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96章(1/2)

第96章

这次到远山村,因为大货车不好进村子,只能停在距离村子十多里外的大路边上,所以戈渊没有开车过来。

原本叶婉清是打算跟过来一样自己坐车回去的,可刘丽秀因为怕卫兰和庄伟到时候拿不了那么多结婚时置办的东西,仔仔细细把他们的东西打包了起来,打算先给他们带走一部分。

这样一来,他们手上要拿回省城的东西就多了。

要坐车的人也多,拎着的东西也多,一行人出门就没那么方便。

不想累着自家小娘们儿,临着要走的前一天,戈渊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花衬衣,让这两天在家休息的花衬衣开车过来接他们一趟。

反正坐车也要出车费,手上拎着大包小包转几趟车也麻烦,还不如一趟水直接坐车到家门口,也就是费点柴油。

有车方便,卫兰想带去省城的东西也不用搬第二趟,直接一趟都给运走了。

至于庄伟和卫兰两人就还是跟原计划一样,到时候自己坐车回去。

……

农村办酒席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比如收拾新房,比如给新嫁娘准备嫁妆,比如安排接亲和送亲的人选及流程,比如酒席上的各种安排……

总之,叶婉清累得够呛。

虽然卫家在村子里交好的人不少,这一次有不少原本跟卫家走动不勤快的人想跟卫家打好关系,也都过来搭了一把手,但很多事情还是只能自己人来。

回到了家里,叶婉清先是跟老钟打了招呼,又跟好几天没见而变得特别黏人的小戈悦玩了一会儿,这才回房拿了衣服准备好好洗漱一番。

农村里的条件不好,洗澡只能在厨房或者睡觉的房间,上厕所更是那种土里埋一口缸、缸上再搁两块木板的简陋方式,对习惯了干净的叶婉清来说有点不习惯。

就这几天,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臭了。

不说叶婉清,就连刘丽秀也大喊受不了。

清水县和省城的房子都被戈渊改造过,卫生间和洗澡间都是分开的,也都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刘丽秀习惯了这样好的条件,回去之后也是有些不习惯了。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一群人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给打理干净,这才开始收的收拾东西,做的做午饭。

花衬衣在戈家吃饭是吃惯了的,今天又特意跑一趟辛苦了,自然是留在这边吃。

吃过饭,叶婉清和刘丽秀打算去卫兰新房那边。

卫兰和庄伟在村西的房子已经盖成了,虽然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但也有一间堂屋两间厢房,还有院子侧面修了厨房和卫生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之前花衬衣把货车直接开到了卫兰的院子前,把他们从远山村带回来的一些东西都卸在了他们堂屋里,叶婉清和刘丽秀吃过午饭之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准备去给卫兰整理房间。

卫红非要跟着,也就让她跟着了。

刘丽秀做事麻利,又不想累着叶婉清,所以一个劲儿地抢着做事。

叶婉清和卫红也是抱着一样的心思,三人原本要做两三个小时的活儿,竟然加快了一个多小时的进度,很快把东西都给收拾好了。

抢着抢着干活,事情都做完了也才两点钟。

“你啊。”刘丽秀看了看时间之后很无奈,嗔怪地轻打了叶婉清一下,“让你休息休息你都不会,你还会什么?”

叶婉清忍不住笑:“我这不是怕你太累吗?我们这是互相体贴呢。”

“还有我,还有我!”

“就你们会说。”刘丽秀瞪了她一眼,心里却熨帖得很。

这是两个闺女儿在体贴她呢,她当然开心。

两人从卫兰的家里走出来,顶着大太阳走到家门口,还没跨进原本就被骑着自行车过来送信的邮递员给喊住了。

“叶婉清吗?这里有你的一张包裹单。”

“啊?”叶婉清连忙道谢,“辛苦你跑一趟啦!天气这么热,进门喝口水吧。”

这时候太阳毒辣得很,才二十出头模样的黑瘦邮递员擦了擦额头的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麻烦你给我倒一杯水吧,凉的就行,井水也没事!”

“你稍等啊。”叶婉清笑着进了院子。

不一会儿给端了一杯用井水冰镇过的绿豆汤出来,还端了一杯放凉了的白开水。

绿豆汤解暑清热这时候吃点再适合不过,白开水则是解渴了。

邮递员应该是口干了,两杯一下子就都进了肚子。

等年轻的邮递员笑着告辞,刘丽秀看着叶婉清手里的单子,好奇问:“这是谁寄的,寄的什么?”

叶婉清也有些不解,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一个从广东寄过来的大包裹,这……

抿唇一笑,叶婉清猜测说道:“看地址,这应该是明珠那丫头从广东寄回来的东西,指不定是给大姐的结婚礼物。”

戈渊和花衬衣在堂屋里说着话,闻言接过叶婉清手里的包裹单,瞅了瞅道:“等会儿我给你跑一趟,把东西拿回家。”

这么热的天,他可舍不得自家小娘们儿在外面跑。

“行。”叶婉清抿唇笑了笑,不着痕迹捏了捏戈渊宽大干燥的手掌。

这几天在远山村两人虽然睡一个房间,但因为隔音效果不好又白天累着了,所以晚上的娱乐活动就取消了……回来了,是可以好好温存一下的。

不仅他想她了,她也很是想他的。

……

包裹的确是叶明珠寄过来的。

上次的新年礼物是她和沈蔷一起准备的,不仅想得周到而且很适合收礼的人。这次因为叶明珠没跟沈蔷在一个地方,所以是她单独整理了寄回来的。

叶婉清看了看,发现也很不错,可以见得叶明珠在外做生意真的锻炼了不少,人情世故都很懂了。

包裹很大,里面放着一些广东沿海的海产特产品,还有叶明珠准备的不少衣服。

她依旧是给叶婉清身边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件合适个人穿的衣服,还有一份专门给叶婉清的礼物和一份给卫兰的新婚礼物,最后还给小戈悦买了孩子喜欢的玩具和新鲜吃食。

跟着包裹来的还有一封信。

这封信写得特别长,有些当面不好说,在电话里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话,叶明珠都写在了信纸里。

包括她在广东那边的经历,她曾经吃过的苦,经历过的欺骗和困境,有过的疑惑,现在的想法,甚至还有一些女孩子家的心思。

叶婉清仔仔细细地看完之后,把信纸塞进信封里收好,缓缓吐出一口气。

沉默了片刻,唇角扬开一抹欣慰的笑。

前世的叶明珠没有吃过大苦,又被刘丽珍给宠得骄纵自私,到了三四十岁还不肯好好上班,一心只想靠着她让戈渊介绍靠谱富二代把自己给嫁了,做一个豪门少奶奶,换个地方坐享其成。

可结局是谁都看不上脾气暴躁又说话尖酸的叶明珠,叶明珠只能啃刘丽秀的老,整天怨天尤人。

而刘丽秀和叶向党的钱,还不都是想方设法从她这里挖走的吗?

今生叶明珠经历过那么大的痛苦,受过创伤又被曾经亲近的家人给狠狠伤过之后,反倒激发了她骨子里不服输的劲头,让她从泥泞中顽强地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很不错。

竟然比前世都要好。

叶婉清决定等会儿给叶明珠好好回一封信,聊一聊心里话,也转达叶向党现在的情况。

她理解叶明珠暂时不联系叶向党的原因,但叶向党现在看着也很不好的样子,她怕叶明珠到时候因此而后悔,所以通知一声。

至于叶明珠要怎么处理,那就是叶明珠自己的事情了。

相信如今成熟不少的叶明珠知道要怎么做。

……

两天后,卫兰和庄伟从远山村回来了。

他们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可叶婉清却觉得卫兰脸上的笑有些勉强。心里猜测他们走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让卫兰心里不舒服。

叶婉清和刘丽秀瞅着空子把卫兰拉到房间一聊,果然是这样。

卫家人一走之后,住进庄家的卫兰和庄伟就被盯上了。

因为之前陈佩被叶婉清和卫兰怼得厉害的缘故,就算卫兰的压箱钱足有一千多,这一次庄家也不敢再惦记卫兰的陪嫁,毕竟这事说出去也不是很好听。

但不惦记压箱钱了,他们却惦记上了卫兰和庄伟的工资。

卫兰和庄伟拿的工资比在远山村务农的庄强和陈佩收入要强得多,赡养父母也是应该,但是陈佩一开口就让他们每月交二十块回来,说是给庄父庄母的生活费,卫兰就不肯了。

卫兰现在的工资每月有三四十块,加上叶婉清给她的补贴,每月能拿五十左右。

庄伟跟着戈渊跑车,跑一趟有一两百,平均两个月能跑三躺,算下来每月平均下来能赚两三百块。

两夫妻加起来工资是比寻常人多,但再多也不是风刮来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