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18章(1/2)

第118章

对于柳寒梅的处理,其实也很让周鹏程头疼。

他是在大动荡之前离开清水县的,在外面还呆了好一阵才出事,只是一直怕连累江玉和戈渊才一直没跟家里联系而已。

出事前,他就在一次战争之后收养了柳寒梅,算下来这个养女带在身边也有十多年了。

周鹏程是一个果决的人,但感情往往不是那么容易算得清楚的,人心也不能自控,不然古往今来也不会那么多悲喜交加和牵扯不清。

十几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断则断的。

更何况在周鹏程被打倒的那些年里,柳寒梅也没有因此划清跟他的界限,甚至还去他劳改的农场看过他几次,给他送过衣服和吃食,这都是沉甸甸的感情。

柳寒梅在戈渊这件事上的确是瞒着他做了不应该做的手脚,可因为这个,他就要彻底否定这个人吗?

周鹏程自己心里其实是有点不忍心的。

也因为这样,虽然他怒极的时候说要断绝跟柳寒梅之间的父女关系,但柳寒梅不肯回北京非要在湘城照顾他,默默地尽着子女的孝心,他还是有点心软了。

一心软,就没有再出口赶人。

事情也就这样了。

直到周鹏程要来戈渊这边过年,想着柳寒梅和戈渊这边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的,她自家也要回去公婆那边过年才像话,这才非让她回了京城。

没想到,她竟然又回来了。

小年夜正是团团圆圆,热热闹闹的时候,在这时候被柳寒梅找上门,叶婉清真觉得有点倒胃口。

特别是对上柳寒梅那张可怜兮兮的脸,还有她眼神和动作中无一不透露出来的哀求,仿佛她不答应下来就是虐待劳苦百姓的黄世仁,她更加郁闷了。

叶婉清也做不了那么绝,只淡淡把柳寒梅的后路给堵住了:“吃一顿饭倒是还算方便,加一双筷子就行了,但晚上可没有多余的床铺安排了。”

戈渊直接不耐烦道:“你不是已经回京城了吗,怎么又跑我家门口了?还一副我们欺负了你,顺便会对不起周老头的样子,演给谁看呢?”

“我……”柳寒梅深吸一口气,收拾了脸上的哀容。

大过年的,她这一脸哀怨也的确没人愿意看,柳寒梅心里发苦,但面上却扯出了一丝丝笑意:“多谢弟妹了。”

……

柳寒梅进了门,顺手把自己带来的礼物给送上。

她也算送得用心,知道叶婉清还有三四个月就要生了,给送了两罐子奶粉,孩子出生的时候可以搭配着母乳喝。

另外,还有两罐子非常有年代特色的麦乳精。

这东西是给叶婉清补身体的,胎儿六月份往上走就是使劲儿长大的时候了,母亲营养不足可不行,胎儿都养不大。

除了这些,还有红糖、桂圆和红枣等,也有大白兔奶糖这样讨小孩子喜欢的东西。

柳寒梅的东西送得可谓是用心,叶婉清看着她一样一样往外面拿东西,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讨好和忐忑,微微叹了一口气。

把东西收起来,叶婉清又恢复了一脸的笑容。

对于柳寒梅的加入,家里其他人和周蓉也都有些诧异,不过大家毕竟都是大人了,喜怒不形于色,不会把情绪直接表达在脸上。

只有周蓉跟叶婉清在厨房一起到厨房端菜的时候,才悄悄捅了捅她的手臂:“你这大姑子不算难缠吧?我看着,怎么觉得她有点卖可怜的样子?”

叶婉清没说话,只叹了口气,默认了周蓉的话。

这可不就是在卖可怜嘛。

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一顿饭而已。

并且,严格说起来,柳寒梅是想从周鹏程那里得到认同和好处而已,跟她和戈渊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也不是他们假清高看不上周鹏程的东西,只是因为她和戈渊没有把周鹏程的东西看成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们两人性子或许不同,但都是心宽的人,也注重以诚待人。他们之前不愿意和周鹏程接近也好,现在和周鹏程当家人一般处着也罢,都不是因为周鹏程的东西,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只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周鹏程的诚意,可感觉到了他的关心,所以也想对周鹏程好而已。

至于柳寒梅能不能从周鹏程哪里得到她想要的,或者周鹏程最后怎么处理,那就是周鹏程自己的事情了。

周蓉却有些替叶婉清不平:“我觉得吧,你还是得多个心眼。那种人能屈能伸,又那么能委屈自己,谁也不知道她最后会做出什么事来。”

叶婉清笑着点头:“我会注意的。”

她不愿意在这种话题上多说,不然心情会越来越不好,直接转移了话题:“都快要开饭了,还没有看到猴子和沈蔷两个,也不知道他们到哪里了。”

“可不是?”周蓉跟着看向院门口,然后就眼睛一亮,笑着道,“他们来了。”

“真的?”叶婉清跟着探身,往院门口看了一眼,顿时也笑了。

……

小年夜的晚饭,戈渊家很热闹。

因为来家里吃饭的人多,所以戈家小年夜晚饭吃得比较晚,晚上八点钟才开饭。

大大的堂屋里灯光亮堂,温暖又明亮。

两桌饭将偌大的堂屋给占得满满的,桌子只能摆在房间里的两个对角,加上椅子一挪动,过个身都要踮起脚尖收个腹。

这拥挤的程度,对叶婉清这个大肚子就有点不友好了。

毕竟她的肚子是怎么也收不起来的那种,里面揣着一只正在努力长长长的小崽子呢。

好在她是重点照顾对象,只端了一两个菜上桌,女人们还没有说什么,发现她竟然在做事的戈渊就变了脸色,不肯让她再忙活了。

好说歹说把她给摁在椅子上,还让戈悦监督她。

戈悦现在非常热爱教育事业,见叶婉清“不听话”,她胖爪子拉着叶婉清的手,就开始劝说自家美美嫂嫂了:“嫂嫂,你要听话哦!如果你乖的话,晚上我给你一个喷泉花炮玩,好不好?我还可以分你一大把仙女棒哦,点燃之后挥起来可漂亮啦!你玩了那个,也会变成小仙女哒!”

小丫头眼睛亮亮的,看起来特别软萌可爱,特别是一本正经劝人或者忽悠人的样子,让叶婉清很想笑。

她捏了捏小丫头软嫩嫩的脸颊,故意为难她:“那要是我不听话呢?”

戈悦:“……”

她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每次她把好吃的、好玩的拿出来,谁不是马上就听话得不行呀?偏偏她家嫂嫂,这么与众不同。

哎,肯定是哥哥对嫂嫂太好了。

“那我……”戈悦为难地皱起小脸,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什么办法,只能小大人一般叹了口气,“那我能怎么办呢,只能由着你啊。你非要想干活,我就跟在你屁股后面保护你好了,毕竟我这么棒。”

“哈哈哈哈……”叶婉清忍不住大笑,一双干净妩媚的杏眸中满是笑意。

她想到后世的金句:我能怎么办呢,当然只能宠着你啊。

没想到,她竟然从这个小小的丫头口中听到了。

叶婉清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满心都是感动。

养出来的崽知道体贴她了,真好。

家里也不是人人都在做事,柳寒梅作为一个“客人”,就没有得到干活的机会……虽然,她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自己也是真的很想融入其中。

此刻柳寒梅拘谨地坐在角落里,看着戈悦童言童语地哄着叶婉清开心,满眼都是羡慕。

她不禁想到远在京城的公婆和爱人,眼中又浮上一丝苦涩。

很快,菜都上齐了。

去房间里请了正在下棋的老钟和周鹏程过来,喊了周蓉和猴子等人上桌之后,戈渊也最后一个坐在了叶婉清身边。

戈家本来经济条件就很好,不算湘城首屈一指的,至少也是上等收入,所以家里根本不缺几口吃的。

加上还有周鹏程带来的年货,这一次小年夜的晚饭就准备得特别丰盛。

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热闹得很。

叶婉清怀着孕喝酒对崽崽不好,她这方面很注意,滴酒不沾,泡了一杯香香浓浓的麦乳精代替,算是非常不错了。

一家人都很开心,包括插入其中有些突兀的柳寒梅都带上了真心的笑意,只是眼中那羡慕和寂寥却是在明亮灯光之下也无法驱散。

……

吃过饭,柳寒梅就提出告辞了。

叶婉清之前就说过戈家没有她住的地方,这真不算是为难,也是没有办法。可现在柳寒梅自己这么识趣,反倒又让叶婉清有些不好意思了。

非要睡的话,让柳寒梅跟戈悦睡一起,也不是不行……

叶婉清正要开口,周蓉便先她开口道:“柳同志你这么晚还要回去太危险了,逢年过节了,那些小偷和强盗也想做两单‘生意’好过年呢。我那边倒是有地方睡,你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跟我将就着睡一晚上。”

这时候路灯又没有普及,除了大街上两边有路灯,农村里都是漆黑一片的,出事的风险的确有。不仅有,还很大。

“那行吧。”柳寒梅也有些害怕,谢过周蓉的好心,“今晚那就打扰你一晚上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