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33章(1/2)

第133章

叶婉清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戈悦讨人喜欢,幼儿园小学的时候,不时就会有小男生红着脸送她零食和小礼物,自初中才开始那些男生才学会收敛。

她跟一般的家长不一样,管得严,但也不会对早恋问题避如蛇蝎。

小丫头小时候收到的情书,还有几封被她收藏起来了呢。

现在被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喊一声“嫂子”这算什么?根本不值一提啊!

以前还有人直接喊她妈!

叶婉清脸上的浅笑只愣了一瞬,很快就恢复平静,笑着对凌锐点了点头,故意问戈渊:“渊哥,这是你的朋友?好像是第一次来家里,之前没有见过。”

戈渊的朋友,也是会喊叶婉清嫂子的,不稀奇。

“我没有这么年轻的‘朋友’。”戈渊声音冷冷淡淡,一点不客气。

凌锐脸上滑过一抹尴尬神色,很快就反应过来:“对不起,今天登门的确是太过唐突了,主要是……”

他说道这里,扭头看了一眼戈悦,戈悦保持着瞪大眼睛的受惊小兔模样,一脸无措地看着他。

原本凌锐想要激进一点,直接用曾经和戈悦“坦诚相见”来定下和戈悦的关系,但现在却又改变了主意。

他心思还是太卑鄙了,不应该用在喜欢的人身上。

不应该那么逼她。

凌锐心念电转,放低姿态诚恳道:“在湘南大学读书的时候,我就对戈悦学妹有了一点朦胧的好感,这一次再碰面,更想要好好把握这一段感情。”

“我知道我现在跟戈悦还不算太熟悉,戈悦对我也暂时没有那方面的感觉,但我过来这一趟,就是想在戈悦最重视的哥哥嫂子这里过个明路。”

“我敢站在这里,就代表我敢接受哥哥嫂子的考验,也证明了我的诚意。”

“只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追求戈悦的机会。如果可以的话,要是能帮我劝一劝戈悦打消不婚的主意,那就太好了。”

说到最后,凌锐还是用了点小心思。

这时候谁要是说“不婚”,那就是惊天动地的叛逆。虽然如今的政策只能生一个孩子,但结婚生子就是普世的观念,没谁会轻易去挑战的。

就算戈悦有这么危险的观点,但凌锐觉得戈悦的哥哥嫂子应该不会支持她,反倒会站在他这边劝说戈悦“迷途知返”。

只可惜,凌锐想错了。

“你不想结婚?”叶婉清一听就诧异问戈悦。

“对呀。”戈悦一点也不紧张,像是根本不觉得不结婚这事会在家里引起风暴,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就觉得恋爱结婚太浪费时间啦,有那么多空闲时间,我还不如画画呢。”

“其实恋爱结婚也不耽误时间的,平时你在家里不也会陪我们说话,陪小麦大米聊天儿吗?”

“你们是我的家人啊,我很爱你们的!别人……”戈悦悄悄瞟了站立的凌锐一眼,小小声的,莫名有点心虚地说道,“可别人的话,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干嘛浪费时间呀?”

凌锐特别想弯腰捂住心脏,因为那种被噎得要吐血的感觉又来了。

叶婉清也瞟了凌锐一眼,努力忍住笑:“也是。”

“是吧?!”戈悦瞬间开心起来,跑过来挽住叶婉清的手臂蹭了蹭,“嫂嫂,你看明珠姐姐现在过得多好,可见结婚并不一定重要啊!”

“是的。”叶婉清认真点头。

其实她并不是真赞成戈悦为了避免麻烦就不结婚的主意,但现在有外人在场,怎么着她都要挺一挺自家小孩。

自家的孩子,等人走了再教教就好了,怎么舍得当着别人的面就给人打脸呢?

叶婉清护短得很。

凌锐的脸色倏地白了一个度,站在房间里都有些局促了。

一直拿着报纸的戈渊突然慢条斯理将报纸放在茶几上,一双黑沉冷锐的眼眸看向戈悦。

见状,凌锐心里突地升起一丝希望。

嫂子溺爱戈悦,但哥哥总不会觉得女人一辈子不结婚很正常吧?

来了,支持他的人来了!

然而……

戈渊淡淡道:“结婚不结婚不重要,只要你自己决定好并且不后悔,能够为自己的将来负责,那么哥哥和嫂子就愿意养你一辈子。等我们老了,还有你侄子侄女。”

凌锐:“……”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神仙家人?!

这不科学!

……

凌锐深受打击,带着礼貌的微笑告辞,临走看着特别的精神恍惚。

叶婉清看着他的背影,都有点可怜这个孩子了。

小丫头戈悦是个不开窍的,还有一对不怎么靠谱的哥哥嫂子……哦,不,他们也不是不靠谱,只是稍微给戈悦的追求者设置了一点障碍而已。

那孩子,真想追到戈悦的话,那以后还有得熬呢。

不过,就当考验了。

他们家的女孩子是千娇万宠养出来的,可不能那么轻易被傻小子给拐走。

戈悦是个没心没肺的,礼貌地把凌锐送到门口,还体贴了劝了劝他:“谢谢你为我考虑这么多,但其实你不用担心我的。我哥哥嫂子都对我很好的,以后我也不会吃白饭,我会画画养活我自己。”

凌锐艰难地笑了笑:“下次跟你说。”

“好吧,再见啊。”戈悦挥了挥手。

凌锐没挥手,可能是因为连挥手的力气都没有。

叶婉清看着这一幕,趴在戈渊肩头笑得只抽。

戈渊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给她揉肚子:“别又笑得肚子疼。”

“才不会。”叶婉清看没人注意,趁机偷亲了他的耳朵,“渊哥,你真好。”

戈渊得意挑眉:“咳,必须的。”

比刚才那臭小子,也就好一大截吧。

戈悦送了人回来,也很感慨:“没想到凌锐那么热心啊。明明我已经拒绝了他的提议,不想跟他恋爱结婚,但他竟然不计前嫌地关心我,真是个好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人卡吗?

叶婉清差点笑喷。

……

对于戈悦不想恋爱结婚这事,叶婉清之前也不算一点不清楚,但也一直没有太放在心上,总觉得孩子还小,不到上纲上线深入聊天的地步。

只是,今天凌锐的到访,到底还是触动了叶婉清的心思。

她是尊重叶明珠的个人选择,从不会站在“为你好”的角度去催婚,逼迫叶明珠选择一条众人认为正常的,符合普世观点的路。

但是,戈悦情况不同。

前世的戈悦尝尽了辛酸苦辣,看尽了世态炎凉,她的童年阴影让她整个人一直游离于世界之外,执拗地守着自己的一方冰冷天地。

也许,除了戈渊,没谁能再牵动她的情绪。

前世叶婉清也曾尝试过和戈悦交流,但她一直冷冷淡淡的样子,清冷孤寂,不会过分排斥她的好意,但也从不接受。

她也跟戈渊说要不要带戈悦去看看心理医生,戈渊说看过也效果不大,她便没有多说什么了。

毕竟那时候她和戈渊并不算正常的夫妻,他们两人的交流尚且都不够,太过关心戈悦的事情也让叶婉清有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逾越的担忧。

今生叶婉清早早的和戈渊在一起,连带着也把备受欺凌的戈悦从痛苦的境地中拉了出来,让小姑娘没再跟前世一样饱受冷眼。

因为前世戈悦那孤冷的模样太过深入叶婉清的心,这辈子她只想让戈悦平安快乐,所以对她一直很温柔,很照顾,也费了不少心力。

和她期待的一样,今生的戈悦性子开朗活泼,甜美温暖。她依旧喜欢画画,但艺术世界对她来说不再是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而是她十分享受的美好空间。

只是,这样的戈悦,就稍微有点理想化了。

这孩子这辈子被养得很好,作为一个正常人,叶婉清还是希望她以后顺利地恋爱结婚,生个活泼可爱的宝宝,拥有一段健康的感情,温暖美好的感情生活的。

人类是群居动物,如果没有原因,谁天生会喜欢落单呢?

这天晚上,叶婉清把戈悦拉到沙发上坐下,就准备好好问一问她的想法了。

“小月亮,嫂嫂想问问你,你是单纯的不喜欢凌锐呢,还是觉得自己暂时不想恋爱,又或者是说你这辈子都不愿意考虑感情问题了?”叶婉清声音温温和和的,“你可以跟嫂子说说吗?”

“可以呀。”戈悦抱着一个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习惯性地抱住了叶婉清的手臂撒娇,“我就是觉得恋爱好麻烦哦。”

“麻烦?”

“是的呀!你看看那些电视剧里,男生女生在一起要分分合合好几次才能修成正果。等结婚之后,婆婆妈妈一来,天啊,又要爆发家庭战争。好不容易这些都搞定了,完蛋,孩子的问题又出来了!”戈悦看起来非常的惆怅,托着下巴问道,“嫂嫂,你说做人为什么这么累呀?”

叶婉清:“……”

她突然有些无语。

这孩子,被现在这些电视剧给荼毒得太深了。

分分合合的男女主是都市狗血言情剧,婆婆妈妈的家庭战争是晚上八点档家庭伦理剧,什么孩子问题……这好像是家庭伦理剧除了婆媳关系之外的另外一个分类。

“你看我和你哥哥,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家庭会让你感觉累吗?”叶婉清问。

戈悦眨了眨眼睛。

这个问题,凌锐也问过她,当时她就觉得哥哥和嫂子的家庭完美得让人羡慕。

“如果是哥哥嫂子这样的,我觉得很幸福呀。”戈悦认真说。

“对啊。这个世界上不排除有不幸福的家庭和婚姻关系,但是也有良好的家庭和美满婚姻,尝试一下,你才能知道是甜是酸不是吗?如果连尝试都不尝试,那也太可惜了。”

“其实我也不是排斥结婚生孩子啦,就是不太想操心,觉得两个人之间从陌生到信任这个过程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太高了。要是我碰到一个好人就还好,要是我碰到了一个坏人,那我要发现他是一个坏人的话,肯定需要时间接触吧?这样的话,最后我们分开了,但我之前在他身上浪费的时间却回不来了呀。”

叶婉清有点头疼。

戈悦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就是个死胡同。接触了发现对象是个不怎么样的人,分开当然是必须的。但不接触,怎么知道对象是好是坏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玄天战尊漂亮的她[快穿]天火大道香江武神南江十七夏第一战场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