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承璃 靠近(1/2)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承璃 靠近

楚彦华找夜璃麻烦时,她甚至都没这么气愤,可现下听到楚彦承说这话时,心里的愤怒比那时更甚,心里也有说不出的委屈。

“所以我就活该被她指着鼻子说,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被她威胁就算再怀上孩子也会再杀死我的孩子?!”夜璃愤怒的看着楚彦承,“因为他不是在你肚子里没的,因为你没经历过失去他的撕心痛苦,因为你没有流血流到以为会死,所以你可以毫不在乎她总是当这件当战利品一样的炫耀。可是我不行,因为我清清楚楚的记得他从我身体里离开的感觉!”

恍惚间她好像又感觉到了那样的痛,她双眼含泪,紧紧盯着楚彦承双眼,“生不如死。”

夜璃眼睛里的泪水像是滴落到他的心里般,滚烫灼烧的疼。

这是那件事发生以后,他们两个人第一次正式的面前。

楚彦承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夜璃对于失去那个孩子的痛苦,也才明白,原来从来都没有放下,原来那个孩子的失去对她的伤害这么大。

泪水顺着夜璃的眼角滑下,滴落,不见。

楚彦承心里说不出的心疼,然后他遵从本心的将夜璃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这个拥抱,像是夜璃所有痛苦的一个宣泄口般,她的无声哭泣突然间变成了嚎啕大哭。

那个孩子,那是她这辈子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可是没了。

她还没不知道他来了,他就走了。

无数个夜里,她都梦到那孩子在怪她。

怪她没有保护好他,怪她没有留下他。

“我想杀了她,每一次她提醒这件事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杀了她。是她杀了我的孩子!”夜璃痛哭着:“她是杀人凶手!凶手!”

楚彦承紧紧的拥着夜璃,一言不发,他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

好像,说些什么都没办法弥补她的痛苦。

突然间,哭声戛然而止,然后他便感觉到夜璃的身子向下倒去。

楚彦承意识到,夜璃晕了过去。

楚彦承忙将夜璃打横抱起向外走去,他没有将夜璃送回她的院子而是将她直接抱到了自己的院子。

进屋子,他立即吩咐身边的郭元,“叫大夫。”

郭元还沉浸在大人竟然将夫人抱回来的震惊中,又听到楚彦承的一声怒吼:“叫大夫!”

“是。”郭元吓的忙走了出去。

只是大夫还没请回来,夜璃已经醒了,醒来后的她发现自己竟不在自己屋子里。

然后她想起,晕倒前她好像正在被楚彦承搂在怀里哭。想着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觉得不可思议。

她居然在楚彦承的怀里哭了?

然后她知道了,这里好像是楚彦承的屋子。

那么,他现在是躺在楚彦承的床上?

夜璃意识到这点,立即起身,在坐起的一瞬间一阵头晕目眩,她忙伸手扶着头。

“怎么了?不舒服?”身旁传来楚彦承的声音,“已经去请大夫了,你再休息会。”

夜璃这才发现屋子里楚彦承也在,而说话间他也已经走到了床边。

夜璃扶着额头等那股晕眩感慢慢退去才道,“没事,就是一下子起的太猛了而已。我没事,我先回去了。”

说着夜璃便掀开被子想离开,可是刚掀开被子楚彦承便上前一步拦在了床边,“先躺着,等大夫来了给你诊治过再走。”

虽然刚才楚彦承刚将她抱在怀里过,但那时候她情绪太过激动,神志也有些不清楚,这会人也平静了,神志也清醒了,也就有些不习惯跟楚彦承靠的这么近了。

他们平日里的关系,连相敬如宾都谈不上的。夜璃觉得应该能算是熟悉的陌生人。

不,不对。

他们对彼此其实也不熟悉。若是没有夫妻的这层关系在,他们两人简直就跟路上擦肩而过的两个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我真的没事,不用再麻烦的。”夜璃说。

楚彦承动也不动的站在床边,“人已经去请了,你现在走了,就白请了。”

夜璃听他这么说,也只好不再拒绝。

“而且我今天还没换药,等大夫走后,你还要再替我换药。”楚彦承说。

夜璃说:“过会大夫刚好过来,你让他也帮你看看伤口吧,顺便也让给你换个药,我不怎么会包扎怕那样包扎会影响到伤口。”

“不用,我信不过,你帮我上药就行了。”楚彦承说着转身回到桌边坐下。

很快,郭元便请了大夫回来。

大夫给夜璃诊治完后,楚彦承问:“如何?”

“回大人,夫人的身体大碍没有,却有许多小的毛病。若是不好好调理,极易埋下病根,他日有大患。”

楚彦承闻言脸色有些阴沉,“有哪里小毛病?”

“从脉像到脸色看起来,夫人一直心有郁结,食欲怕也不怎么好,所以身子比较弱。如果情绪过于激动就容易体力不支晕倒,我介意平日里夫人还是要保持心情开朗,能多吃就多吃些,这样身体才能慢慢的调理好。”大夫说,“而且先前夫人小产身子也没有完全调理好,想来每次月事来时也是疼痛难忍。以后再来月事的时候,记得保暖,多喝热水,最好就是煮些生姜水喝一些,暖暖身子,会有所暖解。”

“她的身子这么弱,都是是可以调理好的是吗?”楚彦承说。

大夫点头:“恩,好好调理自然是可以调理好的。过会我开个药补的方子,不过药补也只能做为辅助。最重要的是吃好休息好。”

大夫说着又问夜璃,“请问夫人是不是也经常睡不好,常有梦魇惊醒。”

夜璃点头。

大夫道,“病由心起,夫人还是要自己多放宽心才有益身心呀。”

放宽心……

夜璃心中苦笑,她又哪里不知道要放宽心,可是这心若真的能听自己,那如今她也不会这般痛苦了。

“谢谢大夫,我知道了。”夜璃道谢。

等大夫开了药方,楚彦承便让郭元送大夫离开,顺便跟着大夫一起去药房抓药。

人都离开后,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彦承跟夜璃两人。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我的仙女总裁老婆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水浒之极品祝彪废少重生归来超级女婿渔夫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