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20章 三块(1/2)

div id="content"文若未真正是两眼放光,这才是她心目中的那个姐夫嘛,就该有拿第一的气魄。

牧傲铁三人却是看傻了眼,南竹忍不住问了句,“老十五这是想干什么?”

百里心和牧傲铁皆无语摇头,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小红则连忙问闻馨,“小姐,现在挂第一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挑战他,我没有听错规则吧?”

闻馨颔首,没吭声,紧盯主台那边第一个挂牌的人。

台下的钟若辰目露讶异。

龙行云则傻了眼的样子,手中的折扇捂在了胸口不动,他不得不掂量去挑战某人的后果,就算打赢了某人,自己会不会被很多人轮?他下意识偏头看向了白裙蒙面的钟若辰,嘴角略有抽搐。

昨天银山河还特意叮嘱了他,让他不要去碰钟若辰,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不去碰人家,人家有可能会主动来碰他。

老爹被人家师父打败了,儿子又被人家徒弟给揍一顿,这算怎么回事?

现在怎么办?除非他输给狗探花,但这个结果也不是他能接受的啊!

先让地母的徒弟打败狗探花,再等狗探花挑战其他人成功了,然后自己再挑战狗探花?

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显得自己有点怂?

见到台上庾庆转身看向众人,他立刻偏头看向一旁,手里折扇摇着,假装漫不经心看风景的样子,不愿跟庾庆的目光对上,生怕庾庆用挑衅的目光看向自己,到时候自己不敢接招、不敢上台,那脸就丢大了。

总之自己决不能在狗探花面前抬不起头来。

谁知跟他隔了两人的夔馗盯着台上的庾庆乐呵了起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抚掌嘿嘿道:“又多了个跟老子抢第一的人。”

此话一出,可谓语惊四周参赛者,纷纷看向他,敢情这位也是要抢第一的。

龙行云伸头好好打量了一下他,嘲讽道:“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夔馗回头看来,嘿了声,“那你撒尿照过自己没有?你行你上啊,你上了我立马跟上,打的就是你这小白脸。”

龙行云罕见的没有跟他硬杠,无视了他的激将法,摇着折扇,气定神闲的样子道:“该上的时候我自然会上,用不着你个土包子来吆喝。”

夔馗不屑道:“没胆跑出来装什么孙子。”

龙行云冷哼一声,“回头大家自然会看到谁是孙子。”

两人在这里唇枪舌剑的交锋,在台下先用嘴巴打了起来。

贵宾席上的一干人也都盯上了上台挂牌的庾庆,朝阳公主忽回头问燕衣,“母后,这人是要做第一吗?”

燕衣瞟了眼人群中的钟若辰,澹然道:“有那个想法是好事。”

朝阳公主明显有些兴奋了,“母后,能不能让他摘下面巾,先让我看看他长什么样,万一长的很丑怎么办?”

此话一出,斜靠在扶手上坐的李澄虎顿时裂开嘴无声的乐了,心知果然是被自己给猜中了,这母女两个果然是来选婿和选夫的。

他猜的没错,燕衣告诉女儿,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修行者的天下,文第一其实远不如武第一,告诉女儿不妨来朝阳大会挑一挑未来夫婿。

说只要女儿看中了,只要人没什么问题,就一定会成全她。

也实在是这个女儿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再不嫁的话,就要往老姑娘发展了,偏偏又死犟着要什么天下第一才子。

她是不可能让那个什么探花郎做女婿的,跟自己弟妹不清不楚的,又曾是自己师姐徒弟的未婚夫,这样的女婿哪能要,打死她也不可能接受。

所谓知女莫若母,她想出了这办法来转移女儿的念头,果然,女儿立马就来了兴趣,直接就“移情别恋”了,屁颠颠跟着跑来了。

此时听到女儿不靠谱的要求,燕衣感觉这丫头确实被她父皇宠坏了,当即训斥一声,“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朝阳公主噘了噘嘴,不吭声了,不过很快又很有兴趣地盯上了庾庆打量,眼珠子滴熘熘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台上,秦傅君特意找到了庾庆沟通,告知这块牌子所挂位置的意义,然后就是确认是否还要挂这里,一旦下台就不能更改了。

庾庆表示确认,然后就转身走了。

秦傅君盯着他离开的背影,也很惊讶。

就在夔馗和龙行云唇枪舌剑之际,突然同时有两道人影上台了。

同时跳上台的钟若辰和向真都察觉到了对方,双双回头,互相看了眼,然后一起走向背景墙。

庾庆从走过去的两人中间穿过时,偏头看向了擦肩而过的人。

他跟向真住一起的,对向真自然是没什么兴趣,下意识回头看的是钟若辰,钟若辰也下意识回头看向了他,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目光也碰撞在了一起。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武傲九霄护花高手在都市第一宠婚:帝少大人,你好棒!护心拯救女神系统绝品狂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