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941章 望子湖(1/2)

川中市有个川北镇,辗转开了两天的车,我才来到这个地方。镇子看起来很繁华,跟小城的城区差不多。除了面积更小之外,基本上吃喝玩乐方面没有区别。镇子北面有一湖泊,名为望子湖。距离上一次连绵大雨,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只是令人奇怪的是,望子湖的水位却是没有丝毫的降低。不单没有降低,反而有日益上涨的趋势。几百个武警战士,正肩扛手提地往湖堤上运送着沙袋,试图将湖堤临时加高一些。

“湖水通往哪里?”湖堤上,身穿着米色夹克衫,下穿着一条黑裤子,脚上穿着胶鞋的市领导正对区长镇长们问着话。雨都停了这么久,就算每天太阳晒,也多少该蒸发掉一些吧?怎么这水位跟下大雨的时候比起来,半点都没有下降呢?市领导看着距离湖堤上限不足一米的水位,皱着眉头寻思着。

“湖水通往哪里?”区长镇长们闻言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回头拉过正在阻止当地村民挖土装袋的村支书问道。

“这就是一湖死水,能通往哪里。”村支书正焦头烂额着呢,被人这么一拉当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望子湖堤外两里地,就是他们村。要是万一堤坝溃口了,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这些村民的家。要搁在以往,村支书巴不得上级能够拉扯着自己唠几句。可是现在都到啥时候,大家都日以继夜的忙活着,担心着,谁有那个闲工夫去搭理他们。

“老沈,你让我来这个地方,不会是要我参加抗洪吧?”我将车弯在堤下头,步行上了湖堤瞅着那些正全力以赴加固着堤坝的人们问沈从良道。

“水位到了哪里了?”电话里,沈从良沉声问我道。

“差不多距离堤坝顶端还有1米左右。”我放眼看了看,然后对他说道。

“年年拨款,年年危急,一号正为这个事情生气呢。堤坝外头就是一个镇子十几个村,近万人生活在那里。这要是出了纰漏...”沈从良在电话那头捶了一下桌子说道。

“一号连这里的事情都晓得?”我点了支烟问他。

“总理前段不是下去走了一圈么,他回来对一号汇报工作的时候提起的。为了治理望子湖的水患,每年财政上都会拨几个亿下去。这一拨,就是20多年。”电话那头叮一声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随后就听到沈从良在那里轻声说道。

“这事儿我也管不了啊,一号难道想把我当纪委使?”我挠挠头问沈从良。抗洪在水患多的地方,是年年都少不了的事情。拨款是拨款,事情没什么成效也是确实。只是也不能说这钱就真的没用到实处,顶多算是做了无用功罢了。

“一号的意思只是让你开着车在那里兜一圈,算是警告一下某些人。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在那里仔细查询一下,看看这事里边是否藏着别的什么原因。因为上次江淮流域的大水,就跟灵异方面有些牵扯。要不是那尊毛公鼎,江淮那边的大水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退了。而整个川中,就算之前的暴雨连着下,过了这大半个月其他地方的水位也都退到了警戒线以下。独独就是这个望子湖的水在缓慢的上涨着,这不得不让我往其他方面去想啊。”沈从良如今就跟刘建军差不多德行,刘建军干久了警察,是见谁都怀疑是坏蛋。而沈从良则是在天组待长了,遇到事情就先琢磨是不是小鬼儿啥的在作祟。想一想,这大概也算是职业病的一种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重生南非当警察很纯很暧昧老祖宗在天有灵我老婆是女学霸大主宰神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