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6章(1/2)

惠安县公安局,萧队长王公安拿着徐友亮的结婚申请抢来抢去,就是不让他盖章。

“老实交代!为什么提前结婚?”

“离国庆节还早着呢!你小子干啥坏事啦?坦白从宽!”

徐友亮急的面红耳赤。

刘局笑呵呵地看着他们捉弄愣头小子,公安干警的侦察力可不是白给的,以前徐友亮不小心透露过,小叶姑娘在新南市自己住。

这小子一到周末就不见人影,急慌慌地给铁路运输做贡献,小半年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谁还没年轻过啊?

刘局看差不多了,站起来主持公道。

“行啦行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早点结婚也好早点踏实下来搞工作,赶紧把结婚申请拿过来!”

王公安和萧队长闹够,见徐友亮咬的紧套不出话,便不再逗他,赶紧把申请交给刘局。萧队填表格贴照片,王公安写结婚证明,三两分钟弄完交给刘局大章一盖,这就齐活啦。

徐友亮松了一口气,把证明小心叠好装进衣兜。

“小徐,什么时候领证?”萧队长问。

“是啊,这周末让叶同志过来,白天领证,你小子晚上就能洞房花烛啦!”王公安比徐友亮大不了几岁,开玩笑也随意。

徐友亮仍旧面红耳赤:“我们不急……”

萧队长笑道:“哦!不急啊?那年底再说呗?到时候农村杀猪,我给你们整半扇猪肉来。”

刘局笑呵呵貌似随口道:“结婚也是革命工作,要简单朴素,不要大操大办!当初我结婚连酒席都没摆,第二天就参军走了,过几个月回家一看,你们嫂子那肚子都跟气球一样大啦!”

徐友亮顿时目瞪口呆,不会吧?应该不会吧?不可能啊?这次应该不可能,万一下次……

“咳咳……我,我回头跟叶青商量下,尽快办,定好日子通知你们。”

屋里三人对视一眼,瞬时心里都跟明镜似得……

这月到了中旬,再过个把月就要秋收了。

叶青中午借了蒋书记的自行车,请好假兴冲冲跑去临西村,要结婚啦!新房得加紧速度。

“叶青姐,你来啦!”岳峰正忙的满头大汗,他妹子岳英在一旁打下手。

工程进度比叶青预想的要快,新窗扇已经做好大半。

叶青拿过来细看,精细程度远超出自己的预料,顿时满意的不得了。

“先别弄这些,赶紧跟我去生产队挑木料,家具你也都帮我做!”

岳英拍手道:“叶青姐姐你要结婚啦?”

岳峰呆怔:“家具也让我做?”

叶青点头:“对!我结婚的家具!”

岳峰反应过来,瞬时激动的保证:“叶青姐放心!我准给你做最漂亮的嫁妆!”

叶青当然放心,叫上两兄妹都去了生产队。

岳英活泼嘴巴巧,叽叽喳喳跟叶青念叨谁家嫁闺女都打了什么家具用的什么木料。

岳峰木讷谨慎,一旁不断注解各种木料的优缺点,专注给妹子拆台。

岳英小嘴撅起来老高:“就你本事!那你挑!”

岳峰羞涩笑笑:“叶青姐让我过来就是挑木料的啊?”

生产队木场在祠堂后面,堆成山的木料露天放着,少数放在雨棚里。

谢会计带着叶青几人到了近前:“叶同志随便选吧,大多都有定价,没定价的我给你按着低价的算!”

叶青笑嘻嘻谢过,眼神示意岳峰,全权信任。

岳峰丝毫不敢马虎,冲叶青点点头,走过去挑选。

“叶青姐,大门也得做,这块木料最结实。”

“好!买了!”

“叶青姐,前院二层左边的卧室最宽敞,打一套杉木家具做新房最适合。”

“好!听你的!”

“叶青姐,后院是给长辈住的,榉木沉稳耐用,保准子孙满屋四世同堂。”

“额……好!就按你说的办!”

“叶青姐,打两个樟木箱子好放衣裳。”

“大衣柜你会不会做?”叶青问。

岳峰想想,不好意思道:“师傅只教过我雕花四扇旧式衣柜,新式嵌镜子的大衣柜我只自己琢磨过,怕做不好……”

叶青乐了:“就做旧式的,要两个!”

“哎!”

连带门窗之前没买齐的,好半天才挑选完全部木料,叶青坐到生产队一算账,四百块!

谢会计心疼的只嘬牙:“叶同志,你别尽听岳家小子胡说,要不都换成榆杨木?咱们山上有的是,一百来块就都能置办齐。”

一分钱一分货,叶青坚定地摇了摇头,咬着牙交了钱。

谢会计无法,这么大笔钱说买就买,也不知道搜刮了男方家多少亲戚,那位公安同志真可怜啊!

召集人手把木材都拉到叶青的宅院。

岳峰一看,这么多木材买来的价可不便宜,还是先做好大门稳妥些。

岳峰的爹娘也过来帮忙,这可是儿子接过最大的活计!一天十个工分少说得干上两个月,六百个工分啊!顶的上别人家壮劳力一年的了。

周末徐友亮没过来,电话打到厂委。

“喂?叶青,你结婚证明盖好章没?别忘记跟厂委人说你要结婚,你要……”

“盖好啦!”

“喂喂……叶青,我给你寄得衣料收到没?记住要做结婚时穿的衣服,我穿制服,你穿列宁装……”

“收到啦!”

兴冲冲挂断电话,捧着大红色的机织棉布,叶青高高兴兴送去裁缝铺做嫁衣。

忙乱又兴奋,终于要结婚啦!

这些天叶青抽空就跑临西村,监工宅子里的家具,不断的块八毛三五块掏钱出来,让岳家母女去劳动物资商店买各种材料。从贾工田婆婆李玉坤那里搜集来的工业券花的跟流水般。

“叶青姑娘,你看看这锁头适不适用?”岳大娘举着新买来的大锁头问叶青。

叶青皱眉,大门做的是传统样式,这把锁头不搭配啊。

还是岳英机灵:“娘,叶青姐姐喜欢旧式的铜锁,咱家不是好几把么?连带门把手锁叶子你都拿来,让叶青姐姐看看。”

岳大娘疑惑看向叶青。

叶青眼神都亮了,忙不迭点头。

岳大娘满心不解,城里的干部稀罕那破玩意儿?想归想,还是回家,爬上阁楼,从里面找出一大堆铜锁叶旧锁头和钥匙来,拎着回到叶宅。

叶青瞳孔都放大了,盯着那堆东西爱不释手。

岳英得意:“我就说叶青姐姐会喜欢!”

“大娘,新锁头锁鼻都给你,这堆东西就给我用吧?”

那敢情好!一堆生铜锈的旧货换好几套全新的!这还是花了工业券自己亲手买来的呢!岳大娘赶紧点头,高高兴兴把新锁头揣身后竹筐里。

岳英撅嘴鄙视老娘财迷,岳家父子憨厚笑笑。

“小岳师傅,这铜锈能去掉么?还有钥匙也不配套,能重新打磨么?”叶青问。

岳峰道:“叶青姐放心,我爹就会,保准光亮程新,钥匙都能用!”

岳老爹是会打铁的手艺人,以前走村穿巷,补锅修碗都干过。现在不允许自己做手艺挣钱,老老实实在生产队种地,村里谁家有个铁器活都还找他,却是不计工分的。到底是不如儿子的木工手艺吃香,工分不说,前阵子开工饭就拿了五斤粮票!儿子有出息,当爹的自然不能拖后腿。

“叶青姑娘放心,铜锁叶兑好酸液泡一宿,保准和新的一样,钥匙拿锉刀改了扣,你要几把就有几把!”

叶青自然放心,细细交待过,这里留给岳家一家人,天黑前才往市里赶。

这个周末徐友亮又不过来!还是电话打到厂委。

“喂?叶青,棉胎你收到没?被面从南京寄过来,写的也是你地址,你在那边做好带过来……”

叶青举着电话不悦抱怨:“收到啦,你干嘛给我寄过来了啊?我又不会做被子……怎么不让吴婶帮忙做?”

“新娘子进门要拎包袱,你在那边找别人做好再带过去,要不然让人笑话你空手出嫁……”徐友亮在电话那端解释。

叶青得意腹诽,我陪嫁的可是一套房子!

徐友亮继续嘱咐她在新南这边买多少斤糖块,多少瓶罐头,匆匆交待几句就挂了。

叶青郁闷,讨厌!人家一肚子话还没说呢!

郁闷归郁闷,叶青也知道徐友亮在那边要准备的东西不比自己少,放下小脾气,赶紧忙着盯紧新房进度。

岳家父子已经合力做好了大门。

高耸的门楼配上丈高的黑漆大门,严丝合缝。

外面不见一根铁钉,飞檐木门一派水乡安逸,大门关上,里面却是铁条箍紧严不可破。

葫芦形双片对称锁叶,一把半尺长黄铜大锁,叶青手里攥着两把亲手刻印的精致黄铜钥匙笑的开心,到时候给徐友亮一把,就是自己嫁妆啦!

又过了半个月,宅子里的门窗都做好安上,新房里一屋子雕花杉木家具也做好,其他家具不得不暂时停工,要准备秋收了。

叶青趁中午跑出去拿衣服,杨师傅笑眯眯递过来大红色的龙凤裙褂。

“如今穿裙褂结婚的年轻人不多,叶同志看看,还满意么?”

大红色的机织棉布,对襟和裙裾上是同色百合枝蔓,因为赶时间,相比那些繁花似锦的绣品,这件简直朴素的不能再朴素。

裁剪和绣活都是杨师傅老伴儿的手艺,一针一线全是她一个人日夜赶工做出来的。裙褂讲究从一而终,起针到缝合都始终一人完成。旧时代女子有亲手做的,也有长辈母亲奶娘代劳,一旦起针就不许再经他人之手。

布料是徐友亮买的,花样子是叶青选的,不是绸缎,也没有繁琐复杂的大片绣花,叶青还是喜欢之极,拿在手里怎么也看不够。

“杨师傅,太漂亮啦!替我谢谢杨婶。”叶青赞道。

杨师傅笑呵呵点头,旁边老苏小乔一脸的鄙视,什么年代了还穿这种东西?她也敢穿出去?挺好的布料就这么糟践了。

叶青开开心心捧着裙褂回家,衣架撑起来挂在屋里,等徐友亮过来穿给他看!

又到大周末早晨,叶青不到六点就起来,梳洗打扮,围上披肩去了火车站。

九月天气,一早一晚渐渐凉爽,初秋了。

整整一个月没见面,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叶青觉得度日如年。

徐友亮忙了整一个月,昨晚又坐一夜火车,早晨七点才到站,迷迷顿顿下车,抬眼就望见站台上的美人儿。

一袭浅绿色棉布旗袍,外面裹着水墨大披肩,旗袍紧裹着玲珑身段长到脚踝。披肩露出肩下一小段雪白胳膊,秀发松松斜挽着,两颗珍珠在乌丝间似隐若现。

早晨雾气浓重,站台隔着不远不近,朦朦胧胧的,徐友亮又想起聊斋里的书生。

下车的人不时都往那边投去惊讶目光,徐友亮这才确定不止自己一个人看到,心有预感,按耐住快蹦出来的心脏走过去。

“叶青?”

叶青歪头笑着:“夫君!奴家接你来啦。”

“咳咳……”徐友亮呛到。

叶青从披肩里伸出玉腕,揽住徐友亮,出了站朝相反方向走。

“叶青,要去哪儿?怎么不回家?”

“带你去看我的嫁妆。”

“你还有嫁妆?怎么在村儿里?一头牛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天命为凰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穿成白月光替身后重生六零好时光重生攻略手札