……”

这是什么清奇的脑洞?

见叶婉清不理解,戈渊很热情地解释起来:“你看,这三角形倒过来,宽点儿的布片罩在后脑勺上,前面这个窄一点的刚好能露出两只眼睛。窄布片的前面还拱起来一小块,这不刚好是让人放鼻子的吗?这么一弄,出门打家劫舍保证没人能人出来。”

“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叶婉清一本正经地清咳两声,“那个……光用说的太不形象了,要不你穿给我看看?”

“呵呵……”戈渊冷笑一声,“你以为我傻啊!”

“……”叶婉清忍笑。

戈渊直起身,也不怕冷,三两下就脱掉身上的衣服,把还没下过水的小裤子给贴身穿着了。

半跪在床上一挺腰,把三角布片儿霸气地完整呈现在叶婉清面前。

“不是让我穿给你看吗?看仔细了。”他得意挑眉。

叶婉清:“……”

她还真认真看了起来。

前世也不是没有给戈渊买过贴身衣物,那时候差不多所有男性内衣包装上都会有模特照,还一般都是欧美的……咳咳……

现在看来,自家大男人的本钱也是很足的嘛,可以去当内衣模特儿了。

并且……

“渊哥,你是不是有点激动了呀?”叶婉清忽地抬头,脸上因为刚才的大笑而染上了几分红晕,此刻那红晕又有飞快加深的迹象。

“嗯……”戈渊低头瞅了瞅,先是尴尬了一瞬,而后,很快放弃了要脸这个选项,直接恶声恶气地道,“你买的,你负责脱!”

脱完了,就可以这样那样一晚上了!

“动作快点!”他还催。

叶婉清:“哦……”

忍俊不禁,她屈起纤细白嫩的手指弹了一下,仰起脸一点也不害臊道:“我脱就我脱呗,说得好像我不敢一样,我跟你说,我……哈哈哈……”

说到这里,叶婉清对上戈渊那再次变得一脸懵逼的表情顿时就说不下去了,又一次笑得扑倒在床上叠好的棉被上,浑身轻颤。

“嗷!你怎么能这样?好疼的!”

戈渊气得一声大叫,特别委屈,直接虎扑在使用弹指神功攻击他的坏人身上。

“你别闹!”

“我就要!”

“诶……那你先把被子抖开啊,冷死啦!”

“你求我……”

两人闹成一团,这个夜晚注定丰富多彩,也不会辜负其他人特意不打扰的好意。

……

大年初一。

叶婉清一觉睡到上午十点。

昨天晚上胡闹太过倦得很,加上睡之前也吃了几个饺子和一碗甜酒冲蛋,她也没觉得饿,更不会被饿醒了。

看到时间不早了,叶婉清正准备起床,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戈渊从门外走进来。

见她已经起身,他顿时笑着走过来,精神奕奕的。

“起来了?”

“嗯。”叶婉清又小小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的,慵慵懒懒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不多睡会儿?”

“我七点就起来了,还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

叶婉清:“……”

又打拳,难道昨天晚上折腾得还不够?

叶婉清心里腹诽着,戈渊就蹭到她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戳了戳她的肩膀,一手扯着自己的裤腰往下一拉:“给你看!”

下意识一瞅,一片熟悉的布料出现在叶婉清眼前。

叶婉清:“……”

她的眼睛!

大清早就玩这么刺激,不太好吧?

戈渊却美滋滋的,很快又把裤子给穿好了:“还别说,这东西穿着真挺舒服的,比之前我穿的那些都舒服,一点也不勒得慌,下次得再买点儿。”

哦。

叶婉清悄悄翻了个白眼。

……

叶婉清洗漱好,走到堂屋,发现里面坐着几个乡邻,都是来拜年的。

猴子和花衬衣也带着礼物过来拜年了,正跟人聊得热火朝天。沈蔷和叶明珠跟他们两人认识,也会搭两句话。

花衬衣家里还有一个寡母和一个姐姐,而猴子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原本叶婉清说叫猴子也来家里一起过年的,省得一个人太冷清,不过猴子知道她家里人多,就说到花衬衣家里过年。

今天两人也是一起过来的。

见叶婉清过来,猴子和花衬衣立刻喊嫂子。

叶婉清笑道:“中午在家里吃饭啊。没别的招待你们,就是家常便饭。”

“行咧。”猴子两人也没拘束。

反正平时蹭吃蹭喝的也不少,没必要那么讲究。

叶婉清走到厨房,发现刘丽秀带着卫兰在准备中午的吃食,周蓉也在,几人已经切好了不少菜。

想着中午又多了两个人,这次怎么也得开两桌,叶婉清便道:“要不我们中午吃火锅吧?再做两个别的菜,好吃又不累。”

切好的菜都能直接下到火锅里去,不浪费。

人多吃火锅最方便,不仅菜能管够,还不累人。

“行啊。”卫红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厨房,端着一个瓷杯子,笑眯眯地举手响应。

叶婉清戳了戳她的脑门儿:“倒完水就去看书,别耽误学习。”

卫红顿时垮下脸:“我知道啦!”

过年过节的,别人都能玩,就她和卫军还得抓紧一切时间看书。

不看书,就要被赶回远山村了。

她可不想回去。

……

因为叶婉清在富源村里算是很得人心,一上午来拜年的人就没停过,直到快饭点了才消停下来。

不说别的,上午光是煎姜盐茶都用了几暖瓶的开水。

中午家里真开了两桌。

卫军和卫红、叶明珠被划分到小孩子的行业,带着戈悦三个小家伙吃一桌。

其他人则坐上了大桌子。

同样热闹,但小桌子和大桌子等级分明,拥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比如,小桌子的小朋友们只能往杯子里倒饮料,而大人们则可以来点儿小酒。

叶明珠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姐,我想跟你们坐在一块儿,我现在都能自己赚钱了。”

“你就在那边坐着,才十五六岁的,跟卫红就差月份,当什么大人。”叶婉清瞪她一眼。

“哦……”叶明珠瞬间老实了。

她还调整了一下坐姿,坐得端端正正的,唇角忍不住扬开小小的笑意。

以前有人训,她觉得不耐烦。现在有人训,她觉得挺难得,还开心。

坐在大桌子上的沈蔷笑着看了她一眼,眼里有感慨,也有欣慰,还有怅然,和一丝丝的羡慕。

等火锅煮开了,菜下了起来。

热闹的气氛却怎么也冲不散那一丝丝怅然。

沈蔷杯子里还剩下半杯啤酒,她往口中一倒,一饮而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