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0章(1/2)

第100章

日落西山。

阳光慢慢收进云层,一层层夜色温柔将世界笼罩。

听说曹壮最少要判个五六年,曹母在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而富源村大部分人却拍手称快,叶婉清等人都很开心。

就连叶明珠冷了几天的脸也扬开淡淡笑容,看上去心情还算不错。

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几人边吃边说话,气氛还不错。

“渊哥,渊哥!”

突然的,一声声惊讶中带着复杂情绪的叫喊声由远及近,等叶婉清等人把目光投过去的时候,猴子已经冲进了戈家院门。

“渊哥,我有件大事要告诉你们……我……”

“你说。”戈渊猛地皱眉站起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先,先给我一口水?”

不然,要死了!

戈渊:“……行。”

猴子额头上挂满了汗珠,前胸的衣服被汗水打湿了一片,可见他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他急促地大喘着气,看着嗓子干哑得不行,再不补充点水分整个人就要干裂了。

戈渊转身的时候,叶明珠已经飞快起了身,眼疾手快地给倒了一搪瓷杯的水递到猴子面前。

“猴子哥,你喝水。”

叶明珠跟猴子算是认识挺久了,又因为沈蔷的关系而对猴子印象更好,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

“谢了。”猴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咕咚咕咚两三下,一大杯子的水就都被灌了下去。

“什么事?”戈渊等猴子缓过来,问他。

“这事吧……”猴子抓了抓头发,“那个,渊哥你和嫂子过来一下,我单独跟你们说说。”

戈渊转眸看向叶婉清,两人对视一眼,点头。

“行。”

三人走到院子里,猴子这才开口:“我昨天带沈蔷回了一趟老家,没曾想今天动身回来之前竟然听到了一点奇怪的事情,所以赶紧跑了过来,把这事告诉你们。”

猴子的老家在清水县下面乡镇一个叫青石村的小村子里,那地方很偏僻,比远山村藏在还要深的山窝窝里。

他也是十岁出头才搬到清水县跟戈渊认识的,之前从未出过村子。

这次他带沈蔷回老家也没什么别的意义,纯粹是两人找个由头到处走走,加深加深感情。

哪里知道,这一去竟然听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青石村是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村子,旁边的村子自然也是差不多一个样儿。

可是,就在一年前青石村和旁边村子有三个风评很差,平时不学无术、横行乡里的小混混突然发财了,据说每人都带回来了好几百上千块,给家里添置了不少东西。

那三家人,从此换了一副德行,在村子里耀武扬威得不行。

其中有一个男人放话说自己要盖房子,还是青砖大瓦房,只要有长得漂亮的姑娘愿意嫁给他,进门就能住大房子,吃香喝辣。

别人都当他吹牛,可竟然真有媒婆上门给他说媒。而他如愿娶了一个长相漂亮却家境贫寒的女子之后,果然开始盖房子,现在日子过得非常不错。

据说现在他媳妇儿都已经怀上了孩子,再过两三月就要生了。

这人拿出了经济实力,另外两个小混混的门槛也快被媒婆给踏平了,只是他们都没有要结婚的意思,说自己还要再打拼打拼。

三人成为了青石村的“传说”,猴子这次去就听说了,仔细想想,觉得里面很多事情不对。

“渊哥,你说我们虽然被外面人说是混混,可我们自己人知道自己的事,咱们就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会钻营了点,是不?但那三个人却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偷鸡摸狗的,据说还对村子里的姑娘动手动脚过。”

“刚好是三个人,刚好又带回去那么多钱……这事情,我不多想都不行,所以就赶紧回来告诉你们一声。要不要去确定一下,你们做决定。”

猴子的言下之意,那三个人很有可能是当时欺负叶明珠的人。

他和沈蔷虽然没有把话给说得太明白,但已经基本确定了关系。他同情沈蔷曾经的遭遇,也觉得叶明珠这小姑娘也实在是太辛苦了点。

如果有机会把那三个人渣给抓住,那当然是最好!

“我知道了!”戈渊沉沉点头,在猴子肩膀上砸了一拳,“兄弟,谢了。”

猴子摇头:“这算什么事?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希望把那些连人都不是的东西都给抓起来,省得他们再去祸害别人。”

而叶婉清……

她一直安静地听着猴子说话,脸色凝重,干净黑亮的杏眸中像是在集聚着风暴,幽深冷冽得不行。

“婉清,你什么看法?”戈渊问。

“查!”叶婉清从齿缝中挤出一个冰冷的字,而后,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三个人渣都该死,都应该被枪毙!只要有一份可能,我就不会放过!”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呢?

正义有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永远缺席!

……

事情毕竟和叶明珠有关,这件事叶婉清也不可能瞒着她来做,更需要她自己点头。

一切都还需要尊重叶明珠自己的意愿。

而叶明珠的回答很明确。

大晚上,叶婉清走进叶明珠的房间和她细谈,得到的就是一个很坚决很回答。

“我要!”叶明珠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颤抖,脸色苍白,可眼中却仿佛点燃了一把火,燃烧着汹汹的黑焰。

“姐,我不想放过那三个人,我一定要把他们抓出来。”叶明珠说得更坚定。

午夜梦回,她除了悔恨自己当时没有警惕心之外,最想做的就是把那三个人渣绳之以法。

只要能让他们付出代价,她这点伤心算什么?

不去面对,那伤疤就不存在吗?

“我知道了。”叶婉清点头,轻轻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你放心,有我在,有你姐夫在,这事不能那么轻易就算了。”

“嗯。”叶明珠用力点头。

……

因为猴子带回来的这个大消息,原本叶明珠打算两天后就出发回广东的,第二天也把火车票给退了,打算在湘城再呆一阵。

沈蔷不放心她,决定陪着她,住也跟着叶明珠一起住到了戈家小院里。

毕竟,她和猴子还没有订婚结婚,两人不可能住在一起。一直住在外面的招待所也没有那么舒服方便,住在戈家也跟叶明珠有个伴儿。

对此,最开心的是猴子了,这说明他又有了更多时间可以打动沈蔷,让她早点答应跟他结婚这件事。

两人一个无父无母无牵挂,一个有父有母有哥哥却还不如没有,结婚倒是轻松,到时候都不用订婚这个程序,自己把婚结了就好。

这个年代虽然风俗保守,但谁说每一个人都要尊重风俗?如果每个人都能这么配合,那这世界上就没有离经叛道的人,“离经叛道”这个成语都不会出现!

……

事不宜迟,第二天下午一群人就往清水县赶。

为了不引人注意,叶婉清这些人没有一次性都赶往青石村,而是先由着猴子和沈蔷带着叶明珠低调跑了一趟青石村,主要是为了暗中确定了那三个人的长相……

那一晚的痛苦铭心刻骨,叶明珠觉得就算那三人化成灰她也能认出来!

哪怕他们三人都蒙着脸,但她还是努力地把他们的一些特征记在脑海里,深深地印刻在心里。

就算,那些回忆是痛苦的。

叶明珠跟着猴子在青石村和周围那个村子跑了一天,找机会远远地确认了三个人的模样,发现他们真是那一晚的恶人,当场就气得浑身颤抖,眼眶充血。

不过,她没有失态。

死死地咬住嘴唇,她惨白着一张脸对猴子点点头,三人没有惊动多少人,很快又出了村子。

路上碰到了猴子认识的村民,猴子笑着说自己是过来领着对象妹妹一块儿走的,临走之前也来他老家这边看看,认认路。

因为之前就有不少人见过猴子和沈蔷,倒是没有人起疑。

就算起疑,也想不到猴子再一次回来的真实原因,更不会打草惊蛇。

出了青石村,叶明珠的情绪再也忍不住,晶莹的泪水如急雨一般滚滚而落。

“好好哭一场,等把他们抓捕归案,以后你可以一辈子笑。”沈蔷心疼地抱住叶明珠,拍了拍她的背部安慰。

王家宝是已经遭到报应了,她除了家里那些“仇人”便再也没有遗憾。而叶明珠如今也终于找到了欺负她的恶人,她这一个心结应该也能解开大半了。

叶明珠哭了一阵,很快就平静了情绪,对着沈蔷点头。

和叶婉清、戈渊等人碰面之后,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按照以前的做法,先把那三个人给控制在手里,然后再把他们直接拎到公安局去报案。

这样的话,不容易打草惊蛇,也最为稳妥。

说干就干。

戈渊带着猴子和几个留在清水县的兄弟进了青石村,趁着三个渣滓落单的时候,把他们一个个给抓了起来。

绑起来丢在自行车后座,几人迅速离开了青石村,赶往清水县。

……

“公安同志,我要报案!”

叶婉清和戈渊走进公安局,身后戈渊的兄弟抓着三个被堵住了嘴巴的渣滓,犹如抓着三只知道自己死期不远了,所以使劲挣扎的肥猪。

“这……叶同志,你怎么又来了?”几人走进公安局,一个叶婉清面熟的公安顿时迎了上来。

叶婉清:“……”

是了,她跟清水县的公安局也打了不少交道。

“事情是这样的……”叶婉清脸上带着冷静得近乎冷漠的淡笑,把自己要报案的始末说了一遍。

听说一年前发生的那件抢劫强一奸案的犯人被抓捕归案了,这名公安顿时有些心情复杂。

就说叶婉清和戈渊这两人吧,真是让公安局记忆犹新。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