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8章 不能说出来(2/2)

李腊梅心里不着底。瞅瞅江朵,觉得应该是江朵,瞅瞅江米,呵,江米那死丫头竟然端着盆出了院子。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江米这是给她奶家送豆腐去了。

死丫头片子就是记吃不记打,前些天还被她奶骂,这几天人家刚给点好脸色,就跟扒茬上去了。

“妈,你可得好好管管大米了。这话都不说一声,竟然割了那么大一块豆腐去。”江朵有些心疼地瞟了一眼盆子里剩下的那块豆腐。

老母鸡是聂卫平送给她妈治病的,她就是再想吃也拉不下脸来。但豆腐可以吃啊,本来以为今晚上可以吃一顿蒸豆腐……

“死丫头片子就是欠揍!”

李腊梅嘴里骂着,将手里薅下来的鸡毛刚要顺手塞进灶口里,却忽然想起鸡毛晒干了也能卖钱,赶紧吩咐小鱼儿把提篮子腾空了拿过来,将湿漉漉的鸡毛放进去。

随口又教训小鱼儿,“你可不许跟你二姐学,你要是敢不听话,下次还揍你!”

小鱼儿吓得浑身抖擞了一下。

看看他大姐,见大姐一点也没给他讲情的意思,不由慢慢起身,退到正间房门口。

心里却想着,以后还是跟二姐在一起好。

二姐虽然也打过他,但二姐打人不疼,不像他妈,下手真狠,两只手现在还肿着呢。

而且二姐还有钱,能给他买好吃的。

“妈,你说江米哪来那么多钱?”

江朵这会也想起江米拿出来的10元大团结了。眼珠子不安分地转来转去,显然是不甘心江米有而自己却没有。

见李腊梅薅完了鸡毛,急忙假装勤快地给李腊梅舀水冲洗。又拿刀帮着切开鸡嗉子和鸡肚子。

李腊梅抿着嘴却没有说话。伸手使劲往鸡肚子里掏内脏。

大约方才江米的质问让她明白,即使心里有怀疑,有些话也不能说出来。毕竟偷窃不是什么好名声。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页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军婚之我是你的兵军婚第一宠:首席老公,太会撩!重生八零撩人军婚军婚100分:首席,强势宠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重生军婚:吻安,首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