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23章(1/2)

第123章

“婉清,你不会生气吧?”赵灵仙愁眉苦脸地眨了眨眼睛,拉住叶婉清的手。

叶婉清笑了笑:“不会。但是,这件事我不能就这么算了,你把刚才的情况具体一点告诉我,我好心里有个章程。”

如果是以后的话,叶婉清不会计较那么多,毕竟人活在世上总会碰到几个碎嘴的人。被人在私下里编排两句,她一般都不会理会,不然还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整个社会对女人的要求还过分严苛,众口铄金,有可能给她带来极大的麻烦。

如果她不知道这事就算了,知道还任由别人在背后说自己,不就相当于把自己置于危险的情况之中吗?

“你要去找林可佳算账吗?”赵灵仙问。

她虽然性子骄纵了点,但也不是不念旧情的人,加上人性子还是很善良,所以不太想看到叶婉清和林可佳起冲突。

不过,她还是很能分得清楚情况的。

“是要算账!”赵灵仙不等叶婉清开口,脸上的犹豫就很快退去,神色严肃得仿佛在国一旗下宣一誓一般认真慎重,“婉清,我一定不会让人欺负你的,我陪着你一起去找她们!”

叶婉清:“……”

她大概猜得出赵灵仙一瞬间在脑海中脑补了什么,不过她也没有对此说什么,只是温和笑着挽住了赵灵仙的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你别冲在前面,注意形象。”

赵灵仙气哼哼:“那些碎嘴的同学都不要形象,我还管什么形象呀?”

“她们都说我什么了,你听到了吗?”

“就听到一句水性杨花,别的就没听得那么仔细了……”赵灵仙有点不好意思。

叶婉清想赵灵仙陪着自己,但也是真不想赵灵仙太为自己出头,怕影响了赵灵仙在同学中的形象。不过这家伙强烈要求,还一再保证自己不会冲动,叶婉清也没有再矫情了。

朋友嘛,就是同进退。

……

叶婉清找到林可佳的时候,她已经和另外一位女同学到了将要开课的教室,两人正坐在课桌上说着些什么。

主要是另外一名女同学说话,而林可佳则文静的不时点头,简单应和一声。

叶婉清知道,林可佳这样的人说不上坏,她只是擅长审时度势,也习惯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之中先保护自己,没有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气。

你说她坏吗?不一定,她只是没有把你当成真的朋友而已。

就像是现在,林可佳也会坚持着心里的“原则”,不主动说她的坏话,但别人说她坏话的时候她却不会阻止,还会应和一两声“嗯,啊,哦”表明自己在听。

既没有当一个背后碎嘴的人,又两边都不得罪,圆滑而世故。

叶婉清站在两人背后听了几句,发现那个女同学一直在拿她的身材说事,说她生了孩子之后身材丰腴,简直不像是良家妇女,还说她在女厕所挤掉奶一汁、整理内衣的情况是伤风败俗。

呵呵,猜也猜到是这样。

叶婉清唇角扬起淡淡的冷意,眸中是显而易见的嫌弃。

“除了在背后拿这些说事,你们还有别的能耐吗?”叶婉清突地开口,清冷中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一下就吸引了不少目光,惊起了心里有鬼的人。

林可佳猛地回过头,脸色涨红,却很快撇清自己:“婉清,温红华不是故意的,其实她也没说你什么……你就不要太计较了吧。”

温红华,也就是一直跟林可佳编排叶婉清的女同学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林可佳,想反驳点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好像根本站不住脚。

说林可佳把责任都推在她身上?不,林可佳分明还在叶婉清面前给她求情。

并且,刚才好像一直都是她在说说说,林可佳也没有说过叶婉清的坏话,只是……只是点了点头,应了几声?

奇怪。

温红华心里一瞬间闪过种种念头,觉得这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她的脑子却不足以支撑她想得更加深层。

并且,她要面对叶婉清的质问,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林可佳的奇怪态度了。

背后说人被抓包,温红华也有些局促,但她却不会就这么道歉,而是态度更凶了:“你什么意思,我说你什么了?你自己疑神疑鬼的,还来质问我,真是搞笑!”

叶婉清冷笑一声:“你说我什么,你自己没记性吗?如果这样的话,那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走后门进的湘南大学,不然为什么脑子比鱼脑子还小,记忆力连几秒都没有?另外,如果你没有说我坏话,为什么林可佳第一时间站起来代替你跟我道歉,是她脑子有问题吗?”

“你……”温红华气急抬起手,指向叶婉清。

被人指着鼻子的感觉,非常差劲,叶婉清很不喜欢这种被逼迫,被人怼到脸上的感觉。

她神色更冷:“当你抬手指着我的时候,还有三根手指头是指着你自己的,有些话你想想再说,不然,我不会轻易罢休!”

温红华的气势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断,此刻也有些底气不足了。

特别是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而她是背后碎嘴的长舌妇……光是这一点,她就知道会有很多人看不起她。

所以,她更想让叶婉清丢尽脸。

只有叶婉清更丢脸,她才能让别人都忘记她此刻的窘迫。

温红华口不择言地说道:“好,既然你想知道我说你什么,那我就告诉你!你好歹也是湘南大学的学生,不知道珍惜时光在大学期间生子也就算了,生了孩子之后还不检点,每天都打扮得妖妖娆娆的,你做给谁看呢?”

“有丈夫有孩子了还整天化妆,讲究穿着,我看你是水性杨花,不安于室!”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在女厕所做那种……那种事情,你真是恶心,让人上厕所都不安心!”

说完,温红华抬起下巴,倨傲地看向叶婉清,神情中有一种莫名的自得:“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湘南大学的学生!”

被温红华这一顿胡搅蛮缠地乱批,叶婉清还没有生气,赵灵仙就跳脚了。

有时候,女人身上最沉重的枷锁不是男人给的,反而是女人给的!

因为嫉妒,因为眼红,因为单纯的不喜……就可以肆意地去伤害另外一个人,甚至还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以为自己是为人类的和谐文明作出了杰出贡献。

真相呢?呸!

不过是私欲!

赵灵仙气急开口:“温红华,你嘴巴怎么这么臭?!有种你以后别生孩子,别给孩子喂养,也别穿衣服。”

“你说婉清打扮妖娆,你看她今天穿着这也叫妖娆?反而是你自己,穿红戴绿的,呵……又乡又土跟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似的,你这才叫妖娆不成反而俗艳呢!”

叶婉清今天穿着的是一条淡黄色的确良长裙,颜色清新,款式保守中带着细小的心机,不出格又好看,是她给朱磊的服装设计图制造出来的成品。

兴华服装厂每个季度的新品出来之后,朱磊都会寄给她一套,是以她现在很少买衣服也能跟紧潮流,比学校里的女生穿的要高档一大截。

也许是这样,才会引得不少人嫉妒。

在看温红华,她倒是想穿得好看一点,可惜手头拮据,所以穿着的是大红色的棉衬衣,下面配一条白色的的确良裙子。

学生在学校里没有熨烫衣服的条件,所以她那件红色棉衬衣上有些褶皱的印子没有抚平,看着就不那么干净清爽。

而她下面穿着的那条白色的确良裙子……因为布料的特性有点透,偏偏温红华里面还穿着一条红色的内裤,那效果就有点明显了。

叶婉清打量温红华就是想反击她一番,可现在一看,没忍住给笑出声。

“你笑什么?!”温红华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整天化妆打扮的,就你最爱作妖!我穿得这么朴素,比你好多了!”

原本叶婉清也不想那么过分的,但既然温红华这么想往她枪口上撞,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温红华同学,我首先纠正你一个错误,那就是我并没有化妆。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刚生了孩子,为此跟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坐月子……就算是为了我孩子好,我也不会在这时候化妆。”

“我大胆猜测,你说我化妆了的原因,是因为我皮肤白净、唇红齿白?那不好意思,这是我天生的!反倒是你……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才是用了口红吧?只是你皮肤蜡黄,涂了口红之后只显得你皮肤更差,牙齿更黄,有点让人反胃了。”

“像你这种‘贼喊捉贼’的行为,我就姑且认为是丑人多作怪吧!哦,说你丑不是抨击你的容貌,毕竟这是天生天长的,说这些没意思。我说你丑,是因为你心灵丑!”

“第二点,我穿着很得体。反倒是你,衣服不整洁有印子,裙子嘛……好像也有些不妥,露底了。”

叶婉清笑着睨了温红华的裙子一样,紧跟着,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温红华身上。

来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顿时议论起来。

“哎呀,穿着红色大裤衩呢。”

“的确是露底了。”

“哈哈……”

这类的声音很小,可耐不住温红华能听到,她也尝试了一回被人当面或者背后说闲话的感觉,蜡黄的脸气成了猪肝色,羞愤欲死!

“叶婉清,你过分!”被人盯着裙子,温红华羞得无地自容,气得哭出来。

她骂完这一句,就猛地推开了林可佳冲出教室。

林可佳被推得一个踉跄装在课桌的尖角上,生生忍下腰部那钝钝的剧痛,缓了几秒,收拾好她自己和温红华的东西追出门。

叶婉清看着两人相继离开,垂眸掩住眼中的冷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